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刘义侠
  • 性别:暂无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liuyixia88@126.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31 篇
    回复总数:130 条
    留言总数:2 条
    日志阅读:12779 人次
    总访问数:27898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liuyixia发表的博文
最珍贵的纪念 ,最可爱的人[2015/8/10 17:51:17|by:liuyixia]



最珍贵的纪念,最可爱的人

八一前夕,应朋友之邀,一行几人来到乐亭县光荣院采访。这是有着诸多荣誉的河北省《甲级光荣院》,这里生活着60名为新中国的解放和社会主义建设做出突出贡献的有功之臣。

进入光荣院的大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花园式庭院,凉亭绿地错落有致,山水相依,花草相衬,四季常青,给人以整洁清新的感觉。步入老年公寓楼,宽敞的大厅里,地面光洁,所有设施一尘不染,,几位老人坐在沙发上在聊天,服务人员穿梭于各个房间正在工作。不愧于公寓称号。

楼内设有宾馆式老人宿舍,另有荣誉室

娱乐室 医疗室 健身室 洗浴室 会议室等。进入荣誉室,东墙上“身经百战,英雄事迹,党恩浩荡,老有所养”的大幅标题特别醒目,18名革命老兵的彩色照与简介排列在题目下方,突然,一个熟悉的面孔进入我的视线,这不是邻村的史廷怀老人吗?简介里清楚地记着:“史廷怀,男86岁,1929年生人,乐亭县毛庄镇史庄村人…..

我急不可耐的想见到这位老人。大概在十多年前,我丈夫在镇里敬老院烧锅炉时,我就认识了史廷怀老人和他的妻子,一个个子矮矮的小老太。他们一生无儿无女,在丧失劳动能力后,就住进了镇里的敬老院。老两口很热情,每次见面都拉着手,问长问短的叙说一番。后来,县里合并敬老院,丈夫回了家,听说该院也合并到了本县姜各庄敬老院,之后,就没了老人的信息。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再次见到他们,不免心中平添几许激动。

在院里工作人员的引荐下,我来到《106》老人宿舍,见到两位老人,十多年过去了他们还是老样子,没有太大变化。“叔,婶儿,你们还认识我吗?”

见到我进来,他们缓慢的站起来,少许愣怔后,终于认出来,老太太忙过来拉住我的手,:“认得,认得,你不是……快坐,快坐。”

“叔,婶儿,你们在这里过得好吧。”

“怎么不好,你看看,这环境,这生活,比家里不知要好上多少倍呢。”叔站起来拉着我的手,指着周围让我看。

我环顾四周,这简直就像宾馆的卧室,靠东墙并排着两张床,厚厚的床垫上铺着洁净的床单,床上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夏凉被摆放一边。靠西墙有两张座椅,中间摆放有茶几。门右边就是洗手间,洗漱方便,解手方便,房间里,闻不到一丝的异味,我简直不敢相信,这就是两位80多岁老人住的房间。

我扶叔回到座椅坐下,重新拉入话题,叔说,全靠党的领导,政府的关心,院里人员无微不至的关怀与照顾,才使我们的晚年生活幸福美满,有滋有味。

史廷怀老人出生在贫苦人家,父亲双目失明,丧失劳动能力,从小不是跟父亲去算卦,就是跟母亲出去讨饭维持生活。1946年,16岁的他入伍参军,1948年入党,1958年退伍还乡。

在解放战争中,他参加过打汤家河,打昌黎,打丰南小集等无数次战斗。尤其是打唐山,老人记忆犹新:“我们团接到命令,要在天亮以前赶到目的地,以阻止逃跑的敌人并将其消灭。我们整装出发,从临西一直跑步到唐山火车站,敌人有的已经上了火车,有的正在准备,兄弟部队从前面堵截,我们团从后面包抄,200门火炮齐发,加上步兵的强有力火力,战斗以胜利宣告结束。”

唐山解放后,老人所在部队没有西进,而是留下帮助唐山搞建设,同时,部队重新进行整编,史廷怀老人被编在67201663团特务连当通讯员。经过一年多的休整训练,1951年跨过鸭绿江,开赴朝鲜战场与美军作战。

“我们接到上级执行新的战斗任务命令。”史廷怀老人说:“我们先坐火车到了抚顺后,又改乘汽车继续东行,终于到了目的地,下车后并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直到听到朝鲜老乡的谈话,才知道已经出了国界到了朝鲜。”

入朝后,史廷怀所在部队的任务是驻扎山上的工事里待命,“每天都有敌人的炮弹狂轰滥炸”老人说:“有一次,敌人的炮弹就落在我们的战壕里,我赶紧躲在一拐角处隐蔽,不想巨大的震动使崖边的土掉下来,将我埋住,过后,排长点名,发现少了一个,便回来找我,战友们把我从土里拉出来,才捡了一条命.,从那以后,我的耳朵被炸聋了。”炮弹过后,飞机也常常来骚扰,它们在山间盘旋,有时会扔下炸弹,有时绕几圈就走。“有一次,飞机又来了,在半山腰低空飞行,老人接着说:“我的一个战友,从上而下顺势扔出一颗手榴弹,正好落在飞机的机身上爆炸,飞机冒着一股浓烟落在了山脚下。因此,战友立了战功受了奖。”

老人入朝期间,参加过两次大 的战斗,一次是五一年的金成楠阻击战,,一次是五三年的黑土岭反击战。在那次反击战中,战士们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等待冲锋的号角,一天24小时没吃没喝,原因是饭菜送不过来,炊事员在半路上就牺牲了。史廷怀是通信员,来回传递指挥员的指令,当他送信回来的路上,一颗子弹从他的后脖颈子穿过,“当时,我以为有人在背后拍我,我用手一摸,血呼呼的沾满了手,才知道受了伤,血越流越多,我的两条腿也越来越迈不开步,我想,千万不能趴下,趴下就完,我咬着牙坚持着回到了指挥所。”老人说完,低下头让我看,只见老人的后脖颈两边,明显有两个浅窝,一看就是子弹穿过时留下的印迹。

老人站起来,打开柜子,从里边取出一个包袱,我看到里边除了老人的各种证件及纪念章,还有一只茶缸,老人拿给我看:“这就是国内慰问团去朝鲜慰问时发给我的。”说这话时,老人很是自豪。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茶缸上写着“赠给最可爱的人——中国人民赴朝慰问团”我的眼睛湿润了。

在茶缸的底部,掉了好多瓷釉,老人仍像宝贝似的珍藏着,不,它就是宝贝,是最珍贵的宝贝,是永久的纪念。

望着眼前这位身经百战的耄耋老人,百感交集,心中突然升腾起一种从未有过的敬仰之情。我握住老人的手:“您就是名副其实的最可爱的人。”

党没有忘记这些为新中国的解放曾经在战场上英勇奋战的老兵们,为他们营造更为舒适的生活环境,光荣院就是他们颐养天年的理想乐园“我们虽然没儿没女,但我们的生活比有儿女的还要好,吃.穿...都不用愁,党和政府都想得特别周到,我们现在的生活就像在天堂,神仙般的日子啊!”老人最后感叹。

最后,和老人的这张照片也将成为我一生中最为珍贵的收藏。

点击查看原图



                                                                201584星期二



标签:liuyixia     阅读次数(604) | 回复数(6)
上一篇:就这样过年 (小小说)
下一篇:无奈之举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