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何万志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weiran1956@163.com
  • 个人签名: 我是一棵小草,要为大地点缀一抹绿色。 or 廊坊市文安县滩里镇西新桥村 何万志 or 邮编 065809 or QQ1741086028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106 篇
    回复总数:4649 条
    留言总数:63 条
    日志阅读:342590 人次
    总访问数:429265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hewanzhi发表的博文
郝宝祥和他的自卫队[2018/3/7 19:48:14|by:hewanzhi]
郝宝祥和他的自卫队
一、逃难被抓
郝宝祥1904年农历六月十六日生于河北省静海县台头村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祖辈靠种地打渔过日子。因家庭贫寒,他从8岁起就提篮小卖,帮父亲养家糊口。他身材矮小,却挺有心计。
1923年,18岁的郝宝祥因为与保长的弟弟吵架,怕“吃官司”逃到天津,靠要饭或给人干点零活挣口饭吃。到天津的第7天,正碰上宋哲元的二十九军抓兵,郝宝祥被抓当了兵。
郝宝祥被编进连队里,每天出操训练,轮值到天津北站、铁路沿线站岗,动不动就受当官的训斥和打骂。他总想逃跑,但一直没有机会,苦挨苦受,过了两年。
二、逃跑越狱
1925年农历九月的一天,郝宝祥执夜勤。入夜后下起了小雨,刮起了东北风,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连个避雨的地方都没有,到半夜冻得难挨。他想这真是天赐逃跑的好机会。他便背着大枪,撒腿就往南 跑,深一脚,浅一脚,一口气跑到了海河边,找到了一条家乡的货船。船主帮他把枪藏在船尾舵下的水里,他就在船上藏了起来,等着随船逃回老家。
第二天军队上发现他携枪逃跑了,派人到处搜捕,也没搜到。他藏在船上不敢露面,第五天被军队上买鱼的伙夫发现了,报告了队伍上,很快一伙人把海河上船只包围,挨个搜查。郝宝祥从小在大清河畔长大,练得一身好水性,听说军队上要搜船,早就逃到水里藏了起来。当兵的在船上搜了个遍,也没搜到人。当他露出水面换气时,被船上的士兵发现抓了回去,关进了监狱。他先后两次越狱,都被抓了回去。
1937年七七事变,一时人心惶惶,监狱里的看守士兵都怕打仗,放松了对犯人的看管。郝宝祥一看逃跑的时机到了。一天下午,放风的时候,他留心观察,发现关押他们的是所旧房子,后房檐已向外倾斜,只要人多就可以推倒。监狱西南角围墙根的厕所已经倒塌,地方又偏僻,哨兵巡逻不到,正是逃跑的好地方。回到监号他把自己的想法跟大伙讲了,一致表示愿意听他的指挥。7月11 日那天漂泊大雨下个不停,到了五更,郝宝祥把全号的人挨个地捅了起来,大伙推后墙,一叫号后墙就倒了。人们一窝蜂地涌出监号向西南角破厕所处跑去,踩着碎砖,登着破墙,冒着大雨,各奔东西逃命去了。
三、拉帮起事
郝宝祥逃出监狱后,顶风冒雨连夜往家跑,没敢回台头,到南茁头他姥姥家躲了起来。一个多月也没听到抓逃犯的风声,才回了台头。
