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 姓名:暂无
  • 性别:女
  • 地区:杂技之乡
  • QQ号:暂无
  • Email:yangzl668@163.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254 篇
    回复总数:377 条
    留言总数:6 条
    日志阅读:29711 人次
    总访问数:74819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zhaohuaxishiya发表的博文
以前的日记(想起爹和娘)[2017/5/13 21:01:25|by:zhaohuaxishiya]
那时候年龄小,所以什么事都依赖父亲,俨然父亲成了心中的神,在父亲面前从不提母亲,甚至废除了所有纪念母亲的日子,在父亲去世前只给母亲上过一次坟,那是舅家表姐在一个给麦苗浇水的日子里来的唯一一次,我已经上了小学,父亲在远处给生产队浇麦地,我紧紧的跟在表姐身后,来到大约埋母亲的那块地,坟头早已经被社员们给平了,我们选定了一个位置,表姐要点纸的时候突然说忘记带火柴了,于是我向远处的机房跑去,父亲坐在柴油机旁,我说了原因,他平静地从口袋里掏出火柴递给我,我迫不及待的又转身向表姐的方向跑去,当时幼小的我无心想象父亲是否站起身来或者目光一直跟随我到母亲的坟前;多年后的今天再回忆我坚定地相信父亲的目光保准是随我一起到母亲的坟前的,那个日子是清明,周围没有庄稼,距离远面目虽然看不清人影晃动还是蛮清楚的;打那后表姐再也没来过,我也不懂的什么日子该上坟,期间倒是有人提醒过我,怎么不给你娘上坟去呢,我像傻瓜一样翻翻眼蔫耷拉得不说话,回家也不跟父亲过这样的舌,日子久了便没人再这样说我,似乎从那时我开始变得孤僻与胆小说话吞吞吐吐不干脆利落,婶子大娘们用异样的目光斜扫着我,她们的冷落与不屑一顾让我感觉像一只走错门的小鸡萎缩在墙角任同伴们拑啄;
虽然走过了艰难,我并没有达到父亲的愿望,他是那么的希望我好好读书,脱离庄稼地,可是我却辜负了他,每当听到他唉声叹气我就会自责好长时间,我开始厌烦,他却突然变老,我害怕他也撇下我离去,没有父亲的日子会怎样过,父亲好像也感觉到危难的逼近,他开始给我张罗婆家,在他的安排下我嫁给了老实木讷的张木匠,父亲说那是安分人儿,靠谱儿;
我还是不给母亲上坟,我不好意思或者说不敢说去给母亲上坟,父亲也不提这个话题,一年的清明节或是七月十五吧我买了糕点一类的东西塞给父亲鼓起勇气说,上坟用的东西咱就当上坟了,我的话驴唇不对马嘴半边拉块,意思父亲听明白了,多少年了我就这样说话,他已经习惯了;
父亲的身体越来越糟糕,腿肿眼皮也肿,还不停地咳痰,吃药也不见轻,后来他干脆不吃药就那样熬着,哥欠了一堆债,我过得日子也不好根本就拿不出钱来给父亲看病,我想象不出父亲受到的痛苦,终于有一天父亲坚持不住了,请来大夫时人家想不给看,我们就求人家,结果刚输上液不久父亲就不行了,那年他五十四虚岁距离母亲去世十八年,我痛哭的同时心里暗暗地想以后我可以堂堂正正的给母亲上坟了,多么荒唐的想法,真是废到家了;
娘啊娘,闺女以前不给你上坟那可真是怕俺爹心里难受啊,我怎么就不会背着爹偷偷地去呢!闺女不孝啊!
阅读次数(240) | 回复数(3)
上一篇:四月
下一篇:媒婆?月老?

loading...
农民互联网版权所有 © 技术支持:优朗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