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何万志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weiran1956@163.com
  • 个人签名: 我是一棵小草,要为大地点缀一抹绿色。 or 廊坊市文安县滩里镇西新桥村 何万志 or 邮编 065809 or QQ1741086028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135 篇
    回复总数:4829 条
    留言总数:63 条
    日志阅读:336846 人次
    总访问数:406502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hewanzhi发表的博文
半个猪头过大年[2017/12/29 8:42:47|by:hewanzhi]
半个猪头过大年
何万志
小的时候盼着过年,大人们就哄着孩子们:“小孩儿小孩儿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小孩儿小孩儿你别哭,过了腊八就宰猪。”孩子们盼啊,盼着年快快到来,好吃上猪肉。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生产队里响应上级的号召,养着十几头猪,主要是为了积肥,到年底还可以选出三五头够个儿头儿的宰了给社员们分肉过年。一进腊月社员们就关注着队里宰猪的事。
记得那年腊月二十五,队部大院里聚集了好多人,社员们脸上洋溢着急切而幸福的笑容,那往日里的忧愁早飘到了九霄云外了。人们欢笑着,议论着。我和妈妈也来看热闹。共产党员政治队长郭润芝,别看他个子小,精神头儿可大了,说话嗓音很高,能说会道,什么事都能上纲上线,讲出一番大道理,他曾给人们干了许多好事。他在现场指挥。生产队长何万峰,我本家二哥,高挑的个,脑瓜灵活,计划周到,精明能干,他平时派的活,从来没有窝过工。他把自己的聪明才智无私地奉献给了社员们。他和会计看着账本,不知议论着什么,大概是做着分肉的预算。只见几个壮劳力将被捆住腿的三头大猪抬到了队部大院里,猪吱儿吱儿地叫着,压倒了人们的欢笑声。他们将猪分别放到预先搭好的案板上,四个人一组,宰一头猪。其中一个组的屠夫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个头不高,长得敦敦实实,有把子力气,手脚麻利,性格鲁莽,胆子很大,从小就爱逮个长虫刺猬的。他乳名小海,就因为他鲁莽,人们都叫他“鲁大海”。宰猪时有人摁猪头,有人摁猪腿,有人摁猪屁股,鲁大海左手揪着猪耳朵,右手拿着一把牛耳尖刀,直插猪的气嗓,鲜红的猪血立刻喷了出来,流到案板下面的盆里,那猪的叫声越来越小,直到停止。屠夫在猪的一条后腿上拉开一个小口儿,用嘴往里吹气儿,吹不动了就用气筒打,直到整个猪都被吹起来,用细绳把腿上的小口扎紧,再用开水浇烫猪身,边浇烫边用刀子刮猪身上的毛,直到刮净为止。再把猪头、猪尾和四条小腿砍下,然后开膛破肚,取出上下水。猪很快就宰完了。
分肉采取抓阄儿的方法。一头猪有肥的地方,有瘦的地方。那时人们都想要肥的,这就得凭抓阄了。我们队当时有50多户,300来口人,虽然宰了三头大猪,可要分到户里每家也就分几斤肉。俺家6口人,爸爸是非农业户口,队里分东西没有他的份,劳力少,工分少,按人五劳五分,也就能分到4斤肉。人五劳五就是人口和工分的比例各占百分之五十。这4斤肉再刮下点肥肉耗油,也就剩下不到3斤了。幸好分完猪肉后还要分猪头、猪蹄、上下水等,由于数量不多,就不像分猪肉那样人人有份了,就要抓阄凭点气了。谁抓到了就花少许的钱买走,猪头猪蹄三毛钱一斤,上下水两毛钱一斤。会计按照户数做了50多个阄儿,就是用万能纸裁成大小相同的正方形纸片,上面依次写上阿拉伯数字,再分别写上猪头、猪蹄、上水、下水,或打个X表示没有,叠好团成球儿放在帽盔儿里,按分肉的次序喊人们抓阄。
前边的好几家都没有抓上,叫到了俺家,妈妈走上前去伸手在帽盔里拿了一个阄,打开一看,上面写着“5号猪头”,在场的社员们投来了羡慕的眼光,我的族叔何廷刚取笑说,不知三嫂子今儿个烧了那支高香,这么有点气!妈妈拿着条子去领货,一看是半个猪头,上面贴这个纸条,写着5号猪头9斤2.7元。妈妈交了钱,我拎着猪头连蹦带跳地跑到了家里。
爸爸把这猪头上的毛用剃须刀片刮,用烧红的火筷子烫,直到看不到毛了,又用水洗了几次,剌下了猪耳朵,猪舌头,刮下了较厚的肉,切成块,把骨头也卸了,连分的那块肉一起放到大锅里用开水焯,撇去水面上漂浮的沫子(杂质),捞出来控干。弟弟看着这白白的肉块,馋得直流哈喇子,拿起来一块肥肉放到嘴里就吃,见弟弟这个馋样,全家人都乐得合不上嘴。妈妈立刻阻止了他,据说如果吃了生肉或者是吃了肉后喝了凉水,消化不了,以后见了肉就会反感,一生就不想再吃肉了。
妈妈给猪肉炒色(读sai三声)。点着灶膛里的柴禾烧着火,先倒在锅里适量的油,油热了放进适量的白糖或红糖,等糖起了沫子,大沫变成小沫时,点上一点水,立刻盖上锅盖,以防油烟爆出,片刻再将肉块倒进锅里搅动,使糖色浸透到肉里,肉的表面呈黄红色。炒色儿可是个技术活儿,火候儿要掌握好,嫩了炒不上色儿,老了糖就糊了,不仅炒不上色儿,而且严重影响肉的质量。只能重炒。炒好了色,往锅里放超过肉的水,放酱油、面酱、大料、葱姜蒜、辣椒、桂皮等佐料。然后盖上锅盖大火烧,几个开后,再改为小火,用筷子捅捅,看看肉是不是熟透了。肉熟透了就放进适量的盐,再用温火烧一会儿,就“OK”了。
我负责烧火,先用豆秸子点燃,再烧芝麻秸,火旺了填进木块。灶膛里爆出噼啪的响声,红色的火苗舔着锅底,锅里的肉香散发出来,弥漫了屋里屋外。引得小猫围着主人仰着头喵儿喵儿地叫个不停。院子里的小狗,也蹲在了门口。停火后,妈妈用勺子将几块大块的肉盛到了一个盔子里,放着大年三十蒸包子,以后包饺子用,剩下的盛到一个大盆里,给大家吃。
这天晚饭是我家一年来最好的一顿饭食,全家人围坐在一起,吃着大馒头,啃着猪头肉,说着祝福的话,就当提前过年了。
那年代,一家人半个猪头就过了一个快乐而幸福的年。真的要感谢那头为人们做出牺牲的猪。这事已经过去四十多年了,但深深地刻在我的记忆里。

阅读次数(111) | 回复数(2)
上一篇:我的反醒书
下一篇:腊八·记忆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