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刘新奇
  • 性别:男
  • 地区:河北深州大屯镇潘家村
  • QQ号:957821200
  • Email:nanfangyuren@126.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84 篇
    回复总数:172 条
    留言总数:1 条
    日志阅读:214901 人次
    总访问数:252556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leshengkongj发表的博文
真的?假的? [2021/1/23 15:19:55|by:leshengkongj]

真的?假的?

刘新奇

   今天是腊月初七,在我们这里腊七腊八出门冻掉下巴。晚上,空旷的大街上,几乎没有行人和车辆,阵阵西北风摔在脸上,口罩里散出的哈气,传到眼睫毛上,基本上冻住了,脸上又麻又疼。

    甄淑吉背上挎包,戴着口罩,走出宿舍,来到镇政府门口,向执勤人员出示健康码和行程码。然后,径直向北的小胡同走去。

    甄淑吉出胡同口,来到了镇北的公路,这里是恒石线,连接省会和县市的交通要道,如果不是新冠疫情,这里的车辆几乎一个连一个,水泄不通。现在好了,道上的车辆几乎没有。

    甄淑吉看到橘黄色的灯光下,防疫执勤人员在帐篷旁正在执勤。红色的标语醒目的写着:全民抗疫,人人有责。

    镇上年轻的人员都出去打工了,剩下的是六一三八。六一是儿童是不能执勤的,三八妇女也是五六十的中老年妇女白天可以执勤,晚上是五六十岁的老汉执勤。

    今天晚上值班的是龚士德老人。他今年六十六岁,是一位老退伍军人,办事人称一根筋。

    传说在生产队年代,队里刨了山药在地里放着,潘队长让他晚上看山药,防止有人偷。村里的孙寡妇那时年轻漂亮,男人死的早,一个人守着二个孩子混日子,实在是难呀!晚上,趁朦胧的月光,拿着兜包,到地里偷几块山药。

   龚士德在月光下刚巡视完山药堆,到窝棚里躺下,就听见轻微的声音。龚士德心想:不能呀!我刚看了,没人。是刮风,也不像。龚士德还是不放心,就坐起来,静听一会儿,还是有声音。于是,龚士德钻出窝棚,在一片如银的月光下,弯下腰看看,还是没有看见有人。于是,他又钻进窝棚躺下,又听见有轻微的声音。怎么也睡不着,不如我在看看地里的山药。于是,披上衣服,钻出窝棚,往地里走去。

   孙寡妇正在山药堆聚精会神往兜包里装山药,抬头一看龚士德站在她的面前。孙寡妇笑着忙说:他大伯,孩子们想吃块山药--------

   龚士德怒气地说:你这行为不对,你这是偷,如果让民兵逮住了,你就得挨批斗,赶快放下走吧?

孙寡妇站起来,露出胸膛,一下子扑在龚士德的怀里,拽着龚士德就往窝棚里走。龚士德一把推开她,大声说:你走不走,你不走我喊人了。

    孙寡妇拿着兜包悻悻地走了,边走边嘟囔地说:真是一根筋,难怪寻不上媳妇。

甄淑吉来到执勤点,龚士德说:你从哪里来?

    我从我娘家王家庄来。甄淑吉说。

    请你出示健康码,行程码和身份证。龚士德说。

    我丈夫病了,由于匆忙忘了带手机和身份证。你就让我过去吧!甄淑吉可怜怜巴巴地说。

   不行,俺书记说了,不管是谁,只要不提供健康码、行程码和身份证谁也不让过。龚士德斩钉截铁地说。

   我体温正常,不信你量量。甄淑吉说。说着,甄淑吉摘下手套,露出洁白的手腕。

   龚士德拿着体温枪在甄淑吉的手腕上“嘟”一声,体温枪显示36°5,真的正常。

   我可以进村回家了吧。甄淑吉说。

   不行,你来自中风险地区,有近三天的核酸证明吗?如果没有,也不能进村。龚士德说。

   甄淑吉说:你有电话吗?我给书记打个电话。

   龚士德把电话拿出来,甄淑吉给村里的书记打电话:潘书记,我是甄淑吉,我到了村口,你村的防疫执勤人员,不让我进村,你跟他说说。

   潘书记一听电话懵了,我是书记,还有人冒充真书记,胆子真大。

    潘书记说:你是真书记。

    是的,我是甄淑吉。甄淑吉说。

    假的吧?我才是真书记。潘书记说。

    我真的是甄淑吉。甄淑吉嗓音提高了八度。

    龚士德在一旁一听,这个人还冒充上级领导。于是,把电话要过来。说:你这个人还冒充书记。说着拨通了镇派出所的电话说明了情况。

   不一会儿,公路上一辆闪着警灯的公务车开来,牛警官从警车下来。龚士德说:就是她,她说她是书记,还想拖我村潘书记的门,进入我镇。

    牛警官说:你叫什么名字?

    我是甄淑吉。甄淑吉说。

我问你名字呢?牛警官说。我不管你是真书记还是假书记。

    我真的是甄淑吉。甄淑吉认真地说。不信你问问贾所长?

    牛警官拿出手机,给贾所长打电话:贾所长,恒石公路防疫执勤点,有一个人说,她是真书记,我镇有没有呀?

    有呀,刚调来督查防疫的甄淑吉书记,今天下午,我刚开了严防死控会议,就是甄书记主持的。贾所长说,我还没有给你们开会传达呢?你把电话给甄书记。说着,牛警官把电话递给了甄淑吉。

    贾所长,你好,我是甄淑吉,我下来暗访防疫执勤点看看落实情况。甄淑吉说。

牛警官说:甄书记请上车吧。

    甄淑吉上了牛警官的车,检查下一个执勤点去了。

    龚士德蒙圈了,这是怎么回事?于是,拿出电话给潘书记打电话。潘书记说,我不知道甄书记,今天下午,主管防疫的赵村委员去镇上开的防疫会。他还没有和我碰头。那个真书记没有进我村。

   龚士德说:甄书记上了警车,带走了。

   龚士德心想:什么真书记假书记,反正必须按防控制度办,才能保平安。

                     

                     电话:13731367835

                     QQ:957821200

阅读次数(11233) | 回复数(1)
上一篇:军营中书写荣耀 社会里奉献担当
下一篇:有志者,事竟成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