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秋阳,本名:杨友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wnjyangyou@yeah.net
  • 个人签名: 本博客文章均为本人原创,如欲转载、改编请与本人联系,否则视为侵权。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64 篇
    回复总数:1182 条
    留言总数:47 条
    日志阅读:59619 人次
    总访问数:556618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hbyy-2012发表的博文
弦音荡谷(小说)[2018/7/17 16:49:38|by:hbyy-2012]

         弦音荡谷

                      (小说)

                                                         

                        杨友



    田乐,人特聪明,善拉胡琴,尤善板胡。前些年,村里成立业余评剧团,田乐就成了剧团乐队的“一把手”。剧团里有个花旦演员叫姜小红,姑娘生得俊俏,扮相美,嗓音甜。田乐拉板胡是弦乐老大,开弓一个过门儿,清脆水灵的琴音就把台下看戏人的一双眼睛两只耳给“抓”住了!姜小红呢,迈着细碎的台步一上场仿佛从云端飘落,两条水袖更如飞天女神一般。一个拉的好,一个唱的好,两个人在台上配合黙契,声情并茂,发挥得酣畅淋漓,渐渐地两个人相爱了,后来就结了婚。

    可惜好景不长,后来,电视的迅速普及、歌舞团到处流窜,薄、透、露,架子鼓、吉他、电子琴洪水猛兽般地冲击,把传统戏剧一下挤到壕沟里去了!那些传统的老古懂不被青年人青睐,村剧团也就无声无息地解散了。

    田乐身单力薄,干庄稼活犯憷,松松垮垮,整天一副丢魂落魄的样子,两口儿日子过得清汤寡水,紧紧巴巴。姜小红又带孩子又做地里活,整天满身泥水汗水累得腰酸腿疼,免不了在田乐面前叨叨咕:“谁家男人像你?庄稼人不肯岀力气哪叫什么庄稼人?”

  田乐也不吭声,依然东倒吃猪西倒吃羊,没个庄稼汉的样子。地里活不爱干,对那把板胡却爱不释手,拿起板胡就精神抖擞,拉个没完没了。白天拉晚上拉,在家里拉烦人就到村外小树林里、小河旁拉,晩上一拉就是大半夜。特别是到了寒冷的冬季,他在村外拉了大半宿,两只手冻得像冰棍棍,深夜回家来脱了衣服就往姜小红的热被窝里钻。姜小红被冰得浑身打激凌,姜小红躲没处躲藏没处藏,想发火吧又怕外人听见嗤笑,摊上这么个男人也只好逆来顺受,如此这般。  

  这年的春节前,姜小红去镇上赶集顺便买了一本新《农家历》,回到家里随便翻开一看,发现封二上印着一幅画——《春牛图》,一个男孩子骑在牛背上吹笛子。姜小红看着看着就卟哧乐了,转过脸却故意噘着嘴对田乐说:“你看看,全村谁家像咱们?搞种植的、养殖的、进城搞个体经营的、出外打工的,人人都往发家致富上奔,有的盖上了小洋楼,有的买大汽车,你就不想干点儿啥?”

    田乐皱皱眉头说:“你看我这副身子骨儿,瘦猴儿一个,能干啥?”

    “我也不是说让你去搬山填海,跨马抡刀。”姜小红说,“我是说你也应该长点儿志气,大老爷儿们总不能让老婆养活吧?”

    田乐一听就把脑袋耷拉下来了。

    姜小红接着说:“我倒有个主意,现在牛挺值钱的,要是养几头牛一年下几只牛犊也是好大的收入。你身子单薄干不了重体力活儿,放几条牛总能干得来吧?”

  田乐琢磨一会儿说:“放牛这活儿不用挑不用担的,我倒是能干得来。可是,买几条牛需要好大的本钱,天上不掉,地上不长,到哪儿去找?”

  姜小红一听有门儿,就挺挺胸脯说:“只要你有决心,钱嘛,我去想办法……”  

    两口子商定了,姜小红走了几家亲戚借了些钱,又到镇上信用社贷了一部分款,买了一公一母两只成年牛,外挂两头半大母牛。田乐每天赶着四头牛上山,肩上背一只布袋,里面装着那把心爱的板胡。到了山里,把牛山坡上一撒,他就坐在树荫下的山石上可劲儿拉板胡。

    每天徜徉在大山里与牛儿们为伍,田乐恍若置身仙境,山间的鸟儿、五颜六色的各种野花、叮咚的流泉都成了他的知音。也正是这种高山放牧的生活环境使田乐的身心获得了极大的“解放”,他的板胡也获得了艺术上的高度自由,想拉什么拉什么,看见什么拉什么,想怎么拉就怎么拉,真正是出神入化超然物外了……

    时光脚步匆匆,转眼间过了一年多,那两大两小四头黄牛每天到了山上不抬头地吃着鲜嫩的青草,个个长得滚瓜溜圆。这天,田乐把牛儿们撒在山坡上,又像往常一样无拘无束地拉起了板胡。拉到忘情处,突然发现那条怀孕的大母牛卧在一块平坦的地方,“哞哞”叫。田乐收起板胡急忙走过去——原来大母牛要临产了!田乐非常高兴,可是,他见大母牛生产的阵痛却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急得干搓手头上直冒汗,不住地在大母牛身边转磨磨。发了一阵呆后,他猛伸手拿起板胡,然后便坐在大母牛面前拉起了起来!清脆的琴声时而舒緩,时而激昂,舒缓时如小溪潺潺,清风抚面;激昂时,如暴风骤雨,波涛汹涌……大母牛仿佛受到了极大的安慰与鼓舞,在欢快悠扬的板胡声中小牛犊顺利脱离母体……

    大山里的花儿、鸟儿、蜂儿、蝶儿,舞的舞,唱的唱,一片欢呼,峡鸣谷应……

    田乐站起身放声吼唱起来:

        金牛儿,金黄黄,

        牛郎哎,骑在牛背上,

        骑着金牛上天堂哎,上天堂……



标签:hbyy-2012     阅读次数(671) | 回复数(7)
上一篇:最佳选择 (原创故事)
下一篇:历险“千里洞”(游记)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