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董青军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qingjun1964@126.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295 篇
    回复总数:9043 条
    留言总数:80 条
    日志阅读:415866 人次
    总访问数:666525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dongqingjun发表的博文
董青军的散文:我家的小燕子[2018/8/11 17:56:07|by:dongqingjun]
春天,我家的小院里来了一对紫燕,不知何时起,它们在街门道的房檐下面,悄悄地搭起了穴巢。三四月间,春种夏播,尽管我一天出入家门多次,却很少跟它们打打“招呼”!

       五月过罢,接连下了几场大雨,大田的玉米也吐穗授粉,这是乡下人忙里偷闲,最爽意的日子;我抱着小孙女坐在房檐下,静下心来,慢慢地和这对燕子开始了一种默默的“对话”。

       这对紫燕的穴巢搭在房檐下门口处,既避风,又敞亮。紫燕或在我的头顶上盘旋,或栖息在房檐下的电线上,转动着小小的脑袋望着我们。小孙女心领意会,用手指着这对紫燕,“咿呀,咿呀”地“咯咯”开心大笑。

        终于,有一天早晨,家里来了一大群燕子,足有六七只之多。它们在我这个普通的小院里,欢快地叫着,你呼我应,上下翻飞,尽情地舞蹈着,快乐之情“溢于言表”。我有些纳闷,今天的燕子为啥这么多呢?我看到这些紫燕们,渐渐地在这个新建的穴巢下边“徘徊”,它们轮流小心翼翼地飞到穴巢上,又慢慢地飞下来。细心的儿媳,也有些好奇,她轻轻走到房檐下,仰起脖子仔细观察,“是不是穴巢里有了小燕子。听,还有“唧唧”的叫声呢!”。儿媳这么一说,果然里面传出小燕子微弱的叫声。“啊!原来院子里飞来的这些燕子都是这对紫燕的亲朋好友,这对紫燕,喜添贵子,这些外来的紫燕恐怕是来给它们贺喜的吧!”。儿子也在一旁高兴地说。唯独,小孙女看到这么多的燕子,到是显得平静起来,张着嘴巴,整张小脸表现出一种不解和好奇的神态。看着这些无忧无虑的小精灵。我多么希望我怀中的小孙女长大后,也像这小小的紫燕一样,没有烦恼,而快乐地生活。

        这些出生的小燕子,共有三只。它们或是兄弟,也可能是姐妹。它们都是那样的亲密无间,齐刷刷地拥挤着,从穴巢探出头来。从小院里射进的第一缕曙光起,紫燕便不停地飞出去,在热浪扑面的空中捉虫,飞回来后,再忙着给小燕子喂食,难到它们真的不累吗?我分明地看到,紫燕喂完小燕子后,有时就在屋檐下的电线上张着嘴巴小息片刻。那尖尖的嘴巴里小小的舌头,是那么的小巧精致。我不知道,它们冒着酷暑飞在空中,是怎样用这张小小的嘴巴捕食的,我惊叹它们毅力,更赞叹它们的技艺;尽管这对紫燕飞回来后,嘴里叼着虫子,没有动静,但是小燕子老远就会一齐伸着脖子,”唧唧“地叫着迎接自己的母亲。紫燕扑棱着翅膀悬在空中,瞬间完成了它们喂食的动作。我甚至看不清那只小燕子吃到了虫子,那只小燕子还饿着肚子......

      一天中午,我午休后开街门,突然这对紫燕在街门旁的地面上,动作迟缓地来回“踱步”。我听出来,它们的叫声凄惨而无力,对我的到来,道是“有恃无恐”。我真的不明其意。此刻,街门口那堆砖块上,一块起楞,废弃的纸板不停晃动。我心里想,是不是有一条长虫在作怪呀,我有些胆怯........当我再次审视眼前这对小精灵时,它们对我的到来,那不惧不怕,不惊不呆的气势,让我感动。我弯腰小心翼翼地拿去这块纸板,仔细一看,原来,一只小燕子不知何时卡在了砖头的缝隙里。我轻轻地用手掏出这只小燕子。小燕子卧在我的手心里,羽毛未丰,小眼睛,黄嘴角,煞是可爱。我观赏片刻后,犹豫了一下,把手一扬,小燕子第一次吃力地飞走了,虽然它们的父母亲见状,紧随其后,我的心有一丝丝说不出的愉快和轻松。

        晚上,我还惦记着这只小燕子。打开壁灯,剩下的两只小燕子在穴巢里露着尾巴,不停地来回挪动着身子,表现出不安,这时,小燕子的父母亲栖息在电线上,它们和我一样不仅是茫然,还有心里那无助的悲伤,丢了孩子,它们这个夜晚究竟怎样 才能熬过来啊!

        第二天早晨,正在扫院子的妻子,突然大声给我说:“小燕子。那只小燕子回来了!”。我从床上一骨碌爬起来,胡乱地穿上衣服,跑到院中一看,那只昨晚的小燕子真的飞回来了,“是它,是它!”。小燕子落在西屋厨房尼龙门帘上。它的一双小爪子,紧紧地抓着尼龙门帘的缝隙。小燕子回头看看我,没有丝毫的惊恐。“一夜不见,你真的长大了!”我自言自语道“小燕子,你昨天的夜里一定遇到了不少的困难,从惧怕到无畏,从迷茫到坚定,从无助到横下决心。总之,为了生存,你肯定一夜之间增长不少斗志和技艺。你要为你的奇遇感动自豪!“不错,小燕子的羽毛也丰满不少,身子整整大了一圈。我正要上前用手触摸,想不到,它的父母亲飞到院子里,叫了几声,小燕子扑棱棱了几下,和它父母亲一起消失在远远的天空里!

       几天后,房檐下的穴巢里,空空如也。我站在房檐下,小孙女用手再次指着空空的穴巢,“咿咿呀呀”,但她却没有了往日的微笑。我用嘴亲了亲了小孙女那嫩嫩的脸蛋,望着远远的天空,心里空落落的.......     
阅读次数(371) | 回复数(5)
上一篇:董青军的随笔:诗情画意之太极诗神
下一篇:王江环:儿媳就是俺的亲闺女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