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保密
  • 性别:保密
  • 地区:保密
  • QQ号:暂无
  • Email:xgj1107@163.com
  • 个人签名: 保密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195 篇
    回复总数:9726 条
    留言总数:43 条
    日志阅读:429433 人次
    总访问数:547479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xianyunyehe发表的博文
六月过了是七月[2018/6/22 14:51:02|by:xianyunyehe]

点击查看原图

六月过了是七月

  倏忽间,六月已经进入下旬。六月过了,就是七月。没错,七月过了还是八月呢。不过,八月不是我想说的话题。

  然则何故对指日可待的七月如此情有独钟呢?缘由自然是农博积今还赫然在目的《热烈庆祝农民互联网上线16周年》金色文题,引爆了积淀我心底复杂情怀。

  就叫日久生情吧,我们每一个农博博友朝夕耕耘在农博,历经些许变故,但大家依旧不离不弃,长相厮守。

  如何定位这份不改痴情呢?咱是书到用时方恨少,理虽未屈词已穷。搜肠刮肚,想到一比,那就是家鸡。虽然不雅,但是历经“文革”,我们这些被称作臭老九的所谓知识分子(地1、富2、反3、坏4、右5、叛徒6、特务7、走资派8、知识分子9)难免被革命烈火烤一烤。十年结束,党明确提出知识分子是工人阶级队伍里的一员,并且赞赏知识分子为“家鸡打得团团转,野鸡不打满天飞”。多么暖心的比喻呀!受点小委屈算得了什么?更何况我们的农博,也没有打他的家鸡呀。我同村的堂内弟即使现在也常常对我以臭老九称之,可是我的的确确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磁县十年博庆,我未参加。探究原由,的确是欲说还“羞”。一位曾经的女友,执意与我结伴而行。她无数次通过QQ告诉我,某某要与她同行,某某也要与她同行,可是她就是偏偏要与我结伴而行。就因此,我放弃了与博友相聚的可贵机会。

  前年,燕君老师号召大家预先为农博15年庆祝做导演,许多朋友,热情洋溢地各抒己见,我亦没为之所动。淡定,仅仅是因为农博高手如云,自己不过沧海一粟而已。

  报博分家,毋庸讳言,对农博影响显而易见。农博日渐冷清,我坐不住了?见士刚等忧心如焚,我则冒昧发文,欲陈管见,岂知已是于事无补。管理员老师留言是“顺其自然”,燕君老师当时也说“明年这时如果能在这里相会就不错了”。

  源于本性,抑或是感恩燕君老师的青睐。忆往昔,燕君老师曾在我博文后留言称“徐哥是铁杆报友”;拙作能屡屡见诸《有理说理》,甚至得到农家书屋相关人士热评,施此洪恩大德非燕君老师莫属。

  有感于时髦的同学聚会,战友聚会,则心血来潮、突发奇想:博友怎么就不可以来一次双轨制聚会呢?有工资性收入的自理,躬耕陇亩的由网站牵头募集善款协助。倘若成真,即可了却博友相念之苦,也能共议振兴农博大计,还能在聚集地游览,感知旅游的快意。一举多得,何乐而不为?

  当然人各有志,我这一厢情愿的梦想,不一定合大家的口味,只能姑妄言之,姑妄听之吧。

阅读次数(1146) | 回复数(14)
上一篇:再说杏仁
下一篇:没有了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