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何万志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weiran1956@163.com
  • 个人签名: 我是一棵小草,要为大地点缀一抹绿色。 or 廊坊市文安县滩里镇西新桥村 何万志 or 邮编 065809 or QQ1741086028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100 篇
    回复总数:4617 条
    留言总数:63 条
    日志阅读:343882 人次
    总访问数:432522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hewanzhi发表的博文
崇尚英雄,寻找英雄[2018/6/9 19:01:12|by:hewanzhi]
崇尚英雄,寻找英雄
一一访文安县老革命战士崔福庆
文/何万志 刘凤迎
在我们小区附近经常看到一位耄耋老人在家人的搀扶下或推着养步车遛弯的身影。听人们议论说他是一位老革命干部,曾经参加过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 我早想拜访这位“老革命”,6月8日,正好在七.一建党节前夕我们拜访了这位老人。
老人住的是一处普通的三间瓦房,一个小院,屋子里朴素整洁,靠墙摆放上一把躺椅。墙壁上挂着毛主席、周总理、习主席和十大元帅的画像。老人独自一人坐在炕沿上正在看电视,电视的音量调的很高,我向老人说明来意,老人耳背听不好,交流起来很困难。好在他小女就住在附近,把老人的小女叫来。通过他女儿传话沟通,我们对老人进行了采访。老人只是听力不好,精神矍铄,思维敏捷,记忆力惊人,声音洪亮,浑身上下充斥着一种凛然正气。对他亲身经历过的战斗都能说出个大概,而且挥动着手臂,动情动容,像是给孩子们做报告。
老人叫崔福庆,男,文安县西关村人,1928年生。1945年3月参加革命,文安县支队战士,1946年任晋绥军区炮兵团首长警卫员,后历任班长、排长,1949年任特务连副连长。曾参加过解放王庆坨、胜芳保卫战、解放大同、解放包头、延安保卫战,集宁、绥远等战斗,奋勇杀敌,机智果敢,屡立战功。1957年转业到地方工作。先后在左各庄、鄚州(文安、大城、任丘三县合并)苏桥、赵各庄、文安县武装部担任重要领导职务。
老人的老伴已过世,是天津人,祖籍文安县西码头村,解放前随父母逃荒要饭盲流到天津,解放后经亲戚介绍与老人结成伴侣。生育四子二女,现已子孙满堂。老人1958年响应党的号召,将全家非农业户口转为农业户口,现在都靠务农和打工为生。一个孙子崔国辉为现役军人,在部队荣立三等功。他说:“我对孙子的希望就是在部队这所大学校里锻炼成长,早日加入中国共产党。”他还说:“我感谢毛主席,感谢共产党,使我一个农村土娃娃成长为一个无产阶级革命战士。我活到这个岁数,赶上这样的好社会,儿女孝顺,家庭和睦,我很幸福。我的好多战友,在战斗中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我多次死里逃生,而且能活到这个岁数,我感到很幸运。我所有的一切都是毛主席共产党给的。”
老人给我们讲了许多亲身经历的战斗故事,我们选择几个,整理成文,以飨读者。
一、想活命当了兵,行军拽着马尾巴
有人问老人为什么要当兵,老人说我饿啊,想弄口饭吃活命。
