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董青军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qingjun1964@126.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326 篇
    回复总数:9095 条
    留言总数:80 条
    日志阅读:432848 人次
    总访问数:695672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dongqingjun发表的博文
董青军的散文:惊蛰时节[2019/2/15 16:22:02|by:dongqingjun]

  惊蛰时节



  文/董青军





    刚进二月,便到了惊蛰的节气。一场断断续续的降雨,下了一夜。早晨,三三俩俩的麻雀“唧唧啾啾“,一种湿瑞蓬发的景象顿时溢满小村。

       翌日,村外的小路早已泥融冰消。天出奇的蓝,几片轻轻淡淡的白云,挂在遥远的天边。阳光温暖,举目旷野,一望无际,万簌俱静,只有大片大片的枯草从脚下延伸到远方。起伏如粘片的枯草,被冬天的风尘碾平了棱角,同样也了压缩枯草年轻时的盛气。那赭黄的,瘦的只有筋骨的错综交叉的枯草们在彼此地静谧,偶尔也会相互倾听它们不同的遭遇,喜怒的残差如芸芸众生。枯草下面,像拇指,似纽扣的荠菜率先冒出了绿色,枯草们惊喜、鄙夷、茫然、麻木,嫉妒。满天边际的枯草和星星点点的荠菜,一枯一荣,它们恪守的是天律,还是自身的使命?

     “ 过惊蛰,过惊蛰,日头暖和和,喜鹊老鹰笑呵呵“,天空的喜鹊飞出来了,旷野边的荆棘的枝条变得紫红,老柳树上的包蕾已经长出来了不少!

          旷野的深处,一处缓缓的岗坡进入我的视野,岗坡向阳的一面,被中午的太阳晒得炙热,沙子里也发出了点点你觉察不到的亮光。茅草的枯叶被一阵熏风吹的左摇右摆,在它脚下的沙粒上画出一个清晰的,弧形的小沟。弧形小沟的沙粒上,几只蚂蚁在奋力攀爬,蚂蚁一次次落下,一次次又重新上阵,我坐在这岗坡干净的沙子上,阳光热遍我的全身。我闭上眼睛,享受这难得的时空,一种桔黄色的梦幻浮现在我的脑海。

      岗坡下边的那条小河,静静的流淌着,没有一丝声音,天空蓝的色彩开始模糊。

      这时的蜥蜴,不知何时 ,从小河岸旁的枯草里跑了出来。蜥蜴仰起胸脯东张西望,鼻孔小如针孔,眼睛色黄,大如米粒,它的家大概很远很远,或者是难得今天的好天气,憋了一冬天的缘由吧,它也可能是一个小家伙,甚至和母亲连招呼也不打,偷偷跑出来的原因,让它不由得四处撒欢,总之,它跑累了,吐着舌头,白净的胸脯一起一伏。我把它放在手里,蜥蜴忽闪的天真的小眼睛不解地看着我,呈现出一种柔和,天真之性,它是这样的有灵气,有神气。如果我的再生,变成它的样子,去想去的地方,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岂不乐乎悠哉!

       照了大半天的日头,放眼往,高天上的云彩似云像雾,远处的地和树,树和天分不清边界,日头的光晖,拉长了旷野和我的距离。近处几株枯黄的玉米的秸秆也被夕阳镀上一层霞光。玉米秸秆残缺不全的枝叶告诉我它一冬的艰辛。野鸡是这里的主角,扁长形的身体威风凛凛,那粗壮的双腿,那碣褐色羽毛,那宽大厚实的鸡冠,无不让我感到它的尊严就在眼前。我尽可能地表现出友善,它远远地望着我,带着几只身体较小的同伴慢慢地后退,后退,最后消失在一片枯黄的茅草之中!

     “一阵催花雨,数声惊蛰雷,田家几日闲,耕地从此起“,远处沙地上,有三俩老叟在劳作,有三俩羊倌在牧羊,我仔细琢磨,他们不是为了自己的生活,好像他们在和土地对话!

         空中成百上千只喜鹊从老叟的那片天空上打着旋儿盘旋下来,“咯咯”地叫着,落在这路旁枯黄的杂草上,落在几株白杨落下的冬叶上,落在我行走的小路旁......,它们欢快的场景让我陶醉;我矗立在旷野上,我感觉我自己在这旷野中又是何等的渺小,我没有因自己的渺小而感到孤独,反而自己觉得此时的我十分富有......我不愿回归远处那个黛色里的村庄。我愿化作一捧泥土,守着这里的每一位生灵,守着这暮风,守着这夕阳,一千年,一万年,或者更久、更久!

       惊蛰时节,打开了春天的胸怀,一切的一切都在聆听春的讯息,看,云舒了,风和了,鸟叫了,水笑了.......
阅读次数(220) | 回复数(4)
上一篇:董青军的乡土诗:初恋
下一篇:董青军的散文:雪里羊汤溢芬芳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