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刘如福
  • 性别:暂无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liurufu2012@163.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475 篇
    回复总数:1734 条
    留言总数:336 条
    日志阅读:154391 人次
    总访问数:263147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7328285ABC发表的博文
卖柴火的往事[2016/7/14 19:29:41|by:7328285abc]

卖柴火的往事

      星期天,我们回老家看望父亲,做午饭的时候,父亲从院子抱来一小捆干树枝,坐在灶台前开始做饭。我说,现在不是有电锅吗,做起饭来干净又快,他笑了笑答道,柴火做出的饭,吃起来比用电做的香。我知道,他是勤俭惯了,果园里的树枝他拾掇回来,晒干后用来烧火做饭,格外勤快。看着灶膛里劈啪作响的柴火,一时让人触景生情,想起了父亲过去卖柴火的一桩桩往事。

     那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生产队还没解散,父亲一个人在队里挣工分,拼尽苦力还是养活不了家里的五口人,工分不低肚子饱,我们家成了村里大的透支户。这样的生活中,衣服破了缝补后再穿,姐姐替下了的我再穿,再后来还要给弟弟做成小衣服。可肚子却吃不饱,尤其是年幼的我和弟弟。看着一家人的肚子填不饱,父亲决定冒着风险去村南二十里以外的山上去割山柴火,再背到村北二十里以外的集上去卖。队长是本家姓,对于偷偷跑到山上的父亲也是睁一眼闭一眼的。每天黑黢黢的时候,父亲和结伴的村人就已上路了,早些到山上更是为了避开看护山林的人。白天护林的在山林外转悠,父亲他们不敢刀割,只在人家中午吃饭和傍黑收队时悄悄地割,等他们背着柴火回到家的时候已是近午夜。趁着夜黑,父亲还要将柴火挑拣梳理好。第二天,天还没亮,整理成两头挑的一担柴火已经担在了父亲的肩上,二十里的路,父亲挑着近两百斤的柴火疾步快行,他要在集上开市前赶去。

     那个年代购买力很差,加上偌大的集市卖柴火者颇多,父亲守着一担柴火有时候要守到下午四五点。寒风凛冽,脸冻得通红,手缩在袖筒里,饿了就肯母亲做的玉米饼。有时候,不忍降价卖出的柴火,父亲还要无奈地寄存到集上的一个远亲家,待到下一个集市时再赶来卖。一担浸满了血汗的柴火,父亲挑得总是那么虎虎生风,那是因为其中寄居着我们一家人的生活希望。

     有一次,父亲又去集上卖柴火。数九寒天,天稍稍有些拉长,本该点灯时分赶回的他,却迟迟不见他影子,母亲一遍遍站在村边向着村北面张望。直到晚上十点多的时候,父亲才出现在家门口,他的下半身全湿透了,棉裤被冻成如铁皮般硬,棉鞋也是湿漉漉的。原来,村北大河上游下来了流凌水,赶集回来的父亲绕行了很远,不料走在河面薄冰处踩塌了,腰部以下部分全落在水里,爬上来的他迎着入骨的寒风,深一脚浅一脚地赶回了家中。母亲把浑身发冷的父亲扶到热炕头时,父亲连裤子也没顾得换下,就把握得发热的两块钱和冻得发硬的几个油糕交给了母亲手里······

        此时,灶膛里柴火劈啪作响的声打断了我的思绪,父亲卖柴火的辛酸经历经常让他忆苦思甜,他改不了烧柴火的习惯,就是不能忘却他的那段岁月。他会逗我的孩子们,问什么事幸福啊,什么”好衣服“”好吃的“”玩手机“之类的词汇一连串,可是当孩子们反问他的幸福时,父亲却是一脸正经地说:再也不用卖柴火了!

标签:情感岁月     阅读次数(272) | 回复数(6)
上一篇:思念
下一篇:揣骨疃镇抗“疫”三字经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