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秋阳,本名:杨友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wnjyangyou@yeah.net
  • 个人签名: 本博客文章均为本人原创,如欲转载、改编请与本人联系,否则视为侵权。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64 篇
    回复总数:1189 条
    留言总数:49 条
    日志阅读:99283 人次
    总访问数:2517594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hbyy-2012发表的博文
历险“千里洞”(游记)[2018/8/13 15:39:07|by:hbyy-2012]

         历险“千里洞”

                        (游记)

                       杨友



    在大学读书时年轻好盛,同学们在一起闲聊总喜欢“吹牛”,特别是喜欢炫耀自己的家乡。其实我的故乡是冀东贫困山区,本没啥可“吹”的资本,不过呢,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我的故乡虽然落后,但我之有毕竟远胜他人之无吧?别的不说,故乡山沟里那个大洞就足够神奇的!因其大而深,人称“千里大洞”!千里肯定是没有,百里也不可能,反正是深,五六里七八里深就不得了啦!其实我也没进去过,但我把大洞“吹”得天花乱坠玄而又玄,同学们听了个个唏嘘不已!令我想不到的是放暑假时几位要好的同学非要我领他们到“千里大洞”一游!班长周东风和王铮、王铮的女朋友方舒说他们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本来我那番吹牛是想在同学们面满足一下自己那点儿可怜的虚荣心,没承想三位同学却跟我“叫真儿”要付诸行动!没办法,只好带着三位同学一起来到大山里的家乡。

    父母见儿子带着几位同学们来逛大洞,表面上热情欢迎,内心里却暗暗埋怨几子,那大洞除了可怕还有什么可玩儿的?连当地人都不敢贸然前去,几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城里娃儿,出了事儿怎么好?父母非常担忧。不过,担忧归担忧还是不能让儿子的好朋友们冷了心,于是,便细心地帮同学们做了准备。

    第二天,我们早早地起了床,把充足电的手电筒和几包蜡装进背囊,并带足食品和饮水摩拳擦掌地出发了。临出门时,父母又对几个小青年嘱咐了一番。母亲又拿出我妹妹的一件毛背心递给方舒说:“姑娘,把这个带上吧。别看现在正是炎热的伏天,听人说大洞里特别凉,在里边时间久了就会发冷,带着吧,会用得上的。”

    早上6点30分四个人来到老鷹山中的大洞前。大洞在一处山崖下,洞口高丈余,宽约六尺,上方岩石如犬齿状,整个洞口颇像张大的老虎嘴,使人顿生几分悚然。我们坐在洞外休息了近半个小时,7点整我率领三个同学兴高采烈地走进洞口。

    洞内果然奇妙无穷,有的地方又高又宽,像一个大厅。有的地方又矮又窄须要躬着身子才能前进,而且拐弯儿处甚多,还不时出现岔洞口,真是百转千回,神秘莫测。漆黑的大洞里手电光像萤火虫似的,视线很弱,后边的人牵着前边人的衣襟小心翼翼地紧跟,每前进一步都需要格外小心。每过一个拐弯处或走进一个分岔洞口,我便用白色粉笔在左边的石壁上画一个“箭头”,指示来时的方向。拐弯和岔洞口越来越多,记不清拐过多少弯儿、走进多少个新的岔洞口。我看看石英日历手表,已是下午3点,就是说我们在洞中已经走了整整8个小时。按照原订讨划在下午4点以前出洞,可是,大洞依然那么无穷无尽,好像永远走不到尽头似的,里面到底还有什么精彩的去处不得而知。看来要对大洞穷其究竟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容易,这未免感到遗憾。但是每个人都感到周身疲劳,两条腿像灌了铅似的沉重,再往深处走都有些打憷,于是四个人一致同意立即回返。在回返前,周东风拿出粉笔在洞壁上工工整整地写下了一行字:“X年X月X日中州大学中文系周东风、刘进新(我)、王铮、方舒到此一游”,作为游历魔洞的纪念。