老人浑浊的目光穿越到民国二十八年。日本人为了报复我军的进攻,丧尽病狂炸开了河口。河水象一条条浊龙,咆哮着一路东行,庄稼被没了,就连高粱也只剩下一个小脑袋。大水差点吞没今天的文安县城的城墙,人们可以坐在城墙上洗脚,迈过城垛子就可以坐上大船。地里颗粒不收,可谓锅内无米,灶下无柴。妈妈给人家缝缝补补,哥哥到了冬天,给人家撑拖床跑运输,风里来雨里去,到了年根了,连顿过年的饺子都吃不上。妈妈在一位好姐妹那里借了二斤高粱,又从另一位当家的哥哥那里借了一把晒干了的马齿菜。二斤高粱能碾出多少面来?家里吃饭的人多呀,给爷爷奶奶每人盛一碗后,还能剩下多少?我和妹妹在家里最小,分得饺子最多,一共分了五个。我和妹妹每人吃完一个后舍不得吃,就藏在窗台后面,明天再吃。谁知道啊,到了晚上就被老鼠给拉走了,为了那三个饺子啊,我和妹妹俩抱着头这顿哭呀,我一辈子忘不了。
1945年开春,天暖和了,我背着筐拾柴禾去。拾了一半,我就把筐头一扔,去他娘的,我要吃饭,我要吃饱饭,我要当兵去,就这样,我当了八路军。那年我还不满18岁,人太瘦,个子又矮,行军时哪跟得上大部队啊,就拽着个马尾巴。满以为当上兵就能吃上一顿饱饭,但是还是饿,而且遭的罪更多。(对此后面有详细的叙述)
到了开国大典那一天,我们才不挨饿,我记得清清楚楚,不分官兵,每人发三块钱,放假三天。那三块钱啊,怎么花也花不完啊!我们就买吃的,可算吃上饱饭啦!我记得特别清楚,就像是刚刚发生的事。就在这一天我被提升为副连长,真是双喜临门啊!
二、送“命令"踩上雷,差点儿牺牲
1946年是我当兵的第二年,我给文安县支队城厢区区小队指导员杨桂生当通讯员。部队打王庆坨,首长派我往连队送进攻的命令,我背着“马三八"就出发了,马三八是日本造的一种短枪。因为我个子矮,长枪我背不起来,部队就发给我这种短枪。途中我一边观察一边慢跑,怕误了时辰,唉,真是越渴越吃盐,跑着跑着,冷不丁的我感觉脚下的泥土往下一塌:“坏了,我踩上地雷了。”瞬间冷汗从我的头上流下。地雷是翻板地雷,你脚不抬,地雷不响。我心中暗暗庆幸,于是我不敢抬脚了,静下心来慢慢想对策。在训练时我们学过对付这种地雷的方法。我拔出刺刀想在地上取个土块儿,可是经过人踩马踏的土路又干又硬,我蹲下来用刺刀尖在地上划了一个方形,按照划出的痕迹拼力挖出小沟儿,累得我浑身往下淌汗,汗水浸透的衣服,溅起的细土糊在脸上身上,眼都睁不开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挖下了一块十来斤重的土块儿,压在了地雷上,怕压力不够,就把身上的背包取下来,也压在了上面,还是怕压力不够,又把我身上背的马三八压上去。估计也差不多了,我躺下身子来了个就地十八滚,地雷没响。头脑里紧绷的那根弦,才稍稍松了下来。真得感谢老天爷啊!不然我死了算不了什么,关键是命令送不出去延误了发起进攻的时间,会给战斗造成多大损失。我躲过了这一劫,但是枪还在上面,枪是战士的第二生命啊,枪丢了没法向组织交代,你说丢了,人家说你送给敌人了,这事说的清楚吗?我必须把枪取下来。怎么办呢?我想到了两条绑腿,就把它解下来,连结在一起,有四五米长,一端拴在抢头上,还是怕长度不够,但是一时也想不出再好的方法,有什么算什么吧。卧倒后伸出一只胳膊,用手攥住另一端往外一滚,还好由于土块的重量够了地雷的承受力,地雷没有响。我高兴地捡起枪,往身上一背,撒开腿一路狂奔。在挖土块时泥土溅在脸上,跟汗水和在一起,我成了一个土猴儿,也没顾得系绑腿,拿起枪拉拉着绑腿带子,往连队跑去,一门心思就是快点把情报送到首长手里。
命令送到了,晚了一刻钟,贻误了战机,要被枪毙的。这时过来两个人就要把我架出去毙了。我说,首长,枪毙我行,我没意见,只要你让我把话说完。首长让我说,我就把途中怎么踩上了雷,又怎么排除的一五一十的向首长作了交待。首长见我这个狼狈相不是说谎,事后经过调查核实,不仅没有枪毙我,还给我记了一次三等功。
总攻开始了,我端着大枪就往前冲,刚一开枪,枪管就给炸了,炸了我个满脸花,可能是刚才踩地雷的时候,枪管里进去沙子了。
若干年后,我去看望杨桂生同志。当时他以80高龄,小脑萎缩。他问我:“你是谁呀,你是小高儿吗?”当年小高儿在一场战斗结束后他去坟头儿边儿解大便,一蹲蹲到了一个地雷上,被炸得连骨头都找不到了。我说:“小高儿不是被地雷炸死了吗?”
