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文安县东洋町吴淑君
  • 性别:女
  • 地区:廊坊地区文安县
  • QQ号:暂无
  • Email:694529269@qq.com
  • 个人签名: 邮编:065804---廊坊文安县大围河乡东洋町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513 篇
    回复总数:4474 条
    留言总数:24 条
    日志阅读:146744 人次
    总访问数:213264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694529269发表的博文
寻珠记[2018/9/5 8:10:28|by:694529269]
寻珠记作者:张晓辉(文安)

上学的路上总要经过一片荷塘。每每到了荷花盛开的季节,荷塘里便娉娉袅袅,远远地便能闻到缕缕馨香。
这片荷塘的主人并不亲自打理,只是在荷塘的岸上搭了一间茅草屋子,每年的四五月间便有一个“怪人”住进来,日日夜夜地看护这片荷塘。
那“怪人”从不和人说话,也没有什么人知道他来自哪里,姓字名谁。他长着一部连鬓络腮的胡子,眼神里闪着像刀片一样的目光,最让人害怕的是他脸上的那道疤痕,从眼底到脖颈,足有十几厘米之长。我们都很怕他,每次路过荷塘都远远地绕开那间茅草屋子,就像回避凶神恶煞一样。
二宝是我们几个里面的机灵鬼兼军师,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探听来的消息,说是这片荷塘里面有蚌,但见他唾沫星子横飞,眼神里满是贪婪的目光。
二宝见我们有点不信,便接着说道:“这片荷塘里如果没有宝贝,又何必雇佣那个怪人来此看护?”我们想想也是,但一想到“怪人”那副尊容,还是禁不住地后脊背发凉。
有好几次,我们总是打着去塘边洗手的幌子接近荷塘。可是说来也怪,我们每次刚要有所行动的时候,我们的“暗哨”总是着急忙慌地提醒我们“我们已被发现,放弃行动”。这个时候,我们总是望风而逃,一哄而散,连和那“怪人”照面的机会也不留下。那“怪人”腿脚不好,每次都是蹬着一辆半新不旧的自行车,他倒也不会真心追赶我们,只是远远地朝我们挥舞几下拳头,吼上几嗓。
夏天的雨最是寻常,一下就停不住脚。那一天,风携雨势,雨借风威,滚滚的天雷宛如天神擂响战鼓,着实骇人。我们几个人一碰头,击掌相庆,皆道:“真乃天助我也,岂可错过这剖蚌取珠的最佳时机?”
说干就干,连成一片的雨幕成了我们最好的掩体。我们先是观察了一下敌情,只见那个怪人正在茅草屋子里面就着昏黄的灯光自斟自饮。这样恶劣的天气,鬼才会出来,果然他也放松了警惕,我们几个相视一笑。
我们几个人留下一人放哨,其余的都从距离茅草屋子最远的一个角落里下到塘里,塘水不深,但因下雨的缘故颇有凉意,可是为了寻到珍珠我们都不以为意。我们几个深一脚浅一脚的在塘泥里踩来踩去。二宝说:“一旦你的脚心被硌着,那一定是蚌无疑。”
工夫不大,我们几个人便皆有斩获,原来采蚌是如此容易。我们个个喜形于色,嘴里都嚷着:“发财了,发财了……”完全忘记了风雨的侵袭。
忽然,二宝“嗷”的一声惨叫起来,我们几个赶紧对他作出噤声的手势,然后问他什么状况。二宝满脸凄然,说道:“我……我被蚌咬了。”我笑道:“真没出息,赶紧学驴叫。”二宝骂道:“滚犊子,被王八咬了才学驴叫呢。”
好在蚌的咬合力不大,二宝稍微一用力便将手指抽了出来,几个人都笑成了一团。正当这个时候,一束手电的强光照将过来,我们终究还是被发现了。
二宝大喊一声:“风紧,扯乎。”第一个跳上岸去,撒丫子便跑,我们几个紧随其后。匆忙中,我朝茅草屋子的方向看了一眼,恰好这时一道电光闪过,我分明看见那个怪人连同他的自行车一同摔倒在塘边那条煤屑路上……
我们几个好像漏网之鱼,着急忙慌地跑到了二宝家闲置的房子里,一个个的落汤鸡一样,所幸的是我们的“收获”还在,我们几个人把采来的蚌放在一起,竟有二十几个之多。
二宝取来小刀,拿起一只个头最大的蚌,刀锋残忍地渗入蚌的壳内,我们一个个地都不由得屛住呼吸,满屋子充斥的全是怦怦的心跳。
第一只蚌剖开了,没有发现珍珠,我们都稍微有些失望。随着第二只、第三只……直到最后一只蚌壳的打开,仍然一无所获,我们每个人的脸上都写上了一个大大的失落。
随后几天,我们发现那个“怪人”都没有来看护荷塘,反倒是那片荷塘的主人频频出现在茅草屋里。我把那天看到的情况跟他们一说,几个人心头一紧,都意识到问题可能严重了。我们几个一合计,便找到荷塘的主人,把那天的情况简单说了一下,并问起那个怪人的去向。
荷塘的主人沉着脸说:“他走了。”
“走了?”我们几个人一脸懵然。
“不要理解错了,我是说他回老家了”,那人接着说道,“这种荷塘里的蚌哪里会有什么珍珠啊,真是笑话,白白糟践了我许多莲藕。”
我们这才知道,荷塘主人雇人看护荷塘原来是怕人下水踩断了正在生长中的莲藕。
“那些莲藕多少钱,我们赔给您。”我们几个人低着头轻声说道。
“不必了,那人那天摔倒后并无大碍,只是觉得自己没有尽到看护的责任非要离开,任我再三挽留也无济于事,最后他连工钱也没要,说是替你们包赔损失。”
我们几个人都呆在了那里,眼眶里已满是惭愧的泪花。这件事就像在我们每个人心灵最柔软的地方揉进了一颗砂砾,久久不能释怀。
多年以后,当初那几个“坏”小子又齐聚一堂。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总免不了旧事重提,我们又说起了过去做过的荒唐事,说起了那个从我们记忆中挥之不去的那个疤脸怪人。
二宝大着舌头说道:“那件事过后,我发现我们几个人都变了,少了几分野性,多了几分理智。后来,我们当中有人当了老师,有人做了警察,也有人做了医生,我们都是好人,我们都不会为一己之私去伤害别人。”
我说:“其实当年那次经历让我们都寻到了人生里最宝贵的东西,不是吗?”
阅读次数(152) | 回复数(1)
上一篇:文安家教的变迁
下一篇:那年三十儿缝新衣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