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保密
  • 性别:保密
  • 地区:保密
  • QQ号:保密
  • Email:保密
  • 个人签名: 保密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53 篇
    回复总数:134 条
    留言总数:0 条
    日志阅读:25396 人次
    总访问数:34973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hanranxiongdi发表的博文
置之死地而后生[2015/8/18 20:27:20|by:hanranxiongdi]

一,沉沦、苦痛的日子



       那一段日子里,我的心情灰暗到了极点。从未有过的苦痛每时每刻都缠绕着我。无论我走到哪里,亲友都会使尽各种办法,都无法使我快乐。在我的世界里,只有呼啸的风,冰冷的雨,阴晦的天空,欲哭无泪的面容。曾经,那些幸福、开心的日子,再也不属于我。

      同样是春天,表弟吹着欢快的口哨,表妹唱着动听的流行歌,用双手合着节拍的我,木然地看着眼前曾是多么熟悉的一切。两年前的自己,是那么的活泼,笑着闹着,唱完一首还要再来一首歌。舅舅和舅妈则是变着花样改善我们的饮食,想吃什么就有什么,只要是他们能做或能买到的。

      那一段日子里,我四处“流浪”,居无定所。从舅舅家到姨妈家,三两天的轮流小住,母亲让我去“养心”,可我的心却越养越伤。谁家都有太阳,我的心却是阳光照不到的角落。那里,阴影一片,唯有凄风苦雨。

      亲友也曾为我找工作,自己也尝试着去忘却。可是,真的无法从那片阴影里走出来。只好将自己关在屋子里写日记,写稿子。《秋夜上的眼泪》,那篇预计40万字的小说。只是小说的结尾不再那么完美——男主角背叛了爱的初衷。抛弃了结婚不到一年的妻子。那个他追了三年多才能娶到家的长发女孩。更让人唾弃的是,他早在外搞了一个声誉不洁的女人,跟她过情人节,然后远走他乡,去挣再娶的大钱。

     曾经是那么真实的拥有;可是,几乎在转眼之间,太多太多的,想再度拥有,却成为一种奢求。我的丈夫,成了别人的情人。最初的温柔体贴,与后来的粗暴冷漠,在怎么样组合,都无法在脑海里重叠。和他之间所有的美好回忆,都被降价处理。剩下的只有心碎,投寄给无人阅读的日记。

      被朋友约去泡吧,网上读书和论坛不再是唯一关注的内容。在一个网友的个人主页里,看到这样的一段话:失去的永远不会再来,剩下的只有回忆,就这样让它随风远去,只为曾经触手可及的美丽!

      是的,失去的永远不会再来;所以的美丽,都已成为过去。

      那一段日子里,我常常是思绪满怀,深夜三点多却毫无睡意。坐在桌前,桔红色的台灯下,伴着眼泪随意的区摘抄涂写一些伤感的诗文词句。如今的我,感情的大厦已变成一片废墟,唯独书库让我遮挡心里的风雨。人前的强颜欢笑,人后的苦酒满怀。我极少出门,常用电话跟亲友联系。我怕听到身后的议论和同情的叹息。

      和我同年结婚的表妹,儿子都多大了。当听到她对小孩说:“叫大姨”。我一下子惊觉自己苍老了许多!揽镜自照,23岁的我,没有一丝青春的朝气,脸上写满了沧桑的痕迹。

      过去,对于那些痴心的女孩,不论是生活中的还是影视剧中的,我都不去深思的评价“这个女孩真傻!世界上就他一个男人了!说不定换一个比他还要好!何必受他那份气!”痴心那个负心汉的伤心结局,向来是千篇一律。怎么也不会想到,悲剧的女主角有一天会是自己。过去看到电视剧中的人物,因气急而吐血的情节,不相信那是真的。可是,当我听到那个在心里存储了很久而不愿相信的猜疑被证实后,那个夜里,一股腥味涌上来,从口中吐出一片殷红,随之而来的还有咸咸的感觉。

      心,已不在体内,我成了一具活尸,没了思想,不敢再去奢望。         



                       二、初出家门时的无助



     

      在这个春天快要过完时,春姑娘越走越远时,我捡到了她洒落在地上的一朵春花。是的,我看到了希望。在接到那个电话之前,和所有空虚的日子一样平淡无奇。那天,我刚从姨妈家“养心”回来,如果电话早来一小时,我还在路上。从踏进村庄的第一步,失意便写在了我的脸上。

