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董青军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qingjun1964@126.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206 篇
    回复总数:8720 条
    留言总数:80 条
    日志阅读:382379 人次
    总访问数:613495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dongqingjun发表的博文
董青军的散文:怀念饭市上的那些“角儿”[2018/2/6 22:17:34|by:dongqingjun]

散文:饭市上的那些“角儿”



董青军/文







我们把大街上吃饭的摊子叫饭市。饭市的场地就在我家和二爷家门前的空地上!由此我时常怀念饭市上的那些“角儿”........

饭市上没有桌椅,没有板凳,三五人排成一排。那时村里的小街不长,东西走向,大都是土垛的泥墙!冬天到了,橘红色的阳光照在街上,照在土垛的泥墙上,饭市的人也就渐渐地多起来了。所以,那些“角儿”在这里便有了看头。

二爷独身一人,常年上工,工分高,再加上队里的红薯连年丰收,滚瓜溜圆的红薯分的也就多了!二爷不会蒸窝头,这冬天的红薯稀饭既暖身,又香甜,就成了他碗里的“常客”。二爷虽然独身,但很勤快。尤其是冬天,我在被窝里就会听到二爷咳嗽和劈柴的声音,紧接着掏水,点火。待到母亲把我的饭碗端到街上,二爷也就端着饭碗坐到了他的门前。二爷的饭碗很奇特,大口,蓝花白底,似乎上面还有一个小小的缺口。饭市上的人很多,二爷笑眯眯的,阳光灿烂地照在他的长满白色胡子的脸上。二爷边吃边用筷子在碗里转上一圈,然后在他的嘴里再捋一下。那香甜的红薯吃在他的嘴里,哪怕是一块小小的红薯皮,他也会品了又品,显得有滋有味。一会儿饭吃完了,饭碗也随着亮光了起来,就连二爷用的那双筷子也没有一点饭粒。

二爷个子大,爱干净,是个文盲。三大爷就不同了,个子不高,但很结实,一件黑色的狗皮坎肩穿在身上,显得既干净又聪明。三大爷会讲三国,讲起来声调柔和,据理有据。但是讲到中间,就会有人反驳,这个人就是大叔。大叔五十多岁,一身粗布棉袄,棉袄掉完了扣子,用一根旧布条当腰带胡乱困住。三大爷吃完了饭,把饭碗往地上一扔,碗里的菜汤总会招来一群小鸡小猫的疯狂觅食。三大爷不管这些,把嘴一抹,随后拧上一袋旱烟,烟雾便大口大口地冒出。一次,三大爷讲到了吕布在后花园幽会貂蝉,被董卓发现,董卓和吕布都想娶貂蝉为妾,吕布后被王允收买,就把董卓杀了,杀得好!四叔说吕布可恨,让董卓养了个白眼狼。貂蝉长得俊敲啊!三大爷袒护董卓。杀了董卓解了心头之恨,可怜的就是董卓的九十岁的老母,她碍着吕布啥事?三大爷无语,两人抬杠,谁是谁非,就惹得饭市“哄堂”大笑了。大笑之后,五哥便走来了。五哥最年长,但是辈分底下。五哥身着蓝布长袍,留着稀疏白发的长辫,手提辣椒罐子,大口吃着辣椒规劝着四叔和三大爷,说吕布一生忘恩负义,不听陈宫好言相劝,被曹操杀了,这就不都是你二人想要的结果吗?........

很后来,我到镇上当走读生,星期天放假时,总是诧异地看到二爷没有在饭市上露面,倒是院子里多了一位老大娘!有一天,我在家里帮母亲烧水,忽然母亲把挑水的扁担往地上一扔,拽住我的胳膊就走,绕道街上,只见人们成群打伙往二爷的家里走,他们小声议论着什么,我听不清楚,也没记住,只见有干部模样的人在说,两位老人要结婚了,让他们说些什么?二大爷呶呶地说:我们感谢毛主席!

我家和二大爷是邻居,这是我记得的二大爷留给我唯一的有声的话语和纪念。

后来,又看到饭市上又多了一个常客,我们都称呼二大娘,二大娘说着我听不懂的话语,但是常常笑着答应着我们的称呼!二大娘有一手绝活,会用缝线或者绣花的针,当做治病的“神针”。二大娘黑瘦的脸上布满了皱纹,唯有牙齿雪白,一个没少!给我的印象至今深刻难忘!

二大娘给邻居治病,尤其给小孩治病,就在门前暖暖的阳光下,饭市上男女老少人手多,那个小孩“怯针”,就会有人来帮忙,几次下去,果然好了,于是在饭市上就有人给二爷和二大娘夹菜,盛饭,饭市上亲情感人,二大爷和二大娘就成了饭市上的主“角儿”!再后来,三大爷和四叔的三国就讲的少了,偶尔,我会听到一些二大娘的一些身世........



永年县大北汪镇西邀彰村 董青军
阅读次数(231) | 回复数(4)
上一篇:青军说事:过春节 ,不妨办办家庭“春晚”
下一篇:董青军的散文:初夏放歌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