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暂无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497186811@qq.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55 篇
    回复总数:1029 条
    留言总数:12 条
    日志阅读:72768 人次
    总访问数:120954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songshuming123发表的博文
我的当兵之梦[2019/8/25 19:25:50|by:songshuming123]

    上小学时,每年到了冬季,老师都要带领全校学生排队到大街上喊征兵口号:“适龄青年同志们,我们要响应祖国的召唤,积极报名参军!”“一人当兵,全家光荣!”……

    记得有一天喊口号结束,在回家的路上,看见一位高个子军人迎面走来,他身穿绿军装,头戴绿军帽,帽子上的红五星闪闪发光,脖领上的红领章更是引人注目,大人们说他是来我村领兵的。看他英姿飒爽,就跟电影里勇敢杀敌、不怕流血牺牲的我军战士那样威武,我就在他身后跟着看,一直跟到了大队部。没过几天,村里就有4名青年应征入伍。那天,村里为他们举行了隆重的欢送仪式,4人胸前戴着光荣花,兴高采烈地告别乡亲们,告别生养他们的故土,坐上了给骡子扎了大红花的农用大车,自豪地出了村儿。想到他们就要走向绿色军营,走向保卫祖国的神圣岗位,我非常羡慕。

    我想当兵,还受到另一件事情的影响。1966年春天,我们这里发生了罕见的大地震,房倒屋塌,受灾严重,党中央极为关心我们灾区人民,派解放军来到我村救灾。他们拆危房,搭窝棚,疏通道路,哪里危险,解放军就冲向哪里。他们个个生龙活虎,把自己的安危置之度外。看到这些,我非常敬佩他们,当兵的愿望更加强烈起来。

    解放军完成了救灾抢险任务,要离开村子的那天早上,父亲把一名解放军领到我家吃饭,我坐在他的对面,边吃边瞅他头上的军帽,那位解放军发现后问我:“你看我的帽子干啥?”

    我毫不客气地说:“我想戴戴您的帽子。”

   “行啊。”那位解放军立刻摘下帽子递给我,  我把帽子戴在头上,嘿!心里那个美呀!觉得自己也是一个兵了。

    那位解放军问我:“你想当兵呀?”

    我大胆地回答:“是啊。您走时带上我吧,我当一个小兵。”

    那位解放军笑了,亲切地安慰我:“你现在还小,长大了再去当兵吧。”

    吃过饭后,那位解放军给我家挑水、扫院子,还干了杂活;给我爹娘说话,总是大伯大娘地叫着。爹高兴得对娘说:“看这位解放军多好,就跟当年的八路军对咱老百姓一样好。”我听了心里说:“长大了,我一定也要当一名这样的解放军战士,哪里需要我就到哪里去。”

    转眼我19岁。那年冬天(1972年)征兵工作开始,我豪情满怀地第一个找大队干部报了名。大队干部经过研究,批准了我参军的请求。体检前的那天晚上,我激动得一夜没合眼,天不明就起了床。可是,上厕所时,我意外地发现圈里的那头大猪死了,母亲心疼得心都碎了。她擦擦眼泪对我说:“你别去验兵了。”

    我不解地问:“怎么了?”

   “今天咱时气这么赖,一大早就死了猪,想着你去了也验不上。”

    听的出,母亲说“时气赖”,“验不上”,不过是个借口罢了。我理解母亲,母亲就我这么一个儿子,从小宠爱我,拿我当宝贝,现在我要动真格了,说不定不久就要离开她,到遥远的地方去,她是舍不得了;再就是,那时国际形势严峻,苏联在中苏、中蒙边界陈兵百万,全国人民同仇敌忾,积极备战,大战一触即发。在这种多变的形势下,母亲改变主意,我是理解的。不过,当兵是我最大的愿望,也是我一辈子的光荣,更是祖祖辈辈的荣耀,盼了几年当兵的我,今年好不容易被批准去体检,怎舍得不去呢?给母亲解释:“娘,这是大队已经定了的事,现在咱变卦,怎么行呢?”