    返程似乎比前进更艰难,行走的速度越来越缓慢。更让我们意想不到的是,按照进洞时在每个岔洞口用粉笔画的“箭头”指示的方向,不但没有找到出洞口而且几次又回到“留字”的地方!后来,我们惊讶地发现,每个岔洞口的左右两边石壁上都分别画着指示相反方向的“箭头”……惊诧不已的我心里有些紧张了,真真是个“魔洞”!在入洞后的行进中明明只在岔洞口左边的石壁上画了倒退方向的“箭头”,现在为什么左右两边都画着“箭头”呢?这样一来就无法分辨哪个“箭头”是指示奔出洞口的了!现在,我才明白了,原来正是这些“箭头”给我们摆下了一个个“迷魂阵”,让我们在迷宫里反反复复地绕圈子!这样绕来绕去恐怕是难以走出魔洞了……我又看看腕上的日历手表,从日历手表上显示的时间看,我们在洞内已经盘桓了整整三个昼夜!魔洞如此诡异,大家都有些不知所措了。四个人急得团团转,又一筹莫展。我心想,现在必须冷静,不能再糊里糊涂往前走了,在难辨方向的情况下每走一步都会增加一分危险,甚至有可能发生意外……面对跳跳闪闪的烛光,一颗颗心骤然紧缩,神色惶然。阴森森的大洞里,冷气嗖嗖,三个男同学已经瑟瑟发抖,只有方舒独享那件毛背心的温暖。食物和饮水已所剩无几,手电和蜡烛也将耗尽,生命面临着严重的威胁。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彼此的脸上都写满了“绝望”……我本来是大伙的主心骨,此时此刻我的心里比谁都沉重,造成这样的后果,完全应归咎于自己那个“精彩”的“吹牛”。我非常后悔,当初实在不该把魔洞当作一种骄傲在同学们面前炫耀,同学们年轻的生命就要这样被我葬送了……

    我正在胡思乱想着,突然“啊”地一声惊叫把我吓了一跳!只见方舒紧紧地抱住王铮,浑身抖作一团,口里还不住地喊叫着。我急忙走过去:“方舒,你怎么了……”方舒战战兢兢地说:“我,我头上有什么东西在爬,好吓人哪!刘哥,快,快帮我弄掉啊……”我用手电在方舒头上一照,原来是一只灰褐色的大蝙蝠!我伸手将蝙蝠捉住,大蝙蝠在我的手中张牙舞爪地挣扎着,发出“吱吱”的叫声。对于山里出生的我来说蝙蝠并不稀罕,小时候常和伙伴们在茅屋檐下捉蝙蝠,拴上一条线绳放飞。蝙蝠喜欢住在山洞石壁的缝隙里,但我没想到这“魔洞”深处还住着蝙蝠……过了好一会儿,我定定地望着手中的蝙蝠两眼突然一亮——蝙蝠的眼睛白天看不见东西,只有夜间飞出巢穴到外面去食蚊虫,这深深的魔洞中根本没有可食的东西,它必然要到外面去寻找食物,如果跟在它的后面肯定会走出魔洞!可是……一只蝙蝠从洞里往洞外飞,洞里漆黑人怎能跟得上啊?如果有一条长线绳就好了,拴在蝙蝠的爪子上,就可以让它当“向导”了!想到这儿,我不由自主地喊叫起来:“线绳,线绳!到哪儿去找线绳啊?”

    “要线绳干什么?”方舒听到我的喊叫,脱下身上的毛背心举到到我面前,“刘哥,这不是线绳吗?”

    我接过毛背心高兴得跳了起来!随后把我的想法对大伙讲了,几个同学立刻长了精神,一齐动手帮方舒拆毛背心,转眼间一件毛背心就变成了一团毛线。我看看日历手表,刚好是晚8点零5分,洞外已是黄昏时分,正是蝙蝠要出洞觅食的时候。我抓起毛线的一头小心翼翼地拴在了大蝙蝠的爪子上,然后将大蝙蝠放飞。大蝙蝠带着毛线绳飞走了,四个人轻轻地摸着线绳的方向前进,大约半个多小时便顺利走出了“魔洞”!

    我把毛线绳从蝙蝠的爪子上解了下来,将大蝙蝠放飞。同学们都把崇敬的目光投自由飞旋的大蝙蝠,每个人的心里都充满了对这位救命“恩人”的感激之情……

    大蝙蝠飞远了,我拿着系蝙蝠的毛线绳量了量,从毛线绳的长度看,其实我们已经走到离出洞口并不太远的地方。只是洞内岔洞太多,又洞洞迂回相通,使人觉得像迷幻的魔宫一样,难以辨别方向,这也许正是“魔洞”的奥秘吧……



标签:hbyy-2012     阅读次数(656) | 回复数(13)
上一篇:弦音荡谷(小说)
下一篇:没有了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