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刘新奇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nanfangyuren@126.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50 篇
    回复总数:104 条
    留言总数:1 条
    日志阅读:13466 人次
    总访问数:23613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leshengkongj发表的博文
阳光从我心里过[2018/4/16 21:01:09|by:leshengkongj]

阳光从我心里过



深州刘新奇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毕业后,分配到了一所乡办中学。它的前身是公社五七农场,且是方圆邻村距3公里地,它的前面有三座废弃的砖窑。据说是前辈人烧砖用的,之后,公社把这荒芜的旧窑厂变为了公社民兵训练的打靶场,它的后面为常年潺潺流水的小溪。故当地人称公社中学为农场或三窑中学。没有围墙大门,校舍全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师生扣坯烧窑盖起来的简易瓦房。

      学校的教师多是“一头沉”,一放学,全回家了,学校空荡的,尤其是夜晚,常常停电,周围的小树林里常常传来夜猫子(猫头鹰)“咕咕咕喵”的叫声,更增添了夜晚的空寂,简直无聊至极。

      那段时间,我对写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一篇篇习作投诸于报刊杂志,纷纷犹如泥牛入海,有去无回了。

      美老师是我的同事,年龄大约比我大二三岁。其实,她姓梅,学生们见梅老师长得漂亮,都叫她美老师。她有着颀长的身材,尤其她那忽闪忽闪的会说话的大眼睛,更有神,身上散发着淡淡地一股清香,犹如清水出芙蓉,天然无雕饰之感。

      她任初三的语文课,常常有习作出现在报刊。我十分恭敬地将她摆在了心头,那一刻,我的心里正在憧憬着文学梦,渴望有一个交流者,有了一种认识她的冲动。

      我轻轻地叩开了她的宿舍,(那时因校舍紧张,常常是几个教师挤在一间潮湿的屋子里,既办公又当宿舍。)她那优美甜润的歌喉发出“请进”的声音。

      我悻悻的进了门,烛光下,映照着她红彤彤的脸庞,她正在忙碌地批改着学生的作业。

     我小心地拿出《初中生周报》,上面有我写的一首短诗,展示在她的面前,她慢慢地放下红笔,拿起报纸并用纯正普通话轻轻地吟咏着:

校园晨曲  清晨、  在湖边 小鸟被吵醒 他和她 正背、外语公式方程、好像、对准报话机、正指挥轮船卫星。

      月牙弯弯、微风习习、晨跑强健身躯、沿着操场、跑呀跑、好似、录制最新醉美的青春旋律。

     她说:这首诗之所以编辑给你刊登,是因为有“诗眼”,有画面感------

    再见她时,还是在她的办公室,我们随意谈了文学的一些东西,如十三辙、诗歌、巴尔扎克------。随后知道了她家的情况。她父亲去世的早,妈妈靠捡破烂供她上的学校,实属不易。家中还有一个不知拉尿的傻妹妹。我从此有了怜悯之心。

     做饭的师傅是一位六十岁的老男人,人称孙师傅,家中已无他人,年轻时上过海河,给工地做过饭,学校为了省钱,把孙师傅从五里地的家中请来,学校管吃,工钱一天一元。人老了,眼花了,常常在大米饭中飘着白白的蛆,馒头里面常常有老鼠屎。离家近的教师能不再学校用餐就不用,我们刚从学校分来的教师和远道的教师不得不在此用餐。一天早上,五个住校的教师围在院中吃饭。美老师给我们盛上饭,我们几个吃了起来。吃饭的时候,一位姓于的老师,谈起于姓的来历,说我们这一代于姓,从山西洪洞老鹞窝搬来时,有来的早的,有来的晚的。所以有真于假于之说。美老师的姥姥家姓于,美老师说:我们是真于,你们是甲鱼。我们问有何凭证?美老师解释说:我姥姥家村名叫土楼口,在山西洪洞大搬迁以前就有这个村,姓于的人家就存在。而你村叫北洼村,是古滹沱河故道建起的,当然你村的“鱼”是河水冲来的,所以是“甲鱼”。大家听后哈哈大笑起来。

      一天中午,天气异常炎热,大家都猫在屋里。只见美老师一人在树荫底下踟躇,手里拿在一张纸,在看着什么。我正好路过,看到美老师的眼睛红红的,也不知咋原因。我看着她,至少在那时,我还没有像看她一般看过别的女人。

此后,我似乎静观她的一切行动,她常常一人在树下,时而走走,时而停停,很让人莫名其妙。后来得知,她的恋人,是在一个村里长大的同学,比她大三岁,三年前参了军,后考入军校,军校毕业后分到边防军,现在参加了对越自卫反击战。

      在一个周末,做饭的孙师傅,亲戚有事,没有做饭。中午,只剩下我和美老师。美老师和我炒了两个小菜。那天中午,喝了半瓶老白干的我,躺在了她的床上,憨憨地睡了起来,美老师只好带上门出去了。

     正午的校园很热也很安静。她一个人在夏日的中午散步让人生疑。好不容易熬了一会儿,还是回宿舍。

      关严的窗帘的宿舍昏暗而暧昧。她莫名其妙地一阵冲动,脸红的心跳,意乱神迷,几乎不能自恃。

      是开门的声音惊醒了我。我似乎也出现了异样。若这样再持续半分钟,甚至几秒钟,我相信彼此不会再是纯洁的友谊与红粉知己了。

我下意识地走到窗前拉开了帘子。明媚的阳光一扫室内的暧昧,我心也平静如常。

     事后,我常常想这一拉,拉出了完全不同的氛围与心境,也拉出了完全不同的未来。

作者:刘新奇

通联;深州市大屯镇张家屯完小

QQ;957821200

电话:13731367835

标签:leshengkongj     阅读次数(204) | 回复数(2)
上一篇:一次难忘的家访
下一篇:哑巴大叔的幸福生活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