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暂无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497186811@qq.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55 篇
    回复总数:1030 条
    留言总数:12 条
    日志阅读:72834 人次
    总访问数:121115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songshuming123发表的博文
父亲的心愿[2019/7/15 16:08:34|by:songshuming123]
父亲是1991年冬天去世的,尤其在他去世前的那几年里,他常常叨念:“咱家什么时候才能弄到一块房基地盖上房啊。”
那时,我家住着四间表砖房,是1979年春天翻盖的。记得当年盖好房后,父亲说:“以后我再不用操心盖房了,这房子住上百八十年准没问题。”过了几年,父亲却改变了想法:“咱祖孙三代人住着四间房,眼下两个孙子那么高了,房子不够占,再有一块房基地就好了。”
父亲的心愿,让我回想到盖房前家里的状况。那时我家也是四间房,没有连在一起,东南角两间南屋,西北角两间北屋,院子东高西低,很不像样子。我结婚后,父亲对母亲说:“将来他们领上三四个孩子,年年要超支(正是生产队时期),能吃到嘴里饭就不错了,哪有力量盖房啊,趁现在咱还不老,紧着把房给他们翻盖了吧。”母亲说:“我也这么想。”勤俭持家的二老拿出多年积攒下来的几百元钱,按着村里建房规划线,把房子给我们盖了起来。可是,刚住上几年,父亲又担心起将来孙子的住房了,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几乎每年大队都要对缺房户发放一次房基地。那时父亲多次找大队干部申请,都成为泡影。父亲急得直发牢骚……
我安慰父亲:“咱是实实在在的缺房户,村里早晚会给咱房基地的。
父亲接过来说:“盖房可不是件小事,会花去很多钱的,咱小家小户,底子薄,哪能到时一下子拿出那么多钱?咱要早做准备,有了一点钱,就买成盖房材料,零碎积攒,省得到时遭难。停了一下,又说:“虽然我已快80的人了,还能给你们张罗,要是两眼一合,谁来给你们操心啊。”
为了让父亲在有生之年看到新房,我支出存在银行里的钱,买了一万多块砖,还到邻村买来几棵柳树,和父亲拉锯解成椽子,存放起来,又备下了一坑白灰,单等着村里给我家房基地。可是,等了一年又一年,大队一点动静也没有,眼看我的两个儿子像小树一样摇摇晃晃往高处长,父亲更加沉不住气了,夜里常常失眠,有时还说关于房子的梦话。可就在这当口,生产队解散了,土地承包给了农户,村子周边没了闲散地块,放房基地的事就没那一说了。
面对现实,望眼欲穿的父亲有苦难言,神情沮丧,整天唉声叹气。不久,心脏病又犯了,扎针、输液都不见好转,病情一天比一天严重。就在他去世前几天的一个早上,他把我叫到身边,上气不接下气(因患肺气肿,严重时喘不上气)地说:“我……我本想有了房基地,把房子好好盖起来,可……可就是没那个时期啊 。没了我,碰了机会,你……你一定要弄块地方,把房子盖起来,算是,给……给我争了一口气,我在地下也就瞑目了。”父亲眼圈红了,随机掉下几颗眼泪。
1991年农历十一月二十一日,吃了一辈子苦的父亲,在那个雪花飘飞、寒冷刺骨的晚上,带着对房子的念想,不情愿地离开了世界。
可就在他去世的第二年冬天,一个喜讯从天而降:村里要建小学教学楼,大队为了筹措资金,要处理几处闲置地方。我高兴得直想跳起来,立刻参与其中。投标的方法是暗争价,谁出钱多了,那地方就是谁的了。尽管我手头紧,但还是铆足劲儿,以8600元的高价争到了5间房基地。有人说我买的贵,我说:“起初,我还想出9600元哩。”我付了钱,拿着收据走出大队办公室时,不由想起了一直在牵挂房子的父亲,眼睛一热,泪水一下子涌出眼帘,直想大声喊;“爹,咱买上房基地啦!”
经过几年的准备,1997年春天,在亲戚和乡亲们的大力帮助下,我把房子盖了起来。那样式比父亲当年想要的房子高档多了,从跟前路过的人,都不由朝房子看一眼,并向我伸出拇指。
不久,我们一家人搬进了新屋。我安闲而舒适地坐在沙发上,看着雪白的墙壁和宽大的玻璃窗,油然想起父亲临终前嘱咐我的那番话,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拿笔在纸上写到:

父亲,您最大的心愿就是在有生之年看到家里盖上一座漂亮的房子,但由于种种原因,最终还是给您留下了遗憾。在您离世的第二年,咱家终于买到一处不错的庄基地,不久便盖起了五间宽敞、明亮的砖房。屋内不仅换上了新式高档家具,还摆上了电脑、冰箱、空调等电器。我是多么想让您来家看看呀!我几回梦中看到您迈着坚毅的步子,出现在房前面带微笑时,激动得热泪滚滚。敬爱的父亲,您听了这一喜讯,在九泉之下一定会含笑瞑目了吧。

父亲忌日那天,我在他的坟前将那张文字和冥币一同点燃。随着烟灰袅袅升起,我依稀看见年迈的父亲向我缓缓走来,捧起那张纸一字一句地读完后,脸上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时过境迁,现在我家的状况与那时相比又发生了巨变,我还要告诉父亲:老宅的房子又重新翻盖,儿子和女儿都有了固定的工作,他们买了汽车,还在城里买了楼房,我已退休,每月都能领到几千元的养老金,不缺钱花,不缺房住,生活过的比蜜甜,真是芝麻开花节节高啊!
敬爱的父亲,我们的生活会越来越幸福,您永远安息吧。
阅读次数(415) | 回复数(1)
上一篇:婚事,缘于那条路
下一篇:煎饼里的母爱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