      那是个让我去上班的电话,让我欣喜的不是自己有了工作,而是在那个玻璃厂里,除了有很多的同村之外,更重要的是,丈夫的几个邻居和那个第三者的姐姐,堂兄妹也在那里。而我,是无依无靠,没有任何关系的,我真的要靠自己的能力了。

       第二天早上,我起的很早。一路上逆风而行。可是,心情却格外的好。从踏进工厂大门的第一步,我就对自己说:一定要好好干,在这里重新开始。市的,婚姻的失败,并不意味着我干所有的事情都失败。尤其是在这样的环境里,更能激起我的斗志,为自己争口气。

      我进车间后,第一眼便看到了昔日很熟悉,而现在已不再是亲近的人,心里有些胆怯。可是,第三者的堂妹笑盈盈的拉着我的手,将我领到女职工的宿舍,把我手中的行李包放在床上说“咱村的女工都在这个宿舍住,这是我的床”她的言行让我感到一丝温暖。

      吃晚饭的时候,我会宿舍,拿饭盒打热水。屋里的男女中,只有一个我认识,她的姐姐。当我端着饭盒回来想要泡方便面时,却怎么也推不开门。里面传来她们的说笑声。门外的我,满脸的无助,迷茫。我确定自己没有走错宿舍,可就是推不开门。

      饭盒里的水,一如我的心情。由早上进厂时的热情高涨慢慢变为冰凉。我将饭盒放在窗台上,双手扶着生锈的栏杆,抬头望着黑色的苍穹,在进厂的第一天,便流下了委屈的眼泪。想到以后的日子,真的有些胆颤心惊!回想起自己22年来走过的每一步路,都有亲友的呵护陪伴左右,他们是我坚实的后盾。无论我闯了什么祸,都有人帮我收拾烂摊子。可是在这里呢?我又能依靠谁呢?在一个关心、扶持而少排挤、敌视多的环境里,我该怎么样才能生存下去?我觉得自己像一个柔弱的蜗牛,背着自己早已残缺而没有完全破碎的脆壳,小心翼翼地行走在坎坷,陌生的碎石路上。

       宿舍的门开了,我看了看腕上的手表,半个小时过去了。进门后,我的行李包被扔在墙角下,她躺在那张床的被子上,有的男工业躺在被子上,摆弄着随身听。我没有说话,静静地走到墙角下,拾起行李包,汤匙找不到了,只好向屋里的一个女工借,可她冷冷的说汤匙是董某的。没办法,不得不等到另一位女工吃完饭,借了汤匙,重新泡面,端到车间去吃。

      规定的吃饭时间是半个小时,可我用了40分钟也没有吃完饭。当抬板的男工看到我端着饭盒,便开玩笑“第一天来上班,是不是迷路了这么久也没有吃完饭?”而借我汤匙的女工问我“董某是不是跟你同村吗?你们之间是不是有过节?”我问他谁锁的门?“是她”她不叫你在那个宿舍。“又是谁给我开的门”“不是给你开门,是以为你走了才开的门?”我的眼泪再次流下来,想对她大声说“我没有惹过她,是她的妹妹抢了我的老公!是丈夫,不是未婚夫,也不是男朋友,是结了婚的丈夫”开始,我什么也没有说,眼泪淌过脸庞,很热很热,我浑身发抖地看向窗外。

       我知道,在村里,自己已被谣言传得声名狼藉了。在这里,我要重新开始,不想跟工厂里的外村工友诉说自己伤心的故事。

       我以为自己什么也不说,别人就不会知道。但是,我又想错了。



                        三、关于作女人的迷惑



         

       我是直接从家庭里走出来的孩子,一直在亲戚的门市里帮忙。这是我的第一份工作,来这里之前,无论我做什么,该怎么样做,都有人告诉我,为我安排。。但是,到了这里,我一下子傻眼了,什么都不知道,想法总是跟别人不一样。当然,这只是在男女交往上。

       玻璃厂里男工多,女工少,所以,女工就成了绿叶丛中的数朵鲜花。当一个陌生的男工叫出我的名字时,我惊异地问他是怎么知道的。“这还不简单,不论是在哪个玻璃厂,只要是来了个女工,不到两天的时间,她叫什么,是哪个村的,多达年纪,她的婚恋,就都传开了。像那些长得漂亮的或者风流一些的,传得就更快了”“我一不漂亮,二不风流。”“你的长头发是厂里独一无二的,听说你还很有文采。”“要是来了个30岁以上的妇女呢”“那就没有人打听了。”男工笑着说。