七七事变后不久,日本兵占领了天津,从天津兵分三路向南侵犯。一路沿津浦铁路、南运河朝静海、沧州;一路顺大清河向霸县、雄县;另一路沿子牙河向王口。当时各地以维护地方安全为名,纷纷组织民团各据一方。文安县北部有柴恩波的“十二路”,东子牙一带有赵壁臣、邢玉祥的“东三团”。郝宝祥深感时机已到,就到黄岔村找孙锡元、孙锡恩,到二堡村找东茂奎等在一起当过兵,坐过牢的难兄难弟,商量拉杆子组织人马独占一方。他们分头到王口、台头、坝台、二堡等村招募人马,劝说一些吃不上饭的庄稼人加入,后来又合并了滩里魏忠堂的一般人马100多人。到1938年2月郝宝祥的队伍已经扩充到2000人,号称“自卫队”,分三个营,孙锡元、孙锡恩、东茂奎分别任营长。部队有一个警卫班,杨喜仁任班长,郝宝祥还有4名贴身护卫。大队部设在王口镇傅家肉铺旁的一所民宅内。
郝宝祥的自卫队既无上属领导,又无固定地盘,2000人吃的穿的用的均无供给来源。为找生存门路,一是靠打劫,二是靠“吃大户”。他们以王口为据点,领兵出没于贾口洼、文安洼,与大清河。子牙河两岸控制水路运输,劫持过往的商船货船。他们勒令附近的静海、大城、文安等县的大家富户给自卫队送粮送钱。这样阔了当官的,富了沾边的,当兵的也想方设法地找外快。郝宝祥虽然不许部下骚扰当地的百姓,但是他下属2000多号人中什么人都有,吃拿卡要抢的现象经常发生。有一次一个外号叫“老货”的山东籍士兵奸污了一名寡妇。郝宝祥听到这件事非常生气,派人把被害人叫来,当着她的面砍了老货的脑袋。但这对纠正属下的劣习仍无济于事。
郝宝祥在南茁头避难时,结识了该村“精武馆”的赵树椿。赵树椿当时是八路军抗日游击队的地下工作者。这郝宝祥并不知道,他很佩服赵的见识和武功。当他拉起队伍后,就邀请赵树椿入伙,赵没有答应,但他们之间仍保持着经常地往来。每当他们会面时,赵树椿总是暗示他要保持中国人的气节,不做有损人格国格和伤天害理的事情。这对郝宝祥后来的人生轨迹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四、抗击日寇
日军占领华北后,推行军国主义统治,大搞“大东亚共荣圈”。1938年春,于天津派出人员分别到任丘、霸县、文安、雄县、大城担任县长,维持治安。这5个县长畏惧地方抗日武装,来到王口暂住观风,不敢马上到任。郝宝祥得知后,派兵把这5个人杀了。驻津日军头目田岛闻讯后非常生气,便命令驻独流日军南下王口清剿郝宝祥的自卫队。郝宝祥得知此情报后,就先发制人,于五月初六率领全队经贾口洼从水路向独流进发。天黑之时,自卫队摸到独流围墙下,驻守的日军似乎没有觉察。郝宝祥就命令东茂奎的三营从南门搞掉哨兵,攻入独流镇,顺利占领了日军小队部,缴获了一些**弹药。随后,孙锡元的二营也进入了独流镇。这时日军的枪声大作,全部火力向自卫队猛烈射击。郝宝祥方知进了日军的“口袋阵”,赶紧下令紧急撤退,自己率领警卫班等在外围接应。这支没有经过严格训练的队伍伤亡惨重,东茂奎也受了伤。当自卫队撤到八堡时,天津增援的日军已经赶到。郝宝祥的自卫队险遭灭顶之灾。
独流一战,使郝宝祥深刻认识到,未经过正式军事训练的自卫队,只不过是一伙乌合之众,要想站住脚,必须进行整编训练。他派人到文安洼的芦苇深处去找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游击队——华北人民自卫队第二十七支队的魏大光队长,请他帮助训练自卫队。为争取郝宝祥自卫队共同抗日,魏大光亲自来到王口,经谈判与郝宝祥结成盟友。郝宝祥根据魏大光的建议,成立了骨干队伍“童子团”,对自卫队进行了严格训练,自卫队的战斗力大大增强了。
五、大胆赴约
