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董青军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qingjun1964@126.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326 篇
    回复总数:9095 条
    留言总数:80 条
    日志阅读:432125 人次
    总访问数:693990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dongqingjun发表的博文
董青军的散文:大安山红叶[2019/11/1 10:10:06|by:dongqingjun]
                             ( 散文)大安山红叶

                                   文/董青军



      深秋时节,我打电话约上数十位铮友,准备去看一处鲜为人知的红叶新秀――大安山

     大安山是名不见经传的一座小山,宋代以前也叫马鞍山,位于沙河市册井乡境内。整座山体坐西向东,形似马鞍;每当秋冬转换季节,红叶满山,甚为壮观,是目前冀南首个尚属未完全开发的风景处女地。     知道以上信息后,又听说不收门票,备齐酒水,择日喜逢高阳,开车近两小时后,一行十七人便慕名来到了大安山下。      远远望去, 不太宽敞的碎石山路平整,干净,山路两旁,水红、浅粉、白色的格桑花,在明净的秋风里随风摇拽,煞是可爱。


     山路两旁稀稀疏疏摆有卖山苹果,大葱和北瓜的摊位。摊主有大爷,姑娘和包红头巾的妇女,阳光照在他(她们)轻松、质朴、幸福的脸上,”老哥,你在这里卖北瓜,一天能挣多少钱!“我停下车给一位老乡搭讪“五块!”这位老哥伸出五个指头,恐怕我没听清楚,随却又补上一句,说完满脸微笑。我听后无语,我知道”五元“是个什么概念!我细细品味他(她)们的神态,仿佛他(们)都是天街上的人。忽然,一种直觉闯进我的心里:大山的人,这都是有大山灵魂的智者啊!

     停车场北高南低,走下车,我迫不及待地远眺,发现山野并不像朋友所描述的那样极致,虽然山体绿色生机勃勃,可只有一座山头在我远眺的视野里,才显示出那点可怜模糊的红色,我心里”突“地一下凉了半截,单以学大哥理解我的心情:"好风景,往往是在你付出努力后才能欣赏到,兄弟,握紧拳头攀登吧!“

     从山脚下的第一层石台阶开始,一股神圣的感觉又从脚底升起。攀上台阶,左右盼顾,只见岩峭壁石缝间荆条丛生,不知名的野花开在丛生的树野间,好似顽童,一高一低,一大一小,哈!莫不是大自然相互也有爱恋之意?

      行至山半腰,头顶上出现一个洞口,一位和气的小伙子给我说,有侧身攀岩石阶百余层,可到达洞口!可是大叔,你上了年记,为了保险起见,你还是别去了

      我一边攀登,一边不由地回望脚下的那个洞口,碰巧在前面高耸的石崖旁,有一片空地,几个老汉正在砍伐荆条,从他们的口中我才得知,那个山洞叫白龙洞,早年,这里的山民都是靠这个山洞的小白龙,呼风唤雨,保佑平安的。我相信这里肯定住过小白龙,要不这山哪有这样的美丽。一个老汉看我对那个山洞总有些不舍的心思,便用镰刀赶忙砍好一截木棍递给我,让我在路上好用。我拄上这根拐杖,长长叹了一口气,疲意尽消。

      沿石阶西北,山脊突然开阔起来,一丛丛的野菊恰似鎏金,野菊挺立在枯草和乱岗之上,此时已近中午,幕后的蓝天和徐徐的微风,衬托出野菊本性的坚强和风度。这时的大山,将我置身其中,使我感到大山的胸怀是何等的博大。

      半个小时候后,我们同行的十七人到达了山顶,山顶四周总算出现了红叶,这血红的红叶顿时燃起我心中青春的火焰。看,蓝天,红叶颜色分明,大自然的神来之笔让我感叹它是怎样的绝妙和美丽;         

    回眸山顶,方圆数丈,中间有巨石散卧其中。我们将随身携带的酒水、食品放到一巨石上,共进午餐。赵彩霞的豆鼓翅鱼,刘玉娥的酱香面包,还有石伟娟的冬枣、蜜桃,知新斋单以学自酿的葡萄酒。丰富的山顶聚餐,豪迈而富有诗意,散发着山野般的醇香......

       聚餐中,洺州诗社赵毓志社长讲起了他在长治机电学校求学的感慨日子,端起酒杯,不由得吟起了长诗《我的青春》“当青春变成了胡须,胡须便成了青春的驿站,入梦,飞越大海和山Ill……”长诗优美中透着苍凉,引来“东方红徒步者”群友举着队旗,戴着五颜六色的纱巾在高亢激昂的诗声中共舞,这如醉的环境,把我带到另一种别致的世界。

       告别这块小栖的山顶再次西行,映入眼帘的是渐次如火般鲜艳的红叶,如云,如霞,满山遍野,让人目不暇接。我们行进在卵石兼有红泥的山路上,两旁的红叶林,时而高大,埋没了游客,时而蓬蓬丛丛,尽显游客们飒爽的英姿。我们行进在这多彩的山野中,好像行进在天空的仙境中。

       走累了,在这茂密的红叶下休息,我才发现,这远看如火如荼的红叶,并不是单纯的大红或者朱红,还有粉红、桃红、水红、洋红、玫瑰红。

      摘几片红叶细看,一片红叶同样是一个多彩的世界。

      红叶的边沿有的是大红,从边沿像叶掌延伸,却有红变黄,再有黄变绿。有的前半片是柠檬黄,后半片红的让你惊艳,世界上没有那位大师可以调出如此神秘的色彩,红的如此透彻、纯净、深奥!

