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杨宗瑞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1339018949
  • Email:1339018949@qq.com
  • 个人签名: 本人简介:杨宗瑞:河北省保定市易县大龙华乡小龙华村人;高中文化,《河北农民报》优秀通讯员,特约记者。热情欢迎大家来易县做客,联系电话:0312--8267889,13091262149.    真诚的欢迎各位朋友,关注我的博客,共同学习;共同交流;永远是朋友。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772 篇
    回复总数:2660 条
    留言总数:17 条
    日志阅读:235006 人次
    总访问数:387721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yangzongrui发表的博文
“过年好” [2020/4/9 10:26:43|by:yangzongrui]

                     “过年好”

                     ---扶贫路上彷徨

    过年好!一句普通的中国北方春节时的问候语,可文中过年好”却是一个人的名字(俗称外号),他原名叫秦壮壮是我进村扶贫名下一贫困人员也可以称为扶助帮扶对象,究其外号由来,还是我这个下乡扶贫书记给起的。

    那是在2016年春节过后,我刚下乡到河北易县一个偏僻落后的小山村——金坡村,初来乍到,扶贫帮扶第一步,就是下乡入户摸排,搞清楚扶贫底数(实际贫困人口)。全村500多户,1700多人分布山区7个山沟,面积大约5平方公里。在深山区下乡走访没有便捷的交通,工作队只能靠双腿去解决,一家家一户户,幸亏有村干部引路陪同,减少了许多不便,少走了不少冤枉路。秦壮壮一家居住在一个深山沟内,整个山沟其一家三口,当我们到他家时,看到他们一家的生活环境惊呆了。几间蓝砖房外表十分破旧,主体结构还可以,不会轻易倒塌没有围墙与北方大自然萧条景色直接混为一体,鸡、鸭、鹅、狗在房前肆意徘徊,粪便积了很厚一层,大量生活垃圾、废品任意堆积,根本没有通往屋内的路,只能踩踏前行。村干部高声喊了一声“家里有人吗?”从屋里走出一个小伙子,看上去约十八九岁,衣衫不整、目光呆滞,但脸上挂满笑容,他方言浓重的说“你们找谁?”我随口问道:“这是秦大山家吗?”小伙子答道:“秦大山是我爸”两眼直勾勾看着我们也没了下一句。我们互看一眼,忙问“你爸在家吗?”小伙硬生生地说:“没有,他上山了”。我们走访前查看过秦壮壮一家的档案:秦大山,67岁,身体健康,务农;妻子一级智障、儿子二级智障,2014年贫困建档立卡,属该村重度贫困户。秦壮壮的表现也在工作队的意料之中。村干部一旁说“壮壮,我们进屋坐会儿,这是扶贫工作队,了解一下你家的情况”小伙子怯怯地闪到了一边,我们走进了这个贫困户家中。“天啊!”工作队不约而同的惊呼,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进门屋子中间地上一个大坑,趴着一只大黑母猪,七八个猪仔围着母猪吃奶,黑色的脏水随着母猪的挪动从身下不时的冒出来,气味实在难闻,屏住呼吸环顾四周,柴禾杂乱堆在灶台前,锅没有盖,锅内有许多玉米粥,颜色发灰分不清人吃还是猪吃的,侧屋炕上坐着一个50岁左右的女人,衣衫褴褛,但能简单蔽体目光呆滞,见到我们略带恐惧畏缩,用分不清颜色的被子忙掩在胸前,地上的桌子凳子表面有一层厚厚的尘土,四面灰黑的墙壁,空空如也;像是告诉我们什么叫“家徒四壁”。工作队因为户主秦大山不在,其他两人交流困难,第一次走访只能结束离开他家时因为是正月十七农村有个不出正月就算年的习俗我不经意对秦壮壮说了一句:“小伙子,年过得好不?”小伙子竟生硬地大声说:“小伙子,过年好!”工作队员及随行的村干部大家都笑出了声,不知为什么我也随口回了一句“过年好!”结果引得小伙子一遍又一遍,一声比一声高的喊着“过年好”“过年好”的喊声一直回旋在耳畔,伴随我们离开了那条小山沟

    自从我们工作队那次走访以后,秦壮壮不论春夏秋冬逢人便高声大喊“过年好”,工作队及村民渐渐地都叫他“过年好”了。作为一名扶贫书记,每月都要对村内的贫困户逐户进行走访,了解他们的生活生产情况,和秦壮壮(过年好)也就逐渐的熟了起来,但我们之间的交流也仅限于“过年好”一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根据一户一策精准扶贫,在之后的扶贫岁月中,开始对“过年好”一家进行了一系列的扶助工作安排“过年好“的爸爸干一份村中保洁工作,每月800元收入补贴,解决“过年好”母子低保问题,每年有4000多元收入,捐资帮“过年好”一家修缮房屋、粉刷墙壁、建起院墙、盖上猪舍、鸭舍、鸡棚每年帮助“过年好”的爸爸销售柴鸡蛋、猪仔,逢年过节给其一家送去米面油、床上用品、衣服……

    诚然,“过年好”一家是我们扶贫对象中的一个典型,其他贫困户也各有千秋,有因病致贫、有因残致贫、有年老孤寡致贫、有无劳力致贫等等。“过年好”一家因情况特殊,脱贫难度较大,工作队相对而言多下了一些功夫,取得的成效也较为明显,村民开玩笑说,你们工作队扶贫几年,“过年好”真的成为了!

    根据扶贫政策结合实际情况全村贫困户人均收入都已远远超过全国贫困线并且顺利脱贫摘帽。一晃下乡扶贫过去了四个年头,2020年的春天已经到来,我也要结束扶贫工作,离开这“第二故乡”奔赴原来的工作岗位,但是对已经23岁的“过年好”一家,我经常会莫名地想到许多:“过年好”过几年会不会结婚?再过几年会不会又有一个或几个“过年好”?我的扶贫工作完成了一个个疑问在我的脑海中萦绕,让我心潮起伏,浮想联翩。

                华夏银行高碑店支行副行长驻易县金坡村

                                    第一书记:李朝阳

                                      杨宗瑞(整理)

                                       2020年4月8日

阅读次数(649) | 回复数(1)
上一篇:别了,二月;三月你好!
下一篇:军旅画家走进狼牙山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