“那你是谁呀?”
“我不是那个送信儿晚了,你要枪毙的那个小崔子吗?”
“噢,你是小崔子啊!”
三、田参谋长牺牲,贺龙给我画脸
1946年跟随区小队打下胜芳王庆坨后,我被调到晋绥军区炮兵团。团长叫胡新,政委叫李书平,副团长叫刘德福,参谋长姓田,记不起他的名字了。我任副团长刘德福的警卫员。
一次我跟田参谋长去侦察地形,观察完后,田参谋长蹲在山坡上,拿出纸和笔在那聚精会神地画。突然飞来一颗炸弹,打中了田参谋长的腹部,肠子都流出来了,当场壮烈牺牲。我把他的肠子填回肚子里,用绑腿带子缠住,他个子大,我个子小,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背回营地。
一次我跟随副团长刘德福去晋绥军区司令部向贺龙老总汇报工作。贺老总听完汇报作了指示后,外面下起了大雨,我们一时回不去,刘副团长给我找了个地方让我躺下休息一会儿,我睡着了,睡得很香很死。贺老总看我躺在那里呼呼大睡,就拿来了蘸了墨的毛笔,在我的脸上划起了道儿道儿,嘴巴、眉毛、脸巴子上都留下了贺老总的杰作。我却全然不知。
回到了营地,刘副团长对我说:“你去照一下镜子。”我看到自己被化了妆。刘副团长问我:“你知道这是谁给你画的吗?”我一时无语。他哈哈大笑,说这是贺老总的杰作。我想贺老总日理万机,指挥千军万马,在战斗的间隙中还有兴致和一个普通的士兵开玩笑,真是平易近人,心胸宽阔。
四、攻打桌子山,活捉国民党军官
那年冬天,下了一场大雪,天冷的厉害,人哈口气都结成冰霜。我连战士驻扎的桌子山脚下,三天三夜没有吃的也没有喝的。贺老总连续下了几道命令要攻打桌子山,也没有办法执行,关键是大雪封路人走不了。待天气缓和了些,贺老总下了死命令,不管付出多大代价,也要拿下桌子山!必须想办法搞到粮食,给前线的战士送上去,吃了饭就要冲锋。后勤部门搞到的是油麦,战士们没有吃饭的家伙,就用苫房的小布瓦,发给每人一个瓦片儿,一捧油麦,战士们把油麦放到瓦片儿上,用雪和了,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战士们吃饱了,立刻有了精神。战士们迅速集合。冲锋号响了,战士们一鼓作气拿下了桌子山。
当时我是班长,我们班有两名战士连饿带冻动弹不了了,我们就把他俩放在炕头上,烧点儿火,给他俩盖上了棉被,想让他们暖暖身子。开饭的号吹响了,他俩还不出被窝儿。我过去把被子一掀:“你俩怎么还不动,装什么蒜!”他俩还没有反应,一摸他俩的鼻孔,已经停止了呼吸。这减员了,咱不得跟上面报告吗,走到半道上,坏了,闹肚子,我就找了个厕所刚蹲下,就发现从过道里出来一个全副武装的国民党军官,他手里握着个大二八盒子。他没有发现我,不然我必死无疑。我手里没有家伙啊,怎么办,我急中生智,壮着胆子大喝一声:“不许动!你给我跪下!举起手来!要不我毙了你!”你还别说,这一招儿还真灵,他乖乖的跪下了举起了双手。说时迟那时快,我一手提着裤子,一手夺过了他手中的枪,一脚把他踹倒在地,使他来了个前趴虎。我把他押到了连部。连长问我怎么回事,我就把冻死两个战士活捉敌军官的过程作了汇报。连长表扬我说:“小崔子,好样的!”