独流一战日军感到郝宝祥的自卫队是个后患,因为自卫队土生土长,凭借芦苇荡的地利,要一举歼灭是办不到的。日军便施展了劝降的伎俩,派出说客请郝宝祥到天津与日军大佐会晤。当时孙锡元等人都认为日本人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劝郝宝祥不要去。郝宝祥以为在日本人面前绝不能栽这个面,当时就答应了。3天后郝宝祥带着几名卫兵去天津,临行前嘱咐孙锡元等人,天黑前如果不见我回来,你们迅速把队伍拉到大清河北的芦苇荡中。郝宝祥到了天津,日军大佐以礼相待,酒席桌上,倍加称赞郝宝祥的胆量,并摊牌说明,要郝宝祥与日军合作,共同对付津南抗日游击队。郝宝祥口头上答应了,并提出要日军提供**弹药和军需物资的条件。日军大佐满口答应,当下派船把郝宝祥和所需的东西送到了王口。郝宝祥回来,用日军送来的武器装备了自卫队,并分出一部分**弹药派人送给魏大光队长,装备抗日游击队,以表示不悔日前结盟之约。
六、接受改编
1938年夏秋之际,八路军晋察冀军区为壮大抗日力量收编、加委地方武装。柴恩波的“十二路”被收编为冀中独立二支队,(1939年3月柴恩波叛变投靠了日本)。赵壁臣的东三团改编为东进先锋团,(赵壁臣后来也跑了)。刘玉香的村团和孙殿武的保安团也为冀中人民自卫队改编。这一形势对郝宝祥触动很大,使他产生了接受改编的想法。
1938年夏,贺龙部八路军102师587团一营四连执行任务进驻王口,战士纪律严明,官兵关系密切,对当地群众秋毫无犯。郝宝祥目睹这一切,自己的自卫队与八路军相比真是相形见绌,使他认识到自己只不过是一个独占一方的草寇。这是赵树椿已经加入了自卫队,他看准机会给郝宝祥分析当时形势,渗透一些民族意识爱国思想。坚定了郝宝祥投靠八路军,接受改编的决心。郝宝祥派了一名心腹,陪着赵树椿到王口镇南王家祠堂八路军连部驻地去见四连长,表达了郝宝祥愿意接受改编的意愿。四连长热情地接待了他们,赞扬了他们的爱国行动,并说明自己带领的这支队伍是执行任务路过此地,不是来改编自卫队的,当时四连长给冀中区写了信,让他们到河北省肃宁地区接受改编。赵树椿等2人向郝宝祥汇报了接洽情况,交上了介绍信。郝宝祥很高兴,连夜派人到肃宁县去联系。几天后派去的人带来了回信,八路军冀中区表示热烈欢迎自卫队加入抗日队伍。
1938年7月下旬,郝宝祥率领自卫队2000多人途经文安洼到新城县小宝店村接受改编。八路军派团长刘奇久、政委刘道生到小宝店村迎接郝宝祥。自卫队在小宝店村住了3天,因驻苏桥日军有西进的消息,军区司令把改编的地点改为肃宁县。一天晚上,在村外的大场上举行了改编仪式。全体自卫队人员和八路军指战员分别列队在大场上。刘奇久团长来到队伍前,他说:热烈欢迎郝宝祥的自卫队接受改编,加入共产党领导的抗日队伍,不过接受改编坚持自愿的原则,愿意接受改编的站到左边,不愿意接受改编的站到右边。郝宝祥第一个站到了左边,自卫队的绝大多数人都和郝宝祥站到了一起。刘奇久团长郑重宣布:郝宝祥所率自卫队正式改编为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华北人民自卫队。从此他们开始了新的战斗历程。
改编后,刘团长把郝宝祥的自卫队充实到自己的团,遵照军区指示,郝宝祥被委任为副团长,孙锡元、孙锡恩、东茂奎分别被委任为副营级职务。几天后,郝宝祥奉军区命令到晋察冀抗日军政大学学习。1939年他从抗大学习期满回冀中军区,任特务大队(人民自卫郝宝祥和他的自卫队军四团一部、特务团改编)大队长。(政治主任贾一民)草莽出身的郝宝祥终因坚持不住艰苦的战争环境而脱离抗日队伍回到台头老家,后来吸毒宿疾日趋严重,1942年8月,结束了最后的人生路程。
(何万志根据《静海革命史》、《台头镇志》、《八路军晋察冀军区系列(37—39)》等资料整理。)
阅读次数(222) | 回复数(0)
上一篇:感悟人生
下一篇:海潮寺和皇道口的来历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