      在宿舍里,一个陌生女孩问我:“你进厂几天了?”“才三天”“是吗?我昨天就在车间里听说你了。”“听说了什么?”“听说来了个长辫女工,挺有文采,发表过小说还上过电视,还有你的婚事。”“我的婚事”“你离过婚?你多达了?”“23了,我属凤凰,落水的凤凰。”“我们车间三班的人都知道你,你很快就能在这个工厂出名。”“为什么?”“你的长头发是让人注意的焦点。”她看着我说。那天被拒之门外后,当天夜里,我就住进了这个宿舍,而她是对门宿舍的。

      听一个男工说,厂里的有些女工脸皮很厚,风流的很。“好赖闹点败兴根本不当回事!”“真是这样吗?我以后会不会变成那个样子?”“不知道,不过看上去你跟他们不一样。”我曾多次看到一些男工和女工的打闹,男的打了女的两下,女人、的再追着打男的。有的男工像掂小鸡一样掂着女工的衣服,笑着闹着,不依不饶的收场是男工掏钱买几块雪糕或别的小食品。还有的男工吸一口烟,将烟雾轻轻的喷在女工的脸上,再直直地看着她,她眼里却含着笑着。

       有一个抬板工,每次放好玻璃板后,总习惯靠上去和我说话,那样我和他的距离就很近。他对别的女工也是这样。当他放好板将头凑过来时,我总用左手档着,右手在纸上写编号,不停的工作,这让他很尴尬。他一次又一次的对我说“别误会阿,我没意思!”我也笑着说 :“别误会啊!我没有讨厌你的意思,只是不习惯而言。”后来他对我说:“我发现你跟每个男工都很少说话,还数和我说话多呢!”“是吗”我拉长了语调,他笑着说,“不过每次都是我找话给你说!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花心大萝卜一个!”“其实不是我花心,是她们追我追的太疯狂了,比我还主动呢,我怎能不动心!我就在你这里碰了钉子。”“她们都觉得你长的帅吹!”“你不觉得我帅吗?”“很帅呀!越帅的男人越花心,没钱时脸蛋又不能当饭吃!”“啊,我明白了,像你这样的人,你要找的男人,不图他的长相,只要他对你好就行,你也会专心对他,对不对?”“这样想有错吗?”“要不是比你小两岁,我准慌你!”“去你的!”我冲他大声说。

       有一次,他在楼梯口端着包子吃饭,我下楼时,他说:“吃我的包子吧”“不了,我这就去买饭。”“听说你从不吃男工的东西,怎么了?有毒吗?”“没有什么,只是不想吃。”“换上别的女工,总嫌抢到手的东西少。”还有一次,他笑着对我说:“给你看一样东西。”“什么?”我漫不经心的问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椭圆形的石头,我接过以后,看了看说:“这是块混玉。”“真识货,你怎么知道?”“我见得多了。”说完我给了他。“哎呀,这就给我了!”“你以为怎样?”“换上别的女工,我抢都抢不回了!”“我要那样,你还会让我看吗?”在后来的工作中,他对我很照顾,有时我碰着了手,他会替我向带班长要创可贴;在车间休息时,他会帮我拉一张长桌子,让我趴在灯下面抄稿,看书。当他笑着冲我挤眉弄眼时,我会十二分天真地问他:“你的眼睛怎么了?”他便识趣的停止。

        发工资的那天下午,我看到一个男工手里拿着小笔记本,很好看的样子,便说:“能让我看看吗?”他毫不犹豫的交给了我。打开后,才知道那是个笔记本式钱包,里面装了好多钱。还抄了一些通信地址和电话号码。他说:“给我留个电话吧,我给你打电话。”我笑了笑,“哎呀,这么小气”“不是小气,我怕别人误会。”“没事,这很平常嘛,”想到自己的通讯录上,除了一些亲戚的名字外,全是清一色的女性朋友。觉得好笑,便给他留了一个,却没有留他的。他接过以后,装进了衬衣口袋里。另一个女工见了,便走过去去口袋里掏那个钱包,而她笑着得以表现。蹲下身来,双手捂着,女工用手中的笤帚拍了他一下,他站起来再找一把笤帚和他对打,两个人就是这样闹了起来。安静下来以后,当我问他“为什么不让他看时,”让他看了说不定少了什么呢?“就怕我不拿,他说话时,语气那么肯定。

