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董青军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qingjun1964@126.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301 篇
    回复总数:9052 条
    留言总数:80 条
    日志阅读:421041 人次
    总访问数:674174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dongqingjun发表的博文
包利民的散文:倚杖柴门外[2019/8/12 12:53:08|by:dongqingjun]

倚杖柴门外

包利民/文

中年的光景,回忆如黄昏的鸟,总是不期然地飞来,栖落于渐老的生命之树上,洒落许多斑驳细碎的光阴。

经常想起故乡的一个老人。那个时候,他很老很老,而我却很小很小。他老得要扶着一根木杖行走,白发萧萧;我小得跌跌撞撞地奔跑,无忧无虑。我不知其年岁,据说他是当时村里年龄最大的老人。每天傍晚,当斜阳的足音敲红了大地,他便拄着杖慢慢走出来,走出那扇破烂的木门,然后站在矮墙边,白发在风里抖动,影子长得像一生的故事。

他的目光掠过布满牛马蹄痕的土路,掠过村西那片年轻的杨树林,在广阔的黑土地上无边无际地铺展开来。他的许多老伙伴,已经长眠在这片土地上。白发故人稀,他轻微地叹息融化在长长的晚风里。他的身后,经常跟随一条黑狗,同样走得很慢,仿佛寂寞与寂寞的相伴。偶尔,他会和一两个老人一起站在那儿说上几句话,更长的时间却是沉默,身后的树上,一群麻雀如往事般乱飞。

有时候会想,如果我活到了那把年纪,是不是也会寂寞如秋。我会喜欢那样的时候,倚杖于柴门之外,临风而立,让目光徘徊于天地之间,而往事却穿行于心里。若逢春朝,即使梨花对白头,即使心底有太多的沧桑变迁,也会有着一丝欣喜吧?若是夏夜,长风流淌,繁星如梦,回望一生的际遇,也会温暖一种思绪吧?若处秋暮,虽草木摇落,却禾黍飘香,此身虽老,亦有所获,该会有一些欣慰吧?若在冬午,暖阳映雪,大地皆银,虽风寒如割,亦能品咂出一种怡然吧?

一切都是想象,我不知道,要在尘世中奔波多久多远,要历经多少悲欢离合,要适应几许荣辱浮沉,才能于暮年倚杖而立,笑看风烟。那是一种脱离了欲望的悠然,是一种渡尽劫波的超然。

而我却知道,不管有着怎样的经历,或一帆风顺,或坎坷淹滞,或默默无闻,或辉煌灿烂,到了那个时候,许多曾经在乎的、曾经追求的、曾经死守的,也都该放下了,心里也会空空的云淡风轻。也许也会有着幻想,如果一切重来,在某个时候,是不是会有另一种选择,会不会有另一番因缘际遇。俱往矣,才明白,生命终会归于平静平淡。就像那一刻,孤独地站在柴门外,只有晚风解读着心情。

中年的我很容易慨叹,而老年的我可能却连叹息也由淡趋无。那么多的岁月都已从身畔流走,那么多的过往都已化作云烟,回归了生命的本真,该会有一种大愉悦。

就像儿时的我总是喜欢看那个柴门外倚杖而立的老人,那个时候,可能除了头发、年龄、经历,我和他的心,会有许多相同的地方。我是无忧无虑,他是万事不萦怀,我是看一切如初生般纯净,他是看一切像流水般清澈。一个是原本的真实,一个是返璞归真,都是生命中最初的那种美好。

所以,忽然觉得,老之将至并不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既然人人皆有那样的时候,那么就努力让那个时候的自己更真实一些。就算老态龙钟,就算发白如雪,也要拄着木杖,安静地站在柴门之外,在四时里的每个晨昏,用目光,用心情,洇染最后的时光。

阅读次数(204) | 回复数(2)
上一篇:董青军的乡土诗:写在钢铁的昨日和今天——献给奋斗在永年标准件第一线的拓荒者
下一篇:山西日报:留在村庄的记忆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