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董青军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qingjun1964@126.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350 篇
    回复总数:9163 条
    留言总数:80 条
    日志阅读:881409 人次
    总访问数:1210176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dongqingjun发表的博文
董青军的散文:乡村“御医”鲍晓燕[2021/2/21 17:37:47|by:dongqingjun]

乡村“御医”鲍晓燕



文/董青军   







      去年年底,我因偶感风寒得了咳嗽和胃炎,便在妻子的陪伴下,慕名到十里之外的高岳村,去寻求一个小有名气乡医的治疗。



        在没有去之前,她给我的信息就让我有些心生好奇。她能用祖传小刀拔罐疗法,治疗风寒感冒,风湿性四肢疼痛,腰疼和老慢性胃炎。除了用小刀拔罐疗法外,她也用西医打针和输药的方法来治疗其他的病症;路上,妻子给我说,我知道你自己的病因,经她治疗,那效果肯定错不了。



        见到她的时候,由于冬天干燥无雪,屋里挤满了让她输药的人。她输好药,便给一个老人小刀拔罐。说是小刀,就是在手指中夹的一个像黄豆大小的琉璃碗片。小小的琉璃碗片夹在她的手中,在脊背上的穴位上轻轻一点,另一只手点然火罐口边的棉花,又是轻轻地一按,那个小巧玲珑的火罐便牢牢的吸附在那个老人的脊背上,整个过程麻利,干净,快捷,就好像一个优秀的魔术师在表演一组非常奇妙的魔术一样,让我和妻子看了,不禁啧啧称奇。



        她见我来了,笑着问了我的病情,示意我坐下脱掉外衣,那组奇妙的魔术又在我的身上重新回放起来,我刹那间,就觉得有一股气流从我的内腔里涌动上升起来,十分钟后她给我摘掉了火罐,让我明天继续来接受她的治疗。回到家里的那天夜里,我的咳嗽骤然停止,胃里也觉的舒服多了。



         去了几次,我才知道,她的名字——鲍晓艳,今年三十七岁,羊年生人,是个医生,更确切地说她是一个女人,是一个喜气洋洋的女人;在她的面前,没有对面临的病症所屈服。她总能满面春风地在和她的患者愉快的交流,聊家常,聊社会,聊生活,她给人的印象就像一个家里久别不见的妹子一样,可亲、和气、友善。他的医疗室里整天其乐融融,所以,有时我自己觉得不是去看病,而是去享受一段快乐的时光。



       她说她的学医的道路是受了外婆的影响和熏陶,才得以选择。她说,外婆和她是同村,很小的时候她从总能看到一些外乡的乡亲赶着马车到村里打听外婆的名字。有时她好奇跑到外婆的家里,就看到外婆拿着几个黑黑的瓦罐扣在人家的身上,但是搞不懂她再干什么。



       大约七岁那一年的春天,我的右腮上长出一个馒头大的疙瘩,很疼啊。她说,母亲把我背到外婆家,我见到外婆拿着的几个黑瓦罐向我走来,我竟然害怕地打起滚来,母亲把我揽在怀中,好说歹说才依了外婆。几天后,不疼了,我一摸那个疙瘩竟然不知所踪。后来,我长大后经常吃住在外婆家,外婆的“手艺”我也学到了不少。外婆去世后,我很想念我的外婆。



       一九九六年我初中毕业上了两年的卫校,毕业后,决心就是在学好医术的同时,把外婆的治病之道发扬光大。



       有一次,我去的时候,已经下午两点了,她才吃中午饭。见我来了,觉得很抱歉。我说,你先吃饭,再忙也得吃饭啊。他边吃,我边说,我说,你做了十几年的医生,哪些事让你难忘!他笑笑说,当然把病人治好,看到病人笑盈盈地走出我的院子。



      她说,我第一次独自治病得到夸奖是在我的实习期间。我的实习地点正好在我一个远方亲戚的镇上。这个远方的亲戚,坐了月子,受了风寒,吃西药,吃中药,就是不见效。后来给我母亲打听找到了我。我推辞不掉,只得在下班的时间里,让她的丈夫骑自行车驮着我打来回。只用了七天时间,我就用外婆的拔罐疗法就治好了她的病,她的丈夫给我钱,我不收,因为外婆就是这样的做的!如果我辜负了外婆的嘱托,那么,她传给我的技艺恐怕在乡亲哪里扎不下根.......



       最让我痛心的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那个小姑娘得了麻疹,高烧不退住在医院里。她的父亲开车来找到我!我很为难,我不是见人有难不救,我说你的女儿在医院里,人家哪里是有医生的,我再去合适吗他的父亲说,这个办法是院方提出的,他们都已经束手无策了。



      大家知道,麻疹一个人一生只生一次,生三天,长三天,退三天。我到医院一看,小姑娘的身上竟然盖着一大块用酒精浸透的浴巾,麻疹还没生出来,出不来是不行的。我说用了多少酒精,在场的医生说,三瓶。我知道这是不恰当的治疗造成的。我把浴巾拿下来,赶紧用拔罐疗法。半个小时后,小姑娘的体温由三十八度三下降到三十七度二。几天后,她的父亲又找到我,说姑娘不行了!我大吃一惊。原来,我走后,姑娘的体温又下降不少,效果很好!但是口渴的姑娘想吃东西,看到病床的床柜上有一个苹果,就吃了。这一吃不要紧,造成胃里大出血。拉的都是黑屎啊。麻疹不仅长在体表,五脏六腑都要出的,只能吃流食,那时我也束手无策!年底,她的父亲第三次找到我,告诉我转院到北京后花了十多万元后,姑娘离他而去。他抱怨自己,一开始没有把姑娘这么简单的病情交给我来诊治。那天姑娘的父亲和我都流泪了.....



      最后一次见到晓燕是一个傍晚,见到她时,她正端着一碗热腾腾的米汤让一位大娘喝,我说,这是你的婆婆?不是,是我的一个患者,邻村的,老是咳嗽,吃不下东西。她只有一个儿子,儿子独身一人在厂里打工,来回很不方便,我就让她的儿子把他的母亲接到我这里住下来!他的儿子也挺孝顺,拿来了面包,桶装便面,我给她加工一下,我觉得这是份内的事!做起来,心里舒服、快乐!



    她还给我说,在我这里治病,能用小刀拔罐疗法的就不用药,能吃药的绝不输药,能少花钱的,决不乱花钱!外村行动不便的,我坚持义务出珍。她说着,脸上的笑容变为了严肃。



去了半个月天,我的病情已经大有好转,当我在夕阳里回首,再看一看被晚霞映红的,让我久恋的这个小诊所时,我的心里充满了阳光。




      一位曾老者说了一个让我值得回味的话语,说他们这些朽木老夫能高高兴兴多活几年,多亏了身边的这位乡村“御医“啊!   乡村“御医”,一个普通而富有诗意的名字。我衷心祝愿这个行走在黄土地上羊年生人的“御医”,喜气洋洋,路子越走越宽广,更好地服务乡亲,为乡亲的健康保驾护航。





      作者简介:董青军   男,汉族,河北永年人。2020年开始发表纸媒作品300多篇(首)。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河北采风学会会员,河北文学艺术研究会会员。擅长精短散文和乡土诗写作。


标签:dongqingjun     阅读次数(102) | 回复数(0)
上一篇:董青军的乡土诗:年夜
下一篇:董青军的散文:魔力素描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