      有一天晚上,我和一个女工趴在车间的窗口看天上的星星。突然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那个女的是她,他们走进了那个让我伤心的宿舍,进去后门便关上了,接着灯灭了。听女工说,跟她相好的不止一个。我俩都知道他们不是单身,我说这不是偷吃吗?“你以为呢?偷吃怎么了,现在哪个不偷吃!”“我就不偷吃,”“像你这样的有几个呢?”女工看着我说。

       我看着眼前的一幕,想到他说的话:“你这个样子,出去就没人追你!”“听说外面的女孩都快成妓女、人渣了,是真的吗?”“那叫时尚,像你这样叫老土!”而女友对我说:“苑远,你不是没有吸引力,而是你将男女之间的界限划分的太清楚了不给他们接近你的机会!换句话说,你不会跟男人说笑,除了谈文学,你跟他们找不到话题。”一名男工的话让我想起来就要笑:女人不风流,男人不追求!

       这里的男工,用不同于看其他女工的眼光看我,让我迷惑的是,他们对我的那份尊重和信任,又是源于什么?



                           

       四、该告别而不是遗忘



      订婚四年的男友啊!他留给了我什么?那是一种无法重来的初恋情怀;是一段永远都不能从脑海里抹去的记忆;是心底最深最痛的黑色烙印;是生命中灿烂花季盛开时的一场暴风雨。

       现在的女孩,怎么会风流成这样?她的父母,怎么会让大女儿先于别人同居,再嫁给一个离婚的!再纵容20岁的小女儿和结过婚的男人私奔到千里之外!难道收了厚重的风险金就能保证她以后的幸福了吗?我想到厂里的男工对她姐姐的评价:‘这个女的,可风流了。谁也知道她!”而一位老工人说:“哪个男的见了这个女的,都不想走!现在这个社会,就行这号女的!”这是真的吗?

        当朋友问我,:“他们结婚那天,你会不会去闹?”“没想过。”“你不敢去闹:”“不知道。”“你真软弱。难道被他这样欺负,换上别的厉害的,他不敢,你还爱着他?“”那是我的初恋。“”你什么时候能从这样恶梦里醒过来?“”这不是梦,我们真的相爱过。你看看那婚纱相册。”“别提他了,你这个情痴,在你赌气从他家离开时,想着最有价值的,竟然是这本让你一辈子看到都伤心的破相册!曾经属于你的幸福,你的男人,现在成了别人的丈夫,为另外一个女人的幸福而奔波,想到这些,你不心痛吗?”“我该怎么办?真去跟他们闹,会让我自己掉价!我不是怕,如果不去阻拦,今年初二那天,我的十几个表哥来拜年时,就把他家给端了,可是我家没让。如果这是一场劫难,它来的早总比来的晚好些。”我沉痛的说。

       再次用他的网号上网时,因密码错误而打不开,身边的女友用她的网号查找到了那个网号。网名由“情死缘灭”改成了“孤独的等待”。个人主页上写着:天上下雨地上流,世上女孩多的是,还有比你更温柔!这些是不是真的,我不敢相信,但我确定,他不但改了网名和密码,连帮我申请的电子邮箱也一并收回。而让女友气愤的是:他给我的那个网号设置了密码保护,提得问题竟然是“我爱你”他的回答是什么,我从来没有问过,在那时,我才后悔,自己对于电脑方面的知识,真实知道的太少了,光会用五笔打字,在网上读书和聊天真是差远了,“这算个什么家伙。”女友恨恨的说。

        回到女友的家里,我赤脚抱膝坐在地毯上,长发披散开,盖住了脚背。女友拿来了两瓶饮料,告诉我,一杯是可乐,一杯是啤酒。她知道我从不喝酒。我夺过啤酒,拉开后一阵猛喝,马上就被呛的要死,喘不过气。问她:“怎么是这口味儿?”“你想呢?”女友坐下来,看着呆呆的我。“如果现在她回心转意了,想跟你重新和好,你会接纳他吗?”我摇了摇头。“如果你点头,就不是那个苛求完美爱情的你了,你的婚姻和那些网号、电子邮箱一样,都不是永远不变、十分保险的存在体!当你忽略它的存在,忘记他的重要时,便会有人来破坏本来属于你或收回那些送给你的东西,一如你没有想到第三者会来插入你的婚姻。或者,他对爱情的欺骗和背叛。”

