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何万志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weiran1956@163.com
  • 个人签名: 我是一棵小草,要为大地点缀一抹绿色。 or 廊坊市文安县滩里镇西新桥村 何万志 or 邮编 065809 or QQ1741086028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104 篇
    回复总数:4622 条
    留言总数:63 条
    日志阅读:347967 人次
    总访问数:438234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hewanzhi发表的博文
那年中秋夜[2018/9/15 12:03:35|by:hewanzhi]
那年中秋夜(小小说)
何万志
那年中秋夜,月儿格外的圆,偶尔有一片淡淡的云遮住月儿的脸,刹那间就会移开。望月在薄薄云层中穿行,显出了它的动态美。
  这正是瓜果成熟的季节,也是秋收种麦最忙碌的时候。尽管人们很累,但在这个晚上也要在自家的院子里,放上一张桌子,摆上月饼和水果,一家人边吃着水果,一边赏月,谈论着农事家常,企盼丰收。这已是多年的风俗。
  仙儿家也不例外,父母把一大家子召集在自家,院子里放上一张方桌,方桌上摆满了苹果、鸭梨、葡萄、石榴。媳妇们在忙活着烧水沏茶,好像有客人要来。
  孩童们每人提着一个小竹篮,竹篮里装着各种水果,手里拿着月饼,冲着月亮,举过头顶,不停地晃动,小嘴里反复地喊着:“圆,圆,圆月来;月,月,月圆来;八月十五过年来。”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一辆摩托车由远而近,最后停在了小村的大街上。车上下来两个穿警察制服的人。
  大街上的孩童们停止了圆月,围住了摩托车,像看稀罕儿似的,有的篮子里的月饼鸭梨掉在地上都不知去捡。
  仙儿的家人听到了摩托车马达声,父母立刻打发三个儿子去大街迎接。
  自从家人发现了仙儿与李黑儿的事后,家人一方面加强了对仙儿的看管,另一方面抓紧张罗着给仙儿找婆家。仙儿妈让大儿子去了趟县城,去找自己的表弟,仙儿的表舅,托付他在县城给仙儿找个好婆家。没过几天表弟就给了回话儿,说是一位副县长的儿子,二十多岁,刚刚分配到公安局上班,给仙儿说了,订好中秋节晚上来家里见个面,如果双方都没意见再往下发展。
  这不,现在仙儿表舅骑着摩托车带着那小伙子来了。
  仙儿一家沏茶倒水,热情款待。
  小伙子浓眉大眼,中等身材,配上一身警察服,显得格外精神。虽然不善表达,伯啊娘啊的还是叫的挺亲,讨得仙儿的爸妈特别喜欢。看着这个帅气的小伙子,仙儿妈的脑海里展浮现出了一幅美好的画面:仙儿成了县长的儿媳妇,小两口都有稳定的工作,过着恩爱幸福的生活……
  仙儿这些天来消瘦了许多,显得有些憔悴,但仍不失她内在的美丽。
  客套了一阵子,仙儿的表舅把仙儿叫到了一旁,问仙儿人怎么样,有没有意见。仙儿说:“这事让表舅费心了,人家条件那么好,能看得上咱吗?我看这事还是慎重点儿好。”
  由于仙儿心里放不下李黑儿,还是把这桩婚事给辞掉了。
  仙儿的表舅又找男方谈了,临走撂下个活话儿,说是都再考虑考虑,过些日子再回话。
  送走仙儿的表舅和那小伙子后,家人加强了对仙儿的攻势。
  妈妈说:“仙儿啊,我看你表舅给你找的这个主儿是最好不过了,家庭条件好,人也好,还是国家工作人儿。”
  仙儿说:“正是人家条件好,咱才配不上人家。跟了人家让人家看不起。”
  “你怎么就知道人家看不起咱?”老爸在一旁插话。
  “那个黑小子看得起你,他能给你什么?”二哥济勇反问。
  “这事就听爸妈的,没错。爸妈能把你往火坑里推吗?”大哥济升说。
  “表舅给找了个好主,这事不能错主意,明天给人家个回话,看看那边的态度。”大嫂和三嫂也这么说。
  仙儿颤颤巍巍地说:“你们谁乐意谁去寻他,反正我不乐意。”
  “这孩子,你这是怎么说话?”老爸听仙儿的话不是滋味,担心仙儿同哥嫂们闹得太僵,冲着仙儿说。
  济勇气得脸都青了:“你爱乐意不乐意,反正你不能再和那个黑小子来往。如果再让我看到你和他来往,我打折你的腿!”
