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董博伟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317485644@qq.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74 篇
    回复总数:1280 条
    留言总数:20 条
    日志阅读:134141 人次
    总访问数:163167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文安老董发表的博文
吃混蛋[2018/6/12 20:50:48|by:文安老董]
吃“混蛋”
  是的,您没看错,就是吃“混蛋”。
  您问了,混蛋是指不讲道理的坏家伙,这怎么能吃?
  我说的“混蛋”跟您说的混蛋不是一回事。这,听我仔细跟您道来。
  一九九八年秋天,我去温州出差,在杭州转车,闲暇之余去会见一位朋友,朋友带我去吃早点。他对我说:“董哥,今天我请你吃你们北方没有的东西,看看你敢吃吗?”我问他是什么东西,他还卖关子,说是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我俩来到一个车站傍边,七八张桌子二十多张凳子支撑着一个早点小摊,我俩落座之后,朋友问我:“你是吃全喜还是吃半喜?还是吃混蛋?”我听了一脸懵逼,不知所然。木呆呆地瞪着双眼盯着他……。
  他见我这样,笑了。说是杭州人管孵小鸡己经有毛成型了,但尚未破壳的鸡蛋,称之为全喜,把没毛但已经成型的鸡蛋叫半喜,无型的混沌了的鸡蛋叫“混蛋。”
  噢,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朋友是想请我吃毛蛋呀!早就听说南方人食用没孵化成鸡仔的鸡蛋,他们称之为“活珠子”。今天让我赶上了。
  我急忙说:“我可不敢吃这些东西,咱换点别的吧。”朋友笑了笑说道:“这不是跟你在文安请我吃油炸蝉蛹油炸蝗虫一个样吗?起初,我也不敢吃,后来闭上眼睛吃了几个,感觉还可以,这才放心大胆地吃了吗?你吃时,闭上眼睛,眼不见心不恼。尝到滋味,你就心里不怕了。”我回答他:“那不一样,蝉蛹蝗虫那是草虫,是外骨骼动物。这没出壳的小鸡,活生生地弄死,敲开壳毛茸茸血淋淋的怎么下的去口?再说了放进嘴一咬,骨头咯吱咯吱地响,你肉麻不肉麻?”就这么一说我心中都颤抖。
  朋友看了看我,说:“有你说得那么残忍吗?充其量不就是吃的一小鸡胚胎嘛。如果出壳后,等养大了也是一盆菜呀。”
  “那不一样。到那时,它同大多数同类一样走完了它的毕生之路,去了它该去的地方,也算是为人类做了奉献,也不枉为它的一生,不象现在这样,还没出生,还没见到光明,就被扼杀在胚胎中。随着人的牙齿的咀嚼,消失的无影无综,没有流下丁点痕迹。”
  我俩你一言我一语的争论着,我说的文安方言过往的杭州人听不明白,只知道我俩在争吵着什么,匆忙中瞥上一眼不知可否的走过。朋友在文安塑料市场多年,文安方言大部分还是能听的懂得。
  为了说服我和他一起吃毛蛋,朋友继续劝我:他说毛蛋这东西如何有营养,鸡蛋的精华都转化为胚胎了,好消化好吸收,人吃了养颜强身壮骨。他望了一眼我光秃秃的头顶,“郑重”地对我说:“关健一点我还没告诉你,吃毛蛋能帮助你头顶生发。”
  呵呵,我知道这是拿我开涮呢。
  为了不辜负朋友的好意,我决定答应陪同朋友一起吃毛蛋了。但是有一条件:我只吃“混蛋”不吃全喜。朋友见我答应了,也不好意思再强求,立刻去排队等待。
  “混蛋”我是吃过的。家里腌咸鸡蛋,日子久了。可能就会出现几枚咸过了,蛋清与蛋黄混同的分不清的咸鸡蛋,庄稼人舍不得丢弃,煮煮照样吃了。
  朋友把买好的毛蛋及两碗米粥端上桌,“过了这村就没了这个店。回到文安你想吃也买不来。”他忙不迭地给我磕开了一个混蛋,递给我说:“这东西要趁热吃滋味才足。吃进嘴里慢慢咀嚼,你才能体会到它的美妙,香、滑、鲜、嫩,劲道。”
  我接过来,用勺子挖出一点放到嘴里,哇……那滋那味,透过我的味觉和触觉,让我感到这混蛋的味道此时此刻只可会意不可言传。根本不象我吃过的腌混了的咸蛋那样,既没有朋友说的那样美妙,也没有我想象的那样恐怖,只觉得很像发过芽子变了味的一块山药蛋,只不过是杭州风味的混蛋,被我一个北方人吞咽了而己。
阅读次数(109) | 回复数(3)
上一篇:读《中国人的修养》的点滴心得
下一篇:没有了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