     我们把这红叶相互传递在各自的手中,红叶的叶脉两边还有多彩的斑点。斑点隐藏在红黄,红绿的叶掌上,像彩色海洋里的涟漪,但是,它很又很小,很小,小的让你觉察不到它的存在。

      当我们把这几片红叶放到一起时,一团红色跳到眼前,哪有什么黄绿,柠檬等色彩,分明是一把烈火在眼前燃烧。

     我想到下车时,单以学大哥给我讲的话,是啊!“无限风光在险峰”先人的胸怀总是比你先到一步,能让你有一番醒悟。

     再赏红叶,红叶之下是青中泛黄的杂草,一缕缕像少女的秀发,干净,一尘不染。我们坐在这杂草上,彼此望着蓝天,望着一丝不染的,慢慢流动的纯白的云彩,觉得特别的温馨和舒畅。以前的悲伤无助,烦恼和冲动,这一切的一切都脱离了我们的凡心,仿佛我们每一位的自己又获重生!——大安山啊,大安山,你如果是我身外一处安心的家,该有多好啊!

    此时正是夕阳西照,大安山在黄昏的晚霞中,如梦如幻;同行的区资深记者郑海生同志是专职摄影师,“这美丽景色怎能错过,难得相聚,来同志们,咱们照一张合影如何?”他招呼我们之余,还不时指点这四位美女坐在中间,刹那间,靓照成为了美篇。

     大家相互拍照,笑声,赞美声不绝于耳。我走到山崖边遥望,远处的山峰五彩缤纷,红黄绿相间。几只大鸟在天边盘旋。山下,橙红色的薄雾下,隐约看到阡陌纵横,村舍散落其中。我移动着视野,霞光照射在前方山体凸出的岩石上,山体一下子雄伟起来!

      拐过半圆形的山道,我突然看到凹下去的岩石上,有月牙似的一滩清水。几名游客带着三五个小孩正在水边玩耍。小孩三五岁不等,手里同样拿着木根。小孩登上这九百零六米的大安山,就算大人抱着,这群小孩该有多大的好奇心和耐心呢。

     不,这大山几千年来孤独的等待和坚守,更让我崇敬。

     太阳已到山巅,霞光万里,陡峭的山道上游人如织。在山道向东南折转而下的草地上,我看到几个不同口音的男女游客守护着一名老者。紧闭的眼睛,蜡黄的脸色,老者看似非常的痛苦。游人越聚越多,几个白衣青年将老者查看一番后,抬上了担架。担架慢慢地远去,消失在红叶和霞光中。老人是不幸的,但是,他躺在大安山的胸怀里,他将会平安无事地站起来的。

     目送老者下山,我们也赶到山脚。山脚下刚刚平整好的,满是红色岩石碎片的广场很大。靠山脚广场的边上,一溜木制整齐的简易木屋,别致,好看,给这个古老的山韵里,增添了现代的气息。

    走进木屋,桌子上一桶桶不锈钢的保温桶旁,杯杯开水冒着热气,服务员手持话筒不停地招呼:“游客们注意了!这里有免费的白开水供大家饮用!”“还有空凳子让大家休息,欢迎大家常来大安山!”下来的游客跑上前来,排队喝水,井然有序。热水没有了,一提提的矿泉水又出现在游客手中。我接过一瓶矿泉水,谢过服务员,见到瓶体上有三个熟悉的字体“金沙河”啊!原来,这座大安山未来景区的所属村——白庄,是沙河市金沙河面粉厂精准帮扶的重点村,企民共建新农村,造福山民,也给大安山带来大好的机遇。

      大安山是美丽的,大安山也是厚重的。绿树掩映下的“封峦寺”,清净,肃穆的环境,使我感到的一零四一年它是何等的青春,北宋文学家石介在此年曾赞美大安山:“山环三匝,水绕两河,岭危峦秀,霞驳云蔚“时光继续流淌,一九四二年二月十二日,又一座丰碑诞生了,时任一二九师平汉游击队司令员范子侠将军在狙击日寇的扫荡中不幸中弹牺牲,他的灵魂就曾安眠于大安山脚下。大安山下,有石泉常年奔流,是啊,有英灵安详,大安山感动得怎能不泪如泉涌!

      告别大安山,夕阳落山,我不由地吟起邑人清园的一首诗:

      西风萧索忍将归,碧血丹心化彩衣。

      林岫沸腾红最好,叶儿有意报春晖。
标签:dongqingjun     阅读次数(262) | 回复数(3)
上一篇:董青军的散文:大白菜
下一篇:董青军的散文:雪里羊汤溢芬芳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