      “为什么会是她呢?那样的一个人,他怎么会喜欢!他是知道她订婚后又搞了新欢,退婚后又落空的恋爱史的。我在他家时,他曾经告诉过我。那时,是春天我们还很好。她长的那么矮,腿短屁股大,从后面看身材是那么不协调。”“见过她吗?”“没见过,村里的人除了说她这些之外,说的最多的,是她风流出了名的。”“这就是他的本事,你输给她的地方!要想抓住男人的心,靠得不仅仅是条儿顺,盘儿靓,重要的是会上床!你明白了吗?”“难道两个人的感情,在婚后要靠床上的剧烈运动和花样来维系吗?在我心里,曾想过很多第三者的模样。她们都是一些穿着前卫,打扮时尚,出身高等,有身有脸的人,怎么会是她呢?让我输的太不甘心了,换作是我想象中的那一类,我认了。真的,我心服口服。”

       女友冷笑了一声:“你想象的那种类型,三个他加起来人家都看不上。别说远了,就连我他都玩不过!也就只有你对他倾心倾情吧!”“可是,还有她呢,,不也为他着迷吗?比我付出的代价更大,在名誉上是第三者,在婚姻上,她还没有娶过,公然和他私奔,在外面生活,有了孩子。将来他一心对她,她也值了,万一他又负了她呢?岂不比我更伤心?”“你别为人家担忧了,那种女人是不会像你这样傻呢,她才不会被情所伤呢?记住了,男人再婚时,不一定是为爱而择妻!像你们这种情况,有的是为了赌气,有的是为了将就,即使真的有情人终成眷属,也是付出了太多的代价,得不偿失,例外的是少数!这是你的初恋,才会如此刻骨铭心。以后再爱时,对爱情专一和忠诚要看遇到什么样的人?”女友说完,睁大眼睛看着我。

        我很清楚那时的心情,就好比是相中了一条鱼,付了很昂贵的价钱。当初父亲极力反对,而我竟然说出:“如果不同意这门亲事的话,我就从门口横着出去。”可是,回到家后,却又对自己的选择有诸多的不满。鱼受了很多委屈,也在叹息没有遇到好的厨师。当我费了好大的劲,终于做成了婚姻这道菜时,吃起来却远远不是自己期盼的味道。感情的饭桌上出现了僵局。这时,冷不防窜出一条狗,也许它已虎视眈眈盯了很久,叼走了我辛苦烹制的鱼。如果是一只可爱的小花狗或者威猛的大狼狗,倒也罢了。可偏偏是一只浑身杂毛,让人不屑的无名狗!我就连抢回来的念头都燃不起!一条被脏购叼走的鱼,一份被玷污了的感情,一种痛彻心肺的毁灭之后的新生。强迫自己去忘掉这段真实的经历是万万做不到的。只能在心底对自己说:“告别吧,伤心只到这里,前面会有更广阔的天空。”

        我相信,今后会有比他更优秀的男人来爱我,比他更懂我!在今后的日子里,读书,写作,会成为我生活中,工作之外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我已经蹉跎了太多的岁月、青春,再也经不起我这样任意挥霍。

       路,是一段段走的,时高时低,尽管当时的苦难有些让人承受不起,就像曲子中低回柔软的一部分,高潮时忘记了一切烦恼;难过时,仿佛这世上所有的不幸都给了自己。

       好多次,我对着镜子中的自己,满怀斗志的说:“离婚,不是我的耻辱;苦难,是化了妆的祝福。”一遍又一遍,我给自己打气!仿佛又回到了十八九岁时的青春年少。

        生活,不会抛弃热它我的人。冬日的阳光照在我曾经苍老的脸上,我的心里也充满了阳光,不再有伤,不再有泪,也不再有残缺和破碎。



                                                                                                                     

2003年11月26日深夜定稿



                                                                                                                     

2004年11月8日第二次摘抄



2015年8月18日上传于博客         

阅读次数(253) | 回复数(2)
上一篇:妈妈,请你陪陪我!
下一篇:投稿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