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何万志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weiran1956@163.com
  • 个人签名: 我是一棵小草,要为大地点缀一抹绿色。 or 廊坊市文安县滩里镇西新桥村 何万志 or 邮编 065809 or QQ1741086028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191 篇
    回复总数:4697 条
    留言总数:62 条
    日志阅读:385582 人次
    总访问数:490542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hewanzhi发表的博文
傻王[2019/6/19 7:21:35|by:hewanzhi]
民间故事: 傻王
毛树忠 何万志


傻王是乾隆皇帝亲自御封的。
金銮殿上,乾隆皇帝威坐在龙椅上。台下文武百官跪在两旁。直隶总督方观承正向乾隆皇帝一字一句地凑秉着潴泷河治水的经过。当听完一壮士报一根圆木飞身跳入河中,在众人的帮助下挡住决口的经过时,乾隆皇帝心想,怎么会有这样的奇人?方观承也看出乾隆皇帝心中的疑惑,轻声说道:“万岁,这壮士名叫狗子,人传乃天狗星下凡。天狗克潴泷,这正是天佑我大清江山永固啊!”文武百官齐声高呼:
“天佑大清,江山永固!”
乾隆皇帝听了,哈哈大笑:“言之有理,言之有理!传天狗星觐见!”
只见一个长相像“黑李逵”一样的人大步流星地走上了金銮殿,巍巍一站,气定神闲。他第一次看到这么宽敞高大富丽堂皇的大殿,感到格外新鲜,眼睛都不够使的,四处张望,看到皇上坐在龙案后面,才想起自己还没有打招呼了,咧着大嘴说道:“皇上老头儿好!”
方观承见此,心都凉了,这下完了,带了这么个没大没小的玩意儿来,皇上要治我罪的。赶紧匍匐前行,用拳击打狗子的小腿,示意让狗子下跪。狗子却满不在乎:“都是自家人,干嘛那么客气。”
方观承正要向乾隆皇帝解释,乾隆皇帝一挥手:“好了,文安洼我去过多次,那里民风淳朴,不拘小节。天狗星治水有功,礼节就免了。”
乾隆皇帝还真没有遇见过这么胆大的,一捻胡须,微微一笑,轻轻问到:“来,天狗星,我问你,你说都是自家人,你和谁是自家人呀?”
狗子不假思索地答道:“君民一家吗,你是皇上,是天下最大的头。”用手指了指左右的文武官员:“他们是官,是老百姓的父母官。”又用手指了指自己:“我是草民,咱们都在同一个天下,咱们不是一家人吗?”
一席话说的在情在理,把乾隆皇帝乐得前仰后合:“说得好,你治水有功,想要什么封赏吧?”
“皇上,钱我可不要,那玩意儿多了招贼,夜里睡觉还得插门。”
“你不要钱财,给你个官做?”
“官我也不要,当官还得管人。”
“那你要什么?要什么朕都赏赐.”
狗子摸着大脑袋想了想说:“看来皇上也不把我当外人,那我就给你当儿子吧!”
一句话把个偌大的金銮殿惊得鸦雀无声,方观承在一旁哭笑不得。还得说乾隆皇帝是个明君,看到这场景,哈哈大笑,站起身来,用手一指狗子:“朕金口玉言,岂能反悔,天狗星治水有功,朕封你为义子,永享皇恩。”
文武百官伏地高呼:“万岁万岁万万岁!”
只有狗子,站在那里傻笑。
乾隆皇帝开怀大笑:“义子啊义子,你可真是个憨厚的傻王呀!”
从此,狗子真的成了乾隆皇帝的义子干殿下,得了傻王的大名,世袭皇恩。

