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保密
  • 性别:保密
  • 地区:保密
  • QQ号:暂无
  • Email:xgj1107@163.com
  • 个人签名: 保密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195 篇
    回复总数:9726 条
    留言总数:43 条
    日志阅读:429969 人次
    总访问数:548120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xianyunyehe发表的博文
我家的热炕头[2018/5/17 21:18:09|by:xianyunyehe]

我家的热炕头

曾几何时,“十几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别了饥寒,略得温饱,农家满足感就是这么朴素简单。

千百年来,农家这热炕头,传承着民族文化,氤氲着家庭亲情,演绎着不老的乡愁。

人老防跌,可是去冬我偏偏不慎摔伤右腿。就是从摔伤那天起,老婆就把我安置在家里的热炕头上,她每天都把炕头烧得热热乎乎的。即使今天已是时过“立夏”,人们已是夏装着身,可是老伴依然坚持烧炕不辍。她每天依据天气变化,适时适量地给火炕烧上一火,她说,炕头只是不凉不行,要有微温的感觉才利于腿伤的康复。我每天睡在温暖的热炕头,暖和了的不只是腿,更主要的是心。

家里不种庄稼,自然缺少烧柴。与我同庚的老伴,不顾我的阻拦和儿女们回家时的劝阻,坚持每天去捡柴。然后毫不吝啬的用她汗水换来的烧柴,把炕头烧得温热可人。用她的话说“现在条件好了,屋子里安装了暖气,但是怎么也不如直接睡在暖暖的热炕头上舒服”。

时光远逝,然而往事却总是萦绕心头,有时还倍感真切。儿时那寒风呼啸的日子,时至今日还让我心有余悸:简陋的房屋抵挡不住疯狂的西北风,整个破旧的屋子仿佛都在寒风里瑟缩。屋内寒冷得滴水成冰,豆粒大小的煤油灯火,左摇右晃,随时都可能被风吹灭。这时屋子里稍稍温暖的地方就是农家那热炕头了。白天,姥姥怕我到外边疯跑,就让我坐在火盆旁,学着姥姥的样子,把冰凉的小手伸到火盆上方取暖,听姥姥讲那似乎永远没有尽头的童话故事。夜里,我钻进炕头微温的被窝里,蜷曲着腿与姥姥挤在一起睡下。姥姥总是要把她脱下的棉袄盖在我的被子上。这农家的热炕头,传承着的是骨肉亲情。

后来我长大成家了,有了自己的“窩”。再后来,孩子们也长大了,一个个飞出了“窩”,家里只剩下相依为命的我们老夫妻了。尽管世事在变,亲情却是永恒的。体弱爱冷的老伴,把她“盘踞”多年的热炕头让给了我。我刻骨铭心的感悟到:我家这热炕头传承着的是我们尊老爱幼的民族文化,氤氲着的是骨肉亲情,演绎出的是内心深处不绝如缕的不老乡愁。

阅读次数(563) | 回复数(12)
上一篇:想起怪人齐大石
下一篇:六月过了是七月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