五、几次遇炸脱险,部队打散认干妈
哑巴岭战斗结束后,我部驻扎在代县以西左运右运一带。一天一架敌人的小飞机飞过来,在上面盘旋,越飞越低,低到机枪步枪的射程之内,战士们就用枪打。它又折了个个子,又冒火儿又冒烟儿,一看这不是打中了呗,还用打吗,也不用隐蔽了,战士们都出来啦,小飞机又飞走了。事后才知道,这是一架小型侦察机,上头装着照相机,它在空中盘旋,选好方位垂直往下降,降到一定程度选准角度拍摄,拍照完了它又飞走了,它引诱你,让你暴露目标。这些当时我们都不知道啊。没过20分钟,这一顿炮弹把我们打的。俺们那个班长叫强子,脑袋钻进油麦堆里,敌人打完炮弹我去叫他:“怎么了?你撅着个屁股干什么啊,快跑啊!”再一拉他,他的脑袋都被炸滥了。当时我躲在一个埋死人的坑里,躲过了这场灾难。
1946年秋打大同,我们7个炮兵战士靠一棵大槐树作掩护,躲在大树洞里。突然30多架号称“黑寡妇”的敌机对我阵地狂轰乱炸。槐树炸倒,阵地被埋,我们7个炮手只救出了两个,第一个被救出的是一个叫田仓的山西人,第二个就是我,其它5人都壮烈牺牲了。我一只耳朵被震聋,至今没好。
记得一次战斗结束后,正开饭,是炖肉,每人一碗。这时只见北面的山头上乌烟障气,再定睛一看乌鸦鸦一片向我们扑来,原来是傅作义部的一个骑兵旅向我们发起了进攻。敌人的装备精良,射程之内的就用40步枪打,追上了就用刀砍。我们慌忙架起炮车,6匹骡子拉一架炮车。我手里还端着一碗肉,跑着跑着我摔了一跤,把肉扣了,立刻抓起一把填到嘴里,一边吃一边跑。敌军追上一个杀一个,我一看大事不妙,就藏在了一个大树洞里,敌军只顾追杀,没有发现我。我躲过了这一劫。
部队被打散,我们只能白天躲到山洞里,夜间出来找点吃的,等待时机寻找部队。我们不敢打扰百姓,不敢偷地里的庄稼,我就溜到一个小村里,装作要饭的,认了个干妈,她给我吃的,使我活了下来。后来我和她说明了情况,她就给我们藏在山洞里的几个战士送些吃的,保存了革命的有生力量。那时军队上纪律相当严格,一个连长,长征战士,饿得难挨,偷挖了老百姓一块山圩吃,被关了3天禁闭。我以为我这次认干妈,要干粮,打扰了老百姓,违犯了纪律,等着受处分了,结果找到部队后还受了表扬,说我会做群众工作了。

老人的故事永远也讲不完。他把我们带进了那个炮火连天,硝烟弥漫的战争年代。成千上万的革命志士为了中国人民解放事业不屈不挠舍生忘死英勇奋斗。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是由他们生命和鲜血换来的。江河流水永不断,革命更有后来人。我们要永远记住他们,崇尚英雄,寻找英雄,不忘初心,继续前进,在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的英明领导下把我们伟大的祖国建设的更加富强和美好!
阅读次数(181) | 回复数(3)
上一篇:文安县散文学会成立
下一篇:魅力神树湾与红叶仙台山之旅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