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暂无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497186811@qq.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59 篇
    回复总数:1044 条
    留言总数:12 条
    日志阅读:87010 人次
    总访问数:148007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songshuming123发表的博文
收麦 [2020/7/20 6:03:40|by:songshuming123]





小小说

布谷鸟叫过没几天,田里的麦子成熟了。一场干热风刮过,金灿灿的麦穗干了尖,歪了头,肥硕的麦粒像小孩儿圆睁的眼睛,顽皮地向外张望着。麦农们知道,这时候,只要来一场大风,麦粒就会被摇落在地;若遇上几天连阴雨,麦粒就会在穗上面发芽;要是引来一场大火,那一切就完了。由此,麦农们心焦如焚,恨不得一下子把麦子收割到家,纷纷与“联合”驾驶员取得联系,谁家接着谁家,早早排上了队。

我对儿子说:“割完小根家的麦子,下一户就是咱了。天气预报说下午有雨,咱收完这块地的麦子了,还要立马到村北收那一块麦子哩。我身体不舒服,在家休息一会儿,你先到田里盯着吧。”

儿子看看天上飘来的乌云,不敢怠慢,骑上自行车向田里驶去。可是,时间不长,他又回来了,亮着嗓门说:“我到了田里,小根家割完了,我让‘联合’往咱地里开,王大庆截着就是不让走,硬让‘联合’开到他地里了。”

我暗自思量,收完我家的麦子,下一个就是你王大庆了,干嘛还要抢呢?尽管觉得王大庆这样做不妥,但我还是安抚儿子:“这么点小事,不值得着急,咱晚收割一会儿没有什么。”

“王大庆不懂事理,太自私了,我不能让他顺顺当当把麦子收了!”

“你胡说什么?”看儿子怒气未消,我给他讲起一件事:

“实行了土地承包责任制,咱家承包了好几块地,每年到了麦收时节,为了抢收,总是顾了这块,顾不了那块,忙得晕头转向。那一年,你年迈的爷爷生病出不了门,你小,不中用,我和你娘用脱粒机打完村南4亩地的麦子,看天气好,摊开后,就到村北抢收另一块地的麦子。我们把那一亩多麦子拉到场里,摇开机器,开始脱粒。脱粒机是借来的,主家还等着用,我和你娘一分一秒不敢耽搁,我往脱粒机里入麦子,你娘挑麦秸、倒麦粒,累得腰酸胳膊疼,都不肯停下来喘口气。耳朵里除了嗡嗡的脱粒机声和哒哒的机器声,其它什么声音也听不见,我们说话全靠打手势。不知什么时候,天色暗了下来,还下起了雨,水珠从头上往下流,我们以为是汗水,当得知下起雨时,干得更猛了,只有一个念头:赶紧脱完,不然雨下大了就难脱粒了。干着干着,机器上的带子突然滑落下来,脱粒机立刻停止飞转,静下来后,我们才听到唰唰的雨声。这时候,我忽然想起村南场里晒着的麦子,疯了般地向那里跑去……

“我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场里一看,顿时愣住了——麦子攒成了堆,上面还苫了塑料布。谁干的?我正想弄个明白,抬头看见一个光着膀子、穿着短裤的年轻男子,浑身上下淋得像只落汤鸡,顺着泥泞小路走来,近了,我才看清是王大庆。

“王大庆是个急性子直爽人,见我就说:‘从你麦场边路过,见麦子还摊着,知道你们忙得顾不上这边的事,天要下雨了,不攒的话,一准就湿完了,我不忍心走开不管,过去帮了一下忙。’后来我才知道,王大庆把本来要去苫自家场里麦子的塑料布苫在了咱家的麦堆上,而他的麦子没来得及攒好,就下起了雨,上面只苫了些麦糠。我感动得差点落下泪来,对你娘说:‘王大庆这个人心眼真好,舍己为咱,咱一辈子可不能忘了他呀’……”

我的动情讲述,想不到儿子听了却说:“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记着他呀。”

儿子的话,使我遗憾,但我知道儿子固执、任性,还是耐着性子对他说:“人家对咱好,咱要永远记着,不能以为时间久了就把人家忘了,这叫忘本!这人哪,谁都有把事做错的时候,那是难免的,我们应该原谅他。 我们做人要善良,心胸要大度,学会忍让,学会宽容,如果耿耿于怀或针锋相对,那还有什么乡情?还有什么友情?……”

儿子没有再说什么,看我一眼,低下了头。

我们来到田里,王大庆的麦子已经收割完了。他看见我们父子,不好意思地转过身子,默默地装起麦袋。我看天色不好,朝儿子挥一下手说:“快!咱帮大庆一把忙。”

忽然,一道闪光从头顶划过,紧接着,啪,啪,大雨点急速地掉了下来……

     

阅读次数(8828) | 回复数(1)
上一篇:一畦山药
下一篇:没有了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