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彭术琼
  • 性别:暂无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1443341132@qq.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30 篇
    回复总数:973 条
    留言总数:15 条
    日志阅读:68366 人次
    总访问数:100307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彭术琼发表的博文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一)[2017/2/10 19:21:14|by:彭术琼]
2016年的春节同学聚会结束了,同学们陆续走向各自工作岗位。上班的上班,打工的打工,经商的经商,群里逐渐冷清下来。

     2017年春节三十相约的时间临近了,同学们都拭目以待,三十年聚会是否能够搞起来?大家心里一直没有底,都在打鼓,就那么悬着,悬着。眼看一班聚会事已安排差不多了,而二三班却还是一盘散沙,丝毫没有什么动静。没人出来挑头,没人愿意出来组织。一班牵头者说:二三班愿意参加的可自愿报名,不过因春节期间酒店不好安排,名额有限。言下之意不言自明,当然如这样邀请,未必有人愿意参加,毕竟名不正,言不顺。

        我的朋友圈,同学之中女性居多,男生甚少。虽没混个好职业,但生性傲骨,不喜欢主动加好友,更何况,爱乱涂乱抹人的圈子也有不少网友。几位男生,要么是多年好友,要么是惺惺惜惺惺,都喜欢天马行空满纸荒唐言地涂抹文字,冯仁刚就是之一的同学。

       一天与冯仁刚闲聊,问春节回来聚会不?答:“冯宗义有意想让三班的人聚聚,不知同学们有什么想法?”听到这个信息后,我心血膨胀,三十年,几十个同学在一起,重温同学时期梦,那该是一件多么愉快的事呀!我快速一个一个打电话询问着朋友圈的同学。 他们大都热情高涨,都问:什么时候啊?我要参加啊,多想见见同学们啊。这些消息由我传入仁刚同学那里。他才下决定先组建个群,把同学们一个个拉了进来,开始了三十年聚会工作的序幕。

建群在一闪念间,当初也没多想什么,没成想却引来一阵哗然。起因就在这另立门户事上,原来高87级一个年级只有一个建,因几位同学在群里想法观点有分歧,几句言语失和,一班呼啦啦拉走了单干,拒二三班于门外,建了一班群。现细想起来,一班也没有什么大错,人多嘴杂,思想不好统一,另起炉灶也实属正常,更何况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去吧。剩下二三班凉在哪,还是王小明新建了个群,主要是二三班同学,叫心灵的家园。想想当初,理应团结才对,别再分那么细了。可三班群又建起来了,这算什么事呀?三进三出了,落下二班情何以堪?

有次,我把个图片误发在二三班这个群上,自己不打自招,赶紧纠正:“对不起,发错了”。有人道:“什么发错了?听,我听到一阵撕裂的声音,好清脆!嗤,不过,很好!”这样一席话,吓得我不敢吱声,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一般。灰溜溜地溜了。建群之事如不是我催促,冯仁刚也可能没那么坚决,不管如何,这事与我是脱不了干系的,这个群建的真还有些不妥,起码有些草率,考虑不周,遭来非议也就再所难免了。几位热心同学在二三班群中打圆场,周旋解释,群都建了,解释有何用?也算另立门户了,可落下二班了。可是,当真有想脱立二班的意思么?当初仁刚的意思我清楚,在这儿,有必要解释一番,不管你认为强词夺理也好,还是情有可原也罢,但我还是有话要说。至从二三班群建起以来,有一年多了吧,大家都渴望三十年相约,可年关临近,就没一个同学站出来主事的。听说二十年聚会,也落下不少话柄,人多嘴杂是一个麻烦点,再之,历经三十年,还有同学那份纯真么?这么多的人,能集结起来么?仁刚同学他可能害怕挑不起二三班这个大集体的重担,便想先从一个班做起,同时也欢迎二班同学的加入,若早些二三班有人站出来,谁愿费心事去揽这费力不讨好的活呢?何况仁刚七月份刚回过老家,再背上骂名值吗,除非脑子进水了, 若是为了出尽风头,我们可是年过半百,什么风头没出过?偏偏在这儿出?所以,同学,理解一点,宽容一点,要不你来组织好不好?我们得学会感恩,学会善待他人。

群的管理

既然建了群,就得有人精心维护和管理,这是一个班的群,有的开心,有种终于找到组织,找到家的感觉,有的却不看好,好端端的一个年级,为何弄得支离破碎。都一把年纪的人了,怎么还似三十年前心智不健全呢,不够宽容和大气。

要管好一个群谈何容易,他不比其他群,管好管差大家并不认识,差了可以弃之而去,可这不行。这里都是三十年前的同窗。经历三十年风风雨雨,同学们生活环境,社会经历,工作岗位不同,家庭经济条件,社会地位差别也很大,造就了多种多样的人生态度。如过于热情,会落得出风头炫耀之嫌。不积极发言,群里又冷清?有些东西拿捏不到位,就会落得笑谈,几十双眼睛盯着呢,有的虽不常聊天,但大部都潜水,关注着群里动态,誰会不上心呢?三十年了,哪能不想同学们呢?三十年了,他们成什么样,过得好吗?想看看他们的容颜,凭添了几道皱纹。建群不就是为了这次聚会吗?还得揣摩他人心思,还得了解同学在想什么,更得筹划这次聚会如何办好,让哪些人去具体抓落实。这些事都是比较头疼的事,说起容易,做起来挺难。

冯仁刚同学在外多年,家里同学的情况了解不多,工作进行到实质性阶段,举步维艰,如热锅上的蚂蚁,急在心里,在群里与同学们共同探讨聚会事宜,但一分派到具体事时,多数都这样回答:“我肯定参加,但我忙,还是找别的同学吧。”最终他给我发来一条消息:“人心散呀,队伍不好带呀!”

他也给我也安排了些任务,让我写点文章,鼓动鼓动,写点啥呢?这方面一点经验都没有,更何况在这么多同学面前,就似在关公面前耍大刀,不是自找没趣?但我不能退缩,既然是我把他推到风口浪尖上的,我一定要帮他,分担一些压力,我不帮他,不等于拆台看笑话吗?得了,管他好与坏,写写再说,尽我的一份心力。写点啥的。还是把笔转向三十年前的画面吧。



标签:彭术琼     阅读次数(414) | 回复数(3)
上一篇:2016年聚会花絮
下一篇: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