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暂无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497186811@qq.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46 篇
    回复总数:998 条
    留言总数:11 条
    日志阅读:60169 人次
    总访问数:90745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songshuming123发表的博文
当年看场焖山药[2018/7/10 6:49:56|by:songshuming123]

        当年看场焖山药

    在生产队时期,队里每年都插十多亩山药。到了成熟时节,社员们天天到田里刨山药,有时刨下的山药没有全分完,剩下的就运到场里,晚上队长派专人看管。那天收工后,天快黑了,队长让我和狗三留下来先看会儿山药,说吃过晚饭后让大人来替换我们,我爽快答应。

    那时,常有年轻人偷偷在田里焖山药,我曾参与过几次。焖出的山药软软的,又甜又面,确实很好吃,一想起它,肚子就咕咕叫。等干活的人都走了,我便和伙伴狗三张罗起焖山药的事。说干就干,我们找一个隐蔽的地方,先在地上挖一个比粪筐头小一点的坑,为的是里面盛上柴灰和山药。我们分工,狗三拣山药,我垒窑。我找来干坷垃,一块一块围着坑边往上垒,留出火门,大块坷垃坐底,为的是稳当,不易倒塌,半大坷垃垒在中层,小坷垃垒在上层,好被烧红烧透。一边垒一边缩口,垒到一尺多高时,就封住顶口,再将小坷垃放进四面的空隙里。窑垒好了,下一步就是找柴火。黄豆秸是最好的燃料,它既耐燃又有底火,我们的秋场里就有豆秸,我过去抱来一些,找个烧火棍,点燃烧起窑来。旺旺的大火燃烧着每一块坷垃,从四面的缝隙里呼呼往外冒,我不时地往里送着豆秸,噼噼啪啪,不绝于耳。响声回荡在空旷的原野,火光照亮了周围的大地,惊飞了附近栖息下来的野鸟。火越烧越旺,很快将上面的小坷垃烧红,不一会儿,底部的大坷垃渐渐也被烧红,远远望去,像一盏红红的大灯笼,非常壮观。这时候,我停止烧火,把伙伴拣来的那些不粗不细、光滑直溜的山药,一块一块码进去,然后把坷垃窑先从上面弄塌,让红红的小坷垃均匀地散落在山药上,再把周围的大坷垃盖在上面,紧接着,用木棍把大坷垃全部砸碎;防止热量迅速散去,我们往上面蒙一层湿土,封严、踩实,大功告成。里面的山药一时半会儿不会熟透,我们只得擦擦头上的汗,带着胜利的喜悦回到场里。

    因惦记焖熟的山药,第二天一早,我和狗三匆匆赶到那里,清除上面的厚土,用棍子从火门处小心翼翼、一块一块往外扒拉山药。这时的山药熟透了,灰火全灭了,坷垃不烫手了,但还冒着热气,手一捏,软软的,揭去外皮,露出黄黄的瓤,香味扑鼻,非常诱人。我们蹲在那里,迫不及待地大口大口吃起来。那味道,那口感,比饭里煮的、锅里馏的、火里烧的山药好吃多啦!我们吃了一块又一块,吃饱了还想吃。吃着吃着,不由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忍不住齐笑了,笑对方嘴上的黑圈,笑对方一声声的饱嗝,笑对方隆起的肚皮。笑声伴着浓浓的山药香随风向远处飘去……

    后来,生产队解散了,土地承包到了农户,农户以种粮食为主,很少有人插山药,这样,谁还会去焖山药呢?近日,和几位“老社员”坐到一块儿,提起当年焖山药,他们脸上立刻绽出幸福的微笑,言语中,不仅流露着对焖山药的兴趣,而且还特别渴望再次吃到那样的山药。

    恰好,今年我在村南那块儿瓦刀把地里插了两个畦山药,长势喜人,棵棵根部鼓胀老高,横七竖八的裂纹里,裸露出一块块红红的山药,样子俨然要急于看到外面多彩的世界。我做出决定:刨下山药后,就地焖上一窑,叫来狗三、英科、俊起、同华等几个“老社员”,和当年一样,围坐在一起,美美地解上一顿馋,让我们重新找回那已经失去了40多年的味道和欢乐。

               石家庄市赵县北冯村:宋书                           

阅读次数(228) | 回复数(5)
上一篇:门前那片扫帚苗
下一篇:那只受伤的麻雀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