故事还得从头说起。傻王叫狗子是有说词的。
傻王出生那年是狗年。在傻王出生的那个夜里,傻王的祖母做了一个梦,梦见她一个人在大街上走,突然一条大黑狗紧追着她,她拼命地跑回家,这狗也追进了家中,吓得她大叫一声,从梦中醒来。这时儿子给她来报信,说媳妇生了个大胖小子。再看这孩子浑身毛茸茸的,胖乎乎的,活像一条可爱的小狗。祖母就给他起了个名子,叫狗子。
狗子出生在文安县土桥村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没上过学,斗大的字不识一升。但身强力壮,从小就随父亲干庄家地理的活,从来就不知什么叫累。一年夏天,他同他爹去犁地,他给牛牵捎,他爹扶犁,天近晌午,已经人困牛乏。他爹想将犁好的地耙一下,保保墒情。可是老黄牛说什么也不干了。怎么赶,怎么打,就是不走了。狗子见此,把牛套卸了,把牛拴在路边的一棵老柳树上,将牛套往自己肩上一搭说:“爹,你上耙,我来拉!”他爹以为他开玩笑,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别胡闹了,我这里烦着了。”可狗子却执意让爹上耙。狗子爹抱着不让儿子失望的心态上了耙,只见狗子身子一躬,双脚一蹬,嘴里喊了声“走!”,这耙真的动力。狗子越拉越快,一袋烟的工夫,把老黄牛半天耕完的地耙完了,直把狗子爹高兴得咧着大嘴哈哈大笑,真没想到儿子比牛的劲儿还大。
潴泷河是穿越定州、高阳的一条古河道,蜿蜒流长,水情复杂。往年,一到雨季这里就小险不断,传说河里有条潴龙盘踞,兴风作浪,危害一方。那一年秋季,太行山区山洪暴发,潴泷河险象环生。直隶总督方观承公案上的告急文书都摞到了房顶,乾隆皇帝的御旨也急速下达。方观承那敢怠慢,紧急征调附近民夫赶赴潴泷河抢险救灾。狗子推着独轮车冲在队伍的最前面。
民夫们在官府的指挥下,推车担担,昼夜奋战,加固河堤,险情得到了暂时的控制。

老天爷像有意和人们做对似的,阴雨连绵,没有晴天的意思,给抢险带来了巨大的困难。这天夜里,一次前所未有的大洪峰突至,河水暴涨。黎明时分,河堤决了口。民夫们把装好的沙袋扔下去,瞬间被冲得无影无踪。大伙眼睁睁地看着,愣是没有一点办法,要是再不采取有效措施,堤毁人亡的事马上就会发生,负责的官员立即向方观承禀报。方观承正在堤上巡视,听到消息,大吃一惊,火速带人赶到出事地点。到了现场一看,风平浪静,堤固人安,险情早已排除。心里纳闷,这么大的决口,岂是这般民夫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所能堵得上的?细细一问,方知道是一个叫狗子的民夫所为。
原来,险情发生,人们束手无策时,狗子正在睡觉,听得人们大呼小叫,一翻身起来,冲到了堤前,二话没说,拨开众人抱着一根圆木飞身跳入河中。一个巨浪打来,把狗子冲了个趔趄,换了别人,早吓得魂飞魄散了,可狗子一见,笑了:呵呵,跟我来这个,爷爷收拾收拾你!说着,一个千斤坠,把双脚踩近淤泥里,双膀一较力:来吧!把个一丈多长,一搂粗的圆木愣生生地插到决口中间,一回头,高喊:“拿木头来!”堤上的人们都傻了,那见过这阵势呀!有胆大的回过味来,招呼着大家又抬过来十多根圆木。这狗子就像插筷子一样在决口处插满了圆木。人们趁此机会把沙袋填入决口处,险情得以排除。
方观承听完汇报,被惊得目瞪口呆,竖起大拇指连声夸赞:“世间竟有如此神人,神人,神人!来呀,快把壮士请到府衙,我要重赏!”
就这样。狗子被请到总督府,方观承大摆筵宴,盛情款待。就在这时,乾隆皇帝的圣旨到,命方观承进京面圣,表彰治水功臣。方观承思索良久,决定带狗子进京述职。这就发生了故事开头的一幕。
傻王死后,朝廷运来了汉白玉石料为他修庙,但不知什么原因,最后没有修成,那些汉白玉石料散落民间。到了民国年间,傻王的重孙子傻长毛还怀抱乾隆皇帝的“御批圣旨”在大街上抗议当时政府征收他家的粮捐。当时人们还跟他开玩笑:“别傻了现在都民国了,你家的“御批圣旨”早就过时了,不管用啦。”
上世纪六十年代,西新桥村民兵挖防空洞时在陈家头还挖出过当年为傻王修庙的汉白玉石料,至今仍有人保存。
阅读次数(416) | 回复数(0)
上一篇:伯父
下一篇:文安县举行诗词专辑首发式暨朗诵会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