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孙建永
  • 性别:暂无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kfgyfgf@yahoo.com.cn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2714 篇
    回复总数:1726 条
    留言总数:24 条
    日志阅读:1798487 人次
    总访问数:2081396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sunjianyong发表的博文
李可攻癌夺命汤[2020/8/19 19:49:40|by:sunjianyong]

                                 点击查看原图

李可攻癌夺命汤[整理版]【转载】

2017-06-03  生长化收...   来源

 

李可老中医<攻癌夺命汤>治验录



攻癌夺命汤是我在20世纪50年代后期至60年代中期所创,由漂海藻、生甘草、木鳖子、醋鳖甲、蛇舌草、夏枯草、蚤休、海蛤壳、黄药子、生半夏、鲜生姜、元参、牡蛎各30g,大贝15g,山茨菇、山豆根各10g,以及全虫12只,蜈蚣4条,明雄黄1g研粉吞服,19味药组成。

本方脱胎于兰州已故名医董静庵先生之验方“海藻甘草汤”,原方主治瘰疬,由海藻、甘草各10(5g,全虫12只,蜈蚣1条组成,水煎服。我师董老意,加量3倍,虫类药研粉吞服,以加强药效。另加鳖甲、消瘰丸(元参、牡蛎、大贝)、夏枯草、生半夏、鲜生姜,大大加强了养阴化痰、攻坚散结之力。曾治愈甲状腺腺瘤24例,甲状腺瘤左锁骨上凹淋巴结肿大疑恶变5例,缺碘性甲状腺肿12例,颈淋巴结核4例,泛发性脂肪瘤5例,脑瘤术后复发1例。多数在半月内痊愈,无复发。1961年后加木鳖子、蛇舌草、蚤休、黄药子、山豆根、明雄黄,基本定型。经临床运用40年,用治多种恶性肿瘤,竟获奇效。兹选录验案数则如下:

恶性淋巴瘤

景某某,女,65岁。1977年8月15日初诊:颈左侧肿物40天,初起如黄豆大,未及1个月,猛长如初生婴儿头大,并向下蔓延至左锁骨上窝,凹凸如岩,坚硬不移;颈右侧及颊车穴下方肿块6个,大如杏核,连成一串,坚硬不移;双腋下、双腹股沟淋巴结皆肿大如枣,推之不移。随肿块之逐日增大,上则头痛如破,气喘痰壅,胸部憋胀,面色灰滞,神识昏糊。下则二便闭结,溲若浓茶。口臭熏人,苔黄厚腻,中根黑燥,六脉沉滑数实。(后经山西肿瘤医院病检,确诊为“左颈部弥漫型恶性淋巴瘤混合细胞型”,病理号3054)辨证属痰毒弥漫三焦,毒入血分,阻塞气机,蒙蔽神明重症。拟攻癌解毒、涤痰通腑、软坚散结为治,以攻癌夺命汤合礞石滚痰丸扫荡血毒:

漂海藻、生甘草、煅礞石、木鳖子、生半夏、鲜生姜、莱菔子(生炒各半)、黄药子、鳖甲、生牡蛎、浮海石、海蛤壳、元参、蚤休各30g,大黄、大贝、桃杏仁各15g,山茨菇、山豆根、红花各10g,上药以蛇舌草、夏枯草各120g,煎汤代水煎药,煎取浓汁600ml,日分3次服,7剂。另以全虫12只,蜈蚣4条,明雄黄1(2g研末冲服,每日一剂。

8月23日二诊:患者服首次药后约1刻钟,突觉满腹上下翻腾,五脏如焚,欲吐不得,欲泻不能,烦躁欲死,旋即昏厥。我急赴病家,患者已醒。诉刚才出一身臭黏汗,吐出胶黏痰涎半痰盂,胸膈顿觉宽敞,惟觉困乏而已。诊脉和匀,此乃药病相争,正胜邪却之佳兆。《内经》有“药不瞑眩,厥疾弗瘳”之记载。一旦出现瞑眩现象,必有非常之效。嘱原方续服。服2,7剂时,每日畅泻污泥状夹有脓血、胶黏痰涎,奇臭极热之大便1,2次,尿已转清,胸憋气喘已愈七八,头已不痛,神识清朗,食纳大增,全身肿块变软。嘱原方加嫩胡桃枝之扶正化瘤,续服7剂。待大便中无秽物后2日,去大黄。

9月1日三诊:服药14剂,左颈部肿物缩小1/2强,右颈及颊车穴下之肿物消至黄豆大,精神健旺,面色红润,稍觉气怯。原方去礞石滚痰丸,加野党参30g,灵脂15g,10剂。