    父亲披衣从屋里出来对母亲说:“儿子说得对,让他去吧。”

    母亲没再说什么。吃过饭,母亲把我送到大街上,看我与其他几个年轻人坐上牛车出了村口, 才转身回家。

    一到体检点,我心跳就加快,生怕某项有问题。还好,视力,嗅觉,身高等项顺利过关。我正得意,只见体检师测完我血压在表上填写:90——145。我心里一震:我血压高呀?眼前顿时一片昏暗。我知道一项有问题,就意味着什么。走出体检室,看到一个个体检合格者脸上挂着笑容,我心里五味陈杂。我想:我年纪轻轻的,身体棒棒的,血压怎么会高呢?一定是体检师没有给我测准确,我得让他再给我测一次。又一想:万一真高的话,那得想办法让血压降下来。有人说:“醋能降血压。”我正要去找醋,又有人说:“血压高是因为血热,喝点凉水血压就降下来了。”我没多想,拧开院子里的自来水龙头“咕咚咕咚”喝了个饱,并且洗了脸,还洗了测血压的胳膊,整个身上凉冰冰的,觉得这下立竿见影血压会降到正常标准。我很自信地跑回去让那位体检师为我测血压。可我想得太美了,那位体检师一个接一个给人测着血压,根本腾不出片刻时间。看此情景,我就等在门外。中午的时候,没有谁来测血压了,我就跟体检师说明情况,要求再测一次血压。体检师说“上边有规定,测过血压的就不允许再测了,咱还是照章办事吧。”我毫不放过,好话说尽,但还是无济于事。最终,我只得哀叹着离开那里。

    回家的路上,有同伴看我闷闷不乐,安慰道:“你血压高,一定是你过于激动造成的。不过,你其他各项检查合格,血压是小问题,不一定验不上,你就耐心等通知吧。”

    我也是这么想的。那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梦见自己穿着崭新的军装,胸前戴着一朵大红花,和乡亲们话别后,欣然坐上了送行我的马车,赶车的长鞭一甩,喊声“嘚——驾——”大红马头一昂,蹬开四蹄,迎着朝阳,顺着公路,疾步而去……“叮当叮当”,马脖子上的铃铛那么清脆,那么悦耳,像动听的音乐,像激奋的鼓锣,我心潮澎湃,唱着《革命军人个个要牢记》的歌曲,走进了朝思暮想的军营……醒来后,我知道是个梦,但还是无比高兴。都说“梦想成真”,觉得这个好梦一定会降落到我头上,让我穿上军装,手握钢枪,奔向诸岛,奔向万里海疆,奔向边陲,奔向厮杀的战场……

    不久,批准入伍的名单下来了,可惜上面没有我的名子。我哭了,哭的一天没吃饭,哭的一夜没合眼。 痛定思痛,我含泪劝告自己:今年不行,还有明年、后年呢。遗憾的是,后来的几年里,年年征兵我都找大队干部报名并软缠硬磨,却都没让我再去体检。无奈,我只能仰天长叹……

    虽然我没好梦成真让全家光荣,但并没失去对当兵的感情。有当兵的人从我身边走过,我总是回头目送他们老远老远;村里当兵的回来探家,我总是与他们坐在一起,分享他们的幸福;在电视里看到解放军战士,雄赳赳气昂昂地列队在天安门广场接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阅,更是感到他们无比的荣光。我对自己说:既然没能穿上军装走进军营,那就在家当一名好民兵吧,民兵也是兵啊。从此,我积极参加村里民兵的组织活动,用铁的纪律严格约束自己,一切行动听指挥。每天在晨光熹微的早上,激情澎湃地唱着《我是一个兵》的歌子,与其他民兵们一起到空旷的野外路上,铿锵有力地喊着“一二一”的号子跑步。还有,打靶训练、站岗放哨、填沟造林……无不留下了我的身影。当我被评为“五好民兵”,在激昂的乐曲声中,健步登上大会领奖台,在那一双双羡慕我的眼神中和雷鸣般的掌声中,双手捧起金灿灿的大奖状时,我激动得热泪盈眶。此刻,我感到自己就是一个兵,虽然没穿上戎装,但依然是那么的荣幸和自豪。

                                       赵县北冯村宋书明                                 2019.8.11

阅读次数(507) | 回复数(5)
上一篇:父亲的心愿
下一篇:煎饼里的母爱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