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董青军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qingjun1964@126.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332 篇
    回复总数:9117 条
    留言总数:80 条
    日志阅读:446533 人次
    总访问数:728911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dongqingjun发表的博文
董青军的散文:怀念恩师龚爱书[2018/5/27 13:53:07|by:dongqingjun]
       八十年末期,已经从中学毕业了几年的我,心中依然燃烧着,对文学的梦想。闲余之时,看书,写诗成了我最大爱好。那时,一首歌曲《党啊,亲爱的妈妈》正风靡城里乡下,歌词质朴,韵律优美,它深深地打动了我的心。在断断续续学唱的过程中,我才知道这首歌词的作者叫龚爱书,原籍磁县人,在邯郸市群众艺术馆上班。

     获取这信息的当天,我就决定用写信的方式联系上他,以便在文学上,给自己帮上一把。但是,素昧平生的他是否能够接到信件?接到信件是否把我这个无名小卒放在眼里,而慷慨地回信?我在忐忑不安的心境中,就把平时写的一首所谓的歌词,清楚地写在一张稿纸上,邮了过去。几天后,我竟然收到了他的来信。来信是一个牛皮信封。龚爱书老师的字体清新秀丽,而又不失刚劲。他在信中写到:

       青军同志

       你的来信,我已收到,请放心!从你的字词之间,我看到了你学写歌词的决心!你寄来的《砖工的手》是诗,而不是歌词!

      ........      歌词是每段行数一致,字数相等和基本相等并且押韵!      

      今寄去《歌诗》一册,希望能够对你学习有所帮助!      我期待你写出好的歌词,常联系!

       龚爱书老师除了写给我一张热情洋溢的来信,那张牛皮信封里还装着一个绿色的小册子。仔细一看,果然是邯郸市群艺馆自编自印的歌词月刊《歌诗》。

       从此后的一年多的时间里,我每个一段时间,都会给龚爱书老师寄上自己的习作。龚爱书老师他不管有多忙,都如期给我回信。信中,龚爱书老师指出我的不足后,还夸奖我的进步,并给我寄予厚望,希望我以后成为一个好的词作家,为社会和人民奉献自己的才智,并且不忘寄上一本《歌诗》一册。

        1988年我结婚后,迫于生计,我暂时放下自己的爱好到外地四处打工,和龚爱书老师的联系也到此中断!

        很多年后,孩子都已长大成人,我的写作之火又开始燃烧,但是,我已经没有勇气再给龚爱书老师联系,因为,我辜负了他对我的希望。

         龚爱书老师给我的印象,我除了从他带有平易近人,带有温度的信件和字迹中,勾勒他的外貌外,还有邯郸媒体刊登的龚爱书老师到朝鲜访问的照片。照片中龚爱书老师身着短袖衬衫,站在一个雕像前,显得高大而伟岸。我把这张报纸带回家,便夹在书本里保存了起来!

       去年,我受洺洲诗社之约,到永年王边采风,碰巧见到了早年《歌诗》里许多歌词的作者龚庆丰老兄,我向他打听龚爱书老师的情况,谁知他惋惜地告诉我:“父亲早于2000的时候驾鹤西去了!......",我听后,久久地拉着庆丰的手,不知说啥才好........

       那天回到家里,一会儿下起连绵小雨。我翻出龚爱书老师当年在报纸上的照片,捧在胸前,望着远方雨濛濛的天空,眼泪簌簌地流了出来:恩师啊,恩师!我俩未曾谋面,你却鼓励我,先搞经济,再经营自己文学人生。我现在家庭、文学两不误,儿女都已成家立业,虽然你走了已近二十年了,但是我不会忘记你的嘱托,唯一担心的就是,你天堂还好吗?
阅读次数(362) | 回复数(5)
上一篇:农民诗人董青军:诗歌伴我二十年
下一篇:董青军的散文:2020年的第五个黄昏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