  月亮被乌云吞噬了一片光亮。
  此时,李黑儿也破了例,在自家的院子里摆上一张矮腿小方桌,桌上摆着两个月饼,一盘拍黄瓜,还有一瓶白酒。他时而拿起酒瓶子嘴儿对嘴儿抿一小口酒,时而用筷子夹口黄瓜放到嘴里。翻开从同学那里借来的高中语文课本,朗诵着苏东坡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面对天上的月亮,时而狂叫,时而大笑,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儿。
  仙儿相对象的消息像长了翅膀,很快在小村里传开了,一时成了人们街头巷尾议论的话题。
  有的说,仙儿表舅在公安局上班,给仙儿找了个好对象,是县长的儿子,小伙子长得挺帅,还有工作,快要订婚了。
  有的说,仙儿真傻,这么好的人,这么好的家庭,她看不上,偏偏看上了李黑儿那个穷光蛋。
  还有的说,喜鹊攀高枝,门不当户不对,到头儿来不知是福还是祸。
  “好闺女,听妈的话,你表舅给你找的这个主儿多好,过了门再给你找个班儿上,吃不愁,穿不愁,旱涝都丰收。再说了人家他爸是县长,以后咱家有个大事小情儿什么的,找找人家还好办。”几天来,仙儿妈对仙儿又是哄,又是劝,总也说不服仙儿。
  正当仙儿二哥济勇要强行逼婚的时候,接到了表舅打来的电话,说给仙儿介绍的那个对象,调到外地去,婚事以后再谈。这一消息足使仙儿家人的情绪失落了一大截。
  仙儿的心里总是放不下李黑儿,因害怕二哥又不敢和李黑儿明着往来。但脑海中都是李黑儿的形象,特别是在夜晚她总是偷偷地流泪,她睡不着觉,拿出纸笔,写下了如下诗句:
想写首诗给你
却不知道怎么去邮寄
没有地址没有消息
你就悄然地失去了踪迹
拿起蘸满柔情的笔
写上相遇的那个夏季
写上相逢时的美丽
写上回忆时的孤寂
写上那个青涩的你
和永远擦拭不去的记忆
想写首诗给你
在梦中让风捎去
穿越时空穿越天地
让心与心不再有距离
拿起蘸满伤痛的笔
写上痛彻心扉的那个冬季
写上分手时的悲痛
写上梦里不舍地哭泣
写上思念你时的不语和黑暗即将来临时的恐惧
想写首诗给你
写上曾经
写上期许......
  心里期待着李黑儿再次来到自家的门前,把这首诗亲手交给他。夜晚睡不着觉,就在自家院子里转悠。爸爸以为她得了精神病。
  李黑儿听说仙儿表舅给仙儿找了个对象,县长的儿子,在公安局上班,仙儿竟没看上,知道仙儿心里还放不下自己,很是感动。也写了一首诗,打算想交给仙儿:
曾记得
儿时咱俩过家家儿
我当爹来你当娘
抱着枕头当儿郎
那年冬天
上学路上
我们踏着没膝的大雪
我领着你
你拉着我
脚下一滑
我俩一起滚到
路旁的雪沟里
你的脚受了伤
我背着你
一步一步走进课堂
校园的甬路上
我们携手漫步
互诉衷肠
品读唐诗宋词
畅谈人生理想
相约地久天长
想你,想你
今生今世
你早已走进我的心坎上

阅读次数(224) | 回复数(2)
上一篇:伟人毛泽东
下一篇:西新桥少林弹腿传承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