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文安县东洋町吴淑君
  • 性别:女
  • 地区:廊坊地区文安县
  • QQ号:暂无
  • Email:694529269@qq.com
  • 个人签名: 邮编:065804---廊坊文安县大围河乡东洋町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514 篇
    回复总数:4477 条
    留言总数:24 条
    日志阅读:147385 人次
    总访问数:214512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694529269发表的博文
那年三十儿缝新衣[2018/10/2 6:03:31|by:694529269]
那年三十儿缝新衣文/常雪梅(廊坊)

贫穷的年代,孩子们最盼望的是过年了,总是在离着还有几十天时就一天天数着,期盼那一天早日到来。儿时的我们当然不懂得父母的艰辛、忧愁和无奈,只一味盼着过年时带红花、穿新衣、得“压岁钱”、大快朵颐。回想过去岁月里的新春佳节,我最是难忘一九七八年的春节,那是因为母亲的眼泪……
年关将至,家家户户忙忙碌碌,给孩子准备新衣,准备年三十的两三斤大米,准备或多或少的鱼和肉。我们家一共姐妹五个,前边我们几个大点的孩子,妈妈已经备好新衣或者多半新的衣裳,唯独最小的妹妹是一件大妹妹穿了两年、母亲重新翻个个(把旧衣服拆了里儿做面再缝好)的衣服。年二十八的下午了,母亲一想辛辛苦苦一年,竟然不能给最小的闺女买一件新衣服,伤心至极,躺在炕上暗自垂泪。我们看母亲哭了,都不再闹腾,老老实实呆在一边。我问母亲:“妈,你怎么啦?”母亲不回答。我晃悠着母亲的双腿,还是问着。母亲忧伤地说:“一年苦扒苦业,省吃俭用,到头来连个新衣服都没给你妹妹买,我算什么当妈的!……”母亲越数落越伤心,呜咽出声。我的眼圈发红了,不由得哄劝着母亲:“妈,把我的新衣服给妹妹吧,我穿旧的就行。”可是母亲一听愈发难过,眼泪更是不听话了。小妹很懂事,她安慰母亲:“妈,旧衣服怎么啦,我喜欢穿旧衣服!”小妹不说则已,一说让母亲嚎啕大哭起来,她拉着妹妹的手,数数落落,那过日子的捉襟见肘、对儿女的亏欠尽数哭诉出来。我们娘几个真是泪眼对泪眼啊……
其实母亲在村里是出了名的勤劳能干、会过日子,可是在那个年代,只有一把子力气、一颗节俭的心并不能过上好日子。尤其在一九七七年,文安洼闹水患,从麦收开始,老天爷就总阴沉着脸,三天两头雨水涟涟,堆在场里的麦子都捂发了霉。在缺吃少穿的年月里,这连阴雨就像锥子下在人们心上。而秋天满洼绿油油的庄稼又泡在了一片汪洋之中,整个冬三月吃的是国家救济粮:一天每人八两。红薯干馒头、高粱饼子吃得腻腻的,如果不是捏着鼻子,真的难以下咽,带着霉味的馒头是最好的美食了。这样的年景任谁也过不好啊!
傍晚爸爸从小队回到家,看到母亲胖眉肿眼,问起原因,母亲眼圈红着说起原委。父亲想想也是,过年过节的都无法给小闺女买件新衣,这做父亲的多么不够格。为了不让母亲伤心,让孩子们欣悦地过年,父亲晚饭后去小队部借了十元钱,二十九的上午父亲骑着自行车行了二十里地,到文安县城的百货商店,买了几尺红地黑点的条绒花布。这块布料鲜丽不俗,特别适合七八岁的女孩子做衣服。
母亲吃过午饭,比量着小妹妹的旧衣服裁出一块块布片。剪裁好了以后,母亲就开始用劈柴,在大锅里炖小队里分给的二斤多猪肉,不久沁人心脾的肉香飘满屋内院落,我们几个孩子馋得在锅台前转来转去……
晚上,我们吃得心满意足之后,躺在了炕上。母亲把过年穿的衣服叠得整整齐齐,放在我们的枕头旁边,在穿新衣和即将得到两角“压岁钱”的憧憬中,我们进入了甜美的梦乡。可是母亲还要在十五瓦的昏暗灯光下给妹妹赶制新衣服,那时哪里有缝纫机,只有用手缝。一针一线密密地缝啊缝,那是贫苦年月母亲爱儿女的一颗切切之心,那是年节里深深的慰藉和满怀的期盼。不知道母亲缝到什么时候,只是我一觉醒来时,窗户已泛白,母亲还在针线翻飞,忙乎着手中的活计。当我们早晨起床时,妹妹的头前已经摆放着一件漂亮的新衣裳……
之后不久,改革的春风吹遍祖国大地,农村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广大农民逐渐富裕起来了,不再为过年穿衣吃肉发愁了。一转眼四十年过去了,如今,孩子们更是想吃什么就买什么,想穿什么衣服就有什么衣服,母亲那为孩子大年三十儿缝制新衣服的事情,再也不会发生了。感谢党的改革开放好政策吧,让人民过上了富足幸福的生活。
阅读次数(186) | 回复数(2)
上一篇:寻珠记
下一篇:我和妻子都是“贼”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