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何万志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weiran1956@163.com
  • 个人签名: 我是一棵小草,要为大地点缀一抹绿色。 or 廊坊市文安县滩里镇西新桥村 何万志 or 邮编 065809 or QQ1741086028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195 篇
    回复总数:4702 条
    留言总数:62 条
    日志阅读:403705 人次
    总访问数:515439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hewanzhi发表的博文
一袋干红枣[2019/10/26 18:47:56|by:hewanzhi]
一袋干红枣 李月红

正月二十二,母亲已入土三天。按照习俗,这天给母亲过圆三。结束了圆坟的祭拜仪式,我立刻开车返回了“母亲家”。
母亲院子里的枣树枝依旧向外伸着,几道白布条挂在枯瘦的枝干上。静默,低垂。肃穆中倍显几分萧条。
院门上了锁,我有些意外,本来就低落的心情又一次一落千丈。我总以为母亲还在,总以为那个家门是永远对自己敞开的。
叫了侄子来,他给我打开院门。我站在门口向院子里凝望,屋门里乐颠颠跑出来一个瘦弱而亲切的身影,嘴里喊着我的名字……我笑着张开嘴刚要喊“妈”的瞬间,那个羸弱的身影突然消失。顷刻间,我——泪如雨下。失落、怅然,我在心底重重地喊了一声:“妈!”
我拖着沉重的脚步,在院子里转了一圈又一圈,抚摸着院子里的每一棵枣树、每一扇门窗,还有母亲种的每一株蔬菜,尽管蔬菜已是干秧,但我深深觉得每一棵菜秧都有温度,都能传递给我温暖。我伸出手捧起菜畦里的一捧土,用塑料袋收起,放到了我的背包里。
母亲自己住着五间房子。院子特别大,所以母亲在院子里种了一些蔬菜。其实,五间房,对于一个八旬老人,意味着的是空旷,是寂寞,更是孤单,甚至是胆怯。我似乎又看见母亲的大白公鸡站在院子中间引颈长鸣,我似乎又听到母亲对我说:“红啊,我想买一只白公鸡,听说它能镇宅,这么大院子,我自己一个人住着,总是有些胆小……”
悔恨,自责,愧疚,像洪水一样冲击着我的心,结成一坨冰,永远永远凝固在了我的心里。我脱口大声而出 —— “妈!”此时此刻,不知身体的哪个地方冒出“对不起”三个字,我赶紧把嘴闭上,把这三个字紧紧关在身体里面,瞬间,它们转化成一股羞愧之火,蔓延到我的全身,燃烧着我的每一条神经,炙烤着我的灵魂。
我慢慢推开屋门,母亲的土炕还在,家具还在,照片还在。我把母亲和舅舅的所有照片取下,搂在胸前,妈——让我最后一次、再最后一次盘腿坐在您的土坯炕上,享受您的体温,您的味道,您的所有的一切吧!让我在您的屋子里再回味一下您那五味杂陈的人生吧!
我在母亲的每一间屋子里,仔细地环视着,每一个角落都不丢下,我想把这一幕一幕深深地刻在脑海刻在心里——永远,永远。
我拿起一条毛巾洗净,擦拭着屋子里的每一件家具,每一副碗筷……
柜子上,一袋干红枣还静静地躺在那,身上积满尘土。那是母亲生前给我装好的红枣,上次我回家,母亲叫我带走。我说:“妈,不急,不就是一袋红枣嘛,我下次来了带走就是了!”我站在这袋红枣面前呆若木鸡!“不就是一袋红枣吗!”这句话已经把站立着的自己戳得遍体鳞伤,在渐渐缩小——再缩小……我抱起这袋红枣,贴在脸上……她好重好重,我的胳膊简直无法承载。
回到家,我把红枣一颗一颗洗干净,为了防止生虫,我让开水煮熟,晾在阳台,等红枣再干透了,我收起来分装成两兜,一兜放在冰箱的冷藏室,一兜放在冷冻室,每天我开冰箱拿东西的时候,一股浓浓的枣香味扑鼻而来,我会拿起一颗闻一闻、看一看、抚摸一番。但是,我一颗都舍不得吃。有好多时候我拿起红枣真想放到嘴里,但是我都忍住了,我想,决不能吃,没有第一次,就永远不会有第二次。我的红枣就会永远都在,永远一颗都不少。
到现在,已经八个月过去了,我天天看着我的干红枣,他们一颗都没有生虫,他们也一颗都没少。他们也将永远都不会少。
(二零一九年十月十八日深夜)
阅读次数(2873) | 回复数(2)
上一篇:祖国,我爱您
下一篇:古洼盛开散文花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