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潘明会
  • 性别:男
  • 地区:宁晋县东汪镇洨口村
  • QQ号:1030614844
  • Email:1030614844@qq.com
  • 个人签名: 走过春夏秋冬,处处留点雄风。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501 篇
    回复总数:8368 条
    留言总数:82 条
    日志阅读:180634 人次
    总访问数:303694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nanhaiyimin发表的博文
浅读《南都》研究员文章后[2018/10/7 16:52:43|by:nanhaiyimin]

点击查看原图

    关于“一个敢发,一个敢领”,约三分之一年以后,红尘落定——错了,应税尘埃落定——又错了——应是尘埃落定。

    但这又是否使新的“影视陈税”飘起呢?税务局是否继续以“睡着了吗?睡着了”应对呢?难说。若梦太深,连呓语都会梵化。“抽屉”还没声明下架呢。

    不过,8.84亿或以上,已足够令最广大人民张口结舌了。天文数字?别逗了,“光年”才是呢。

    不要咀讽齿怜刘姐与毛妹“小巫见大巫”,也不要憾悔错怪“容嬷嬷”。彼一时此一时。至于法律么,早已“彼此”若干年了,只是大多数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罢了。

     对于一个两位数以内加减法也稀里糊涂的她来说,在目前情形下,要求她自个儿写点儿东西,的确也太缘木求鱼了一些。现在较真(致歉信)是亲笔还是代言,着实没那个必要性。况且,长时间以来,能指使人办到或有人能代替办的事儿,有谁还徒劳自累呢?

    所以,此时讨论(致歉信),是否代表她,或者说是否代表她自己的真正、真实想法,好像也没啥实际意义。但是,别忘了,这是一个圈。而这个似乎人人皆知而又不被大多数人所知的圈,类似于天体中的黑洞。这个黑洞,包括科学家在内都知道有,而具体却难详。即是设想从中找俩“种子选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毕竟某种程度上,“成绩”都相差无几。很侥幸,我们有幸,看到了拖着病身的“崔眼”,凑巧有所发现,进而穷追不舍,并现场直播“一抽屉”资料,大有直捣黑洞末端的气概和决心。

    没办法。谁让她“从小喜欢艺术,又赶上影视业蓬勃发展的好时机”呢?所以,把刚刚普及到通俗易懂的“阴阳”八卦,说成超凡脱俗的“拆分”雅称,也就顺理成章、不足为奇了。更何况,“阴阳”这类令人浑身顿生鸡皮疙瘩的瘆嚓嚓半丰都词,其恐怖程度,已涉嫌至少儿不宜了。故以歌词解之:做就做了吧,拆分就拆分了吧。

    这不,南都都已憋不住了么?8.84亿元缩称为“8亿余元”,其“余”味儿,已足够悠长。倘若是建“8.84亿“希望小学,悲观估计,至少会称“近9亿”吧?

    这就不难理解17-8=5”了(她曾在一档电视节目中展示过算式题版)。也从另一方面证明,她非是足斤足两的明知故犯,而她任课算术教师中,或许有位十分称职的舞蹈老师。如果为她辩护的话,或许这才是真正宽严相济的、最佳从轻发落的服人理由,而不是因生硬怪癖的“初次犯案”,趁常人蒙圈中才被免追刑责。

点击查看原图

   平民百姓,通常无几有事没事去钻研法律,”算上轿算扎耳朵眼“就不错了。普及法律知识,也不是要求大家都成为律师,而是使大家最大限度知法、最小程度犯法。

    为了“保护经济运行,保护就业“,不使整个经济活动断裂,照顾最底层”无数的群众演员“及其最下游的“爆米花”,体现“法律规定的初衷”,不使“逃税的主体”和“经济运行的重要环节”受损,便有了这个恰如其分的宽严相济处理。倘若处理重了,对导演、摄影、编剧这些光鲜族倒没什么,真正危及的,是“那些群众演员”。——这便是南都文章的中心思想。

    还别说,咋一看,挺高、挺大、挺上的。顺藤摸瓜,这就轻而易举找到了近年媒面上所称另一个圈屡屡“带病提拔”的根了。

    然而,更动人、更耐听的,还在“路”上。

    若“政府收不到税,无法提供公共服务。社会处于无政府状态”。税率达到顶点并继续上升,“过高的税率就会抑制劳动、投资、储蓄等生产性活动的积极性”,政府税收反而下降,甚至”无税可收“。无疑,这是在说:不仅“有钱能使磨推鬼,没钱有驴不拉磨”,而一旦“国库空虚”,还可能惹出大乱子来。——这便是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所研究员最后的坚陈强述,并画龙点睛般,道白了“微处免牢”之理由。

   乘人之危、落井下石,固然非君子所为,但“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毕竟是一个更为自然的法则。社会需要法律和法律约束,人们也需切实遵规守法。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这里的“方圆”,最起码不是唯“圈”,至少还有一半“方”呢。否则,那才是真的无政府状态与作乱节奏。

    通篇读后,似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说一句“雅过敏”的话吧:墙旮旯里蹭腚——这都哪儿挨哪儿呀?

    现代魔术中,“煮熟的鸭子飞了”那都不叫绝活儿。就是煮熟了的鸡蛋掏出黄儿,然后孵出小鸡来,也已算不上压轴大戏了。

    既然“双敢”是因“群众”举报,而又牵扯到一整“圈”几乎常年“大欺诈”,那说明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而群众的眼光依然是雪亮的。

    还记得“罗锅宰相”的主题曲么?——

      “天地之间有杆秤,那秤砣就是老百姓。······”

    一个封建时代的“残联主席”,怎比得现在一群“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公仆啊?请相信党和政府吧。

标签:nanhaiyimin     阅读次数(187) | 回复数(6)
上一篇:五律 洋姜(新韵)
下一篇:冬天傍晚里的飘雨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