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何万志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weiran1956@163.com
  • 个人签名: 我是一棵小草,要为大地点缀一抹绿色。 or 廊坊市文安县滩里镇西新桥村 何万志 or 邮编 065809 or QQ1741086028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102 篇
    回复总数:4621 条
    留言总数:63 条
    日志阅读:345566 人次
    总访问数:434775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hewanzhi发表的博文
非接不可的电话[2018/6/23 6:52:09|by:hewanzhi]
非接不可的电话(小小说)
作者:张晓辉
提起老王头,还真是可怜。年初老伴先他而去,唯一的女儿又在美国上班,一个人孤孤单单,冷冷清清,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孤家寡人”。也许是这老小子以前“风调雨顺”惯了,居然连饭也不会做,就这样饥一顿,饱一顿,本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日子却混得有点凄凄惨惨戚戚。
我们几个老伙计看在眼里,疼在心中,就主动招呼他一起喝茶、斗嘴、下棋、甩扑克……每每到了饭口便留他“蹭饭”,帮他改善伙食。
时间长了,我们发现这老王头有一个秘密:每天上午十一点钟整,他的手机总有一个电话打入,更加令人奇怪的是他却从来不接,直接挂掉。我心中暗想,这个打骚扰电话的人可真是执着。我曾拿眼偷偷瞄过他的手机屏幕,上面显示的却是未知号码几个字。
我们趁着老王不在的时候,私下有过议论。老李说:“一准儿是哪个老太太看上他了,这老小子要走桃花运。”也难怪,这老王虽说不是什么富豪大款,但有退休金,有房产,闺女、女婿还在国外挣大钱,算不上钻石王老五,也该是黄金王老十。
我们几个就拿话挤兑他。我说:“老小子你是不是独守空房耐不住寂寞,想要梅开二度?”老李接住我的话茬跟着调侃:“照我说啊要找咱就找个年轻点的,你看看人家杨振宁。”老赵更是促狭:“要说啊,现在二胎也开放了,老王说不好明年还能抱个大胖儿子。”这时候,老王的脸涨得像一块红布,连连说道:“哪有的事,哪有的事。”
一天,我们几个“激战”正酣,老王忽地一摸衣袋,大叫一声:“不好,我手机落家里了,你们先玩着,我去接个电话。”然后火烧屁股一般跑了出去,我们几个先是愣了一下,目光一齐落在了墙上的挂钟:刚好十一点整。
我们几个更加坚定了这老王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的想法。几个人一使眼色,决定跟踪老王一探究竟。还别说,路上还真有几个老太太和他搭讪,可是老王脚下生风,睬都不睬。
我们跟着老王一直跟到了他家门口,也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隔着防盗门,我们听见老王说:“今天走得急,忘记带手机了,下次一定不会忘记。”
今年体检,老王的身体查出了点问题,经过复查,医生还是建议他做一个手术。我说:“要不要把丫头叫回来?”老王摇了摇头说:“还是别叫她了,她在国外工作太忙,有你们老哥几个陪陪我就行了。”
老王在被推进手术室的时候,他拉住我的手,把手机交给了我,一再地叮嘱我:“十一点钟的来电一定要接,接了什么也不用说,直接挂掉就行。”我拍了拍他的手说道:“你就放心吧,这点事情还做不到?”
老王的手术很成功,但术后需要在监护室里呆上几天,前两天我还记得准时替老王接听电话,可是到了第三天老王的手机没电了,我一时没有找到适配的充电器,老王的手机处于关机状态,接电话的事我也自然就抛诸脑后了。
直到第二天上午十一点时,我才想起接电话这码事。这时,从医院的玻璃门外跑进一个风尘仆仆的女人,由于跑得太急,竟然差点撞上我,在她连声给我道歉时我才发现,对方是老王那唯一的闺女丫头。我说:“丫头,你怎么回来了?”
那女子用手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说道:“原来是张叔叔,我爸……我爸他怎样了?”
“你爸就是做了个手术,没啥事,他本不想让你知道的,可是……你这是?”
丫头听说爸爸没什么事,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她理了理鬓边的乱发说道:“自打我妈走了之后,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爸,我身在美国,就怕他有个三长两短,您也知道,他自己生活自理都困难,除了你们几个他也没有别的朋友,所以我就希望他每天能给我报个平安,可是我在美国的电话他又不会拨打,我就只能在晚上睡觉前(北京时间11点)给他拨一个电话,只需要接了,不需要说话,让我知道他现在还好,我也就好安然入眠了。可是昨天我反复拨打他的,始终处于关机状态,家里的座机也没人接,我心里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所以就马不停蹄地赶回来了。”
我说:“都是张叔不好,你爸千叮咛万嘱咐让我帮他接电话,可还是因为手机没电而忘了,唉!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难道真有什么心灵感应?”
丫头笑了笑说:“也不是,我先是回了一趟家,听对门阿姨说我爸在这里住院。”
事已至此,可是我的心里还是有一些内疚,连忙说道:“你看,这大老远的,把你从地球那边给折腾过来,让你虚惊一场,真是不好意思。”
丫头又笑了笑说道:“老爸住院做手术,做女儿的难道不该回来吗?”
“是啊!老爸做手术,做女儿的不该回来吗?”我先是摇了摇头,然后又点了点头。

作者简介
张晓辉,中学高级教师,廊坊市作家协会会员,廊坊市诗词学会会员,文安县散文学会副会长,文安文学编辑,古洼散文责任主编。擅长格律诗词创作,散文、小说也有涉猎。作品散见于《文史天地》《百家讲坛》《廊坊日报》《廊坊文学》《河北农民报》《北京足球报》等。
阅读次数(788) | 回复数(2)
上一篇:崇尚英雄,寻找英雄
下一篇:难忘那年做胸科手术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