9月13日四诊:左颈部肿物已消至鸡蛋大,其余已消尽。原方10剂。

11月1日五诊:患者带药回村,至9月22日,肿物消散如胡桃大,27日全消。计经治2个月,服药34剂,临床缓解。惟觉干渴气怯,舌红无苔,脉沉滑。为疏丸方,峻补元气,养阴化痰,拔除病根。

全河车2具,白参、灵脂、元参、天冬、山茨菇、川贝、牡蛎、海蛤粉、漂海藻、昆布、黄精各30g,大蜈蚣50条,全虫120只。

共研细粉,夏枯草1500g熬膏,加炼蜜为丸10g重,早晚各服1丸,生甘草10g,煎汤送下。

俟后,其义子来告,丸方未服,病已康复。至1981年春,遇其女于街头,询之,体健



1/5页

逾于往年。因生活困难,丸方终未服用。计已临床缓解3年半。

甲状腺癌颈转移

王某某,女,60岁。1978年6月26日初诊:患者高大胖体型,体重80kg。颈部肿块29年,甲状软骨上方肿块杏子大,下方肿块约乒乓球大,均质硬,右颈部鹅蛋大肿块,凹凸不平。同年3月28日,山西省肿瘤医院超声探查诊断:“甲状腺癌颈转移”,次日同位素扫描(565号)支持上述诊断。

追询病史,知患者从8岁起,即抽旱烟,现吸烟量日平均2盒,患支气管炎30年。近3年暴喘迫促,两臂上举则气闭晕厥。上厕所走10多步,即暴喘10多分钟。痰声如拽锯,稠黏难出。目赤;胸、胃烧灼难耐。日食冰棍1桶,水果罐头无数,始觉爽快,脉沉滑搏坚。放疗后耳聋不闻雷声。个性暴躁,多疑善怒。近2个月有血性涕,剧烈右偏头痛。胸背四肢泛发脂肪瘤,大者如粟子,小者如蚕豆。

据以上脉证,良由吸烟过度,熏灼肺腑,个性暴躁,气滞于中。痰气交阻,日久化火化毒,结于喉间要道。近来,虽见种种上热见证,但双膝独冷。盖由高年肾阴大亏,阴不抱阳,龙雷之火上燔。且喘汗频作,须防暴脱。先予引火汤,滋阴敛阳,引火归原:

方1:九地90g,盐巴戟肉、二冬各30g,云苓15g,五味子6g,上油桂2g(去粗皮研粉小米蒸烂为丸先吞),3剂,此后,凡见上热无制,即服3剂。

方2:漂海藻、昆布、生半夏、鲜生姜、元参、花粉、海蛤壳、牡蛎、黄药子、木鳖子、蛇舌草、夏枯草、生苡仁、蚤休各30g,大贝、麦冬、桃杏仁各15g,白参(另炖)、五味子、山茨菇、山豆根各10g,竹沥2匙,上药煎汤取汁。另以全虫12只,蜈蚣4条,上沉香1(5g,明雄黄1(2g研粉吞服,每日1剂。剂,无大加减,至9月底,两方共服70剂,全身脂肪瘤消失,

上方,头3个月每旬服7
右颈转移灶缩小2,3,甲状软骨上下之肿物亦明显缩小。血性涕消失,痰声漉漉偶见。动则暴喘之状,可减三四。服至1979年6月,因天渐热,停药3个月,共服百剂。喘息已很轻微,可到邻家串门。右颈转移灶缩小至杏核大。至1980年3月,所有肿物全部消失。计经治18个月,服药300剂,其中引火汤约占1,4。现仍健在,已80高龄。胃小弯癌

1982年夏我遇陈某,60岁,农民。经西安医学院二院病检,确诊为胃小弯癌(4×4cm),已办住院。自知年迈患癌,生死难卜,故术前专程与胞姐见最后一面,顺便请我诊治。询知食入即吐,痰涎如涌,便燥,三五日一行,干结如羊粪球,落地有声。面色灰滞,消瘦,病未及3个月,体重下降15kg。然神识清朗,同桌进餐,食欲颇佳。声若洪钟,喜笑言谈,颇饶风趣。我接触癌症病人可谓多矣,似此类性格者,却百不见一。胸怀豁达,便易措手。诊脉弦滑,舌红,中有黄厚腻苔,边尖有瘀斑。询知一生嗜食肥甘,嗜酒如命,此必湿热酿痰,阻塞气机,日久化毒,积为有形癜积。所幸正气未衰,可以用攻。毕竟高龄,佐以扶正:

赭石末50g,漂海藻、生甘草、元参、牡蛎、醋鳖甲、木鳖子、黄药子、生半夏、鲜生姜、蛇舌草、夏枯草、莱菔子各30g(生炒各半),旋覆花(包)、醋柴胡、山茨菇各15g,红参(另炖)、灵脂各10g,煎取浓汁400ml,对入蜂蜜100g、姜汁10ml煎3沸,日分2次服,另以全虫12只、蜈蚣4条、紫硇砂3g、明雄黄0(3g研末冲服,30剂。

另,隔日冲服儿茶2g。

上方服至5剂后,大便通畅,进食不吐,已与平日无异。自备槐耳,每日煎汤代茶。不久,失去联系。1984年1月7日,某姐患肝癌找我诊治。询其内弟病情,据云服完汤剂,调养月余,在地区医院镜检,瘤体消失,食纳如常,体重恢复,已返陕照常参加农事劳作。

脊髓神经胶质瘤

温某某,女,19岁,山西学生。2000年6月3日,北京天坛医院作下颈上胸MRI检查,

2/5页见“C5-T3水平脊髓占位病变,N胶质瘤(MRl8819#)”专家会诊认为,手术风险大,难根治,易复发,费用高,建议转中医诊治。

询知颈项强痛,脊柱向右侧弯,转侧困难,斜颈,已6年。左肩背沉困重痛,四肢无力,左下肢肌萎缩,双下肢进行性麻木,近半年已不知痛痒。左腿环跳穴及足跟部电击样阵痛,一日数发,步态蹒跚、倾侧,已休学2个月。面色苍白无华,气怯神倦,头目昏眩,瑟缩畏寒,六脉沉迟细涩,舌淡胖有齿痕。

考病在脊椎,属督脉为病。督乃诸阳之会,非寒邪不能干犯。患者禀赋素虚,嗜食生冷,卧室靠窗,夜卧当风,夏日入睡,不关电扇。脾失健运,正气先虚,痰湿内生,经期不避生冷,瘀血内阻,寒伤督脉,真阳失运,日久湿痰死血,阻塞经脉,成为有形症积。且每逢经期,诸症加剧。可证寒邪已由表入里,由督入任,深入血分。腰困如折,肾气已伤,奇经八脉所辖区域俱见病象,且属沉寒痼冷顽症。

本病已非攻癌夺命汤适应症,当作变通,留基础方,去一切苦寒解毒之品。重用生芪补大气,益气运血,温通督脉;以麻附细汤深入少阴,透发伏寒,兼开太阳之表,引邪外透;重用葛根之专理颈项,通督达脊;更加活血化瘀之品及虫类搜剔,化痰软坚,消磨化积之品,攻补兼施:

1.生芪240g,葛根90g,麻黄15g(先煎去沫),附子30g,细辛20g,漂海藻、生甘草、生半夏、云苓各30g,白芍、川芎各30g,白芥子(炒研)、桃仁、红花、僵蚕、地龙、两头尖、子蜂房、天南星、高丽参(另炖)、灵脂各10g,鲜生姜30g,大枣12枚。

加冷水1500ml,文火煮取450ml,3次分服,5剂。

2(全虫尾15g,大蜈蚣20条,川贝、土元、炮甲珠各30g,麝香2g,共研细粉,分作15包,1包,次,3次,日,随中药服。

3(夏枯草1500g,依法熬膏,10ml,次,3次,日。

至7月10日,药进5剂,每服皆得畅汗,伏邪外透,颈项肩背沉困感遂去大半,脉转沉滑,舌尖微赤,阴症有转阳之机,大是佳兆。

上方去麻黄,加大贝、元参、牡蛎、鹿角霜、丹参各30g,余药不变,连服40剂。

至8月22日,服药47剂,诸症已去十之七八,下肢感觉渐复。山医一院神经外科MRI复查:“C6-T4脊髓占位病变与原片比较,未见明显变化。”症情基本得到控制。拟扶正消瘤,丸方缓图:

花旗参、高丽参、五灵脂、大三七、三棱、莪术、葛根、炮甲珠、子蜂房、两头尖、花蕊石、全虫尾各60g,大蜈蚣100条,土元60g,牡蛎粉、元参、真川贝各150g,蛇舌草、杭白芍各100g。

上药共研细粉,以夏枯草1500g,熬膏,加炼蜜为丸重15g。每次1丸,3次,日。

汤剂去细辛、赤芍加通补肾督药巴戟、补骨脂各30g,狗脊15g。每旬服7剂。

至10月6日,又服30剂,症状消失,食纳精神,胜于病前,带药恢复学业。

汤剂加化铁丸(楮实子30g,威灵仙10g),川断15g,枸杞子、菟丝子、仙灵脾各20g,温养肝肾,攻坚化积,每旬服3剂。

10月30日追访,山医一院神经外科MRI与8月22日原片比较,专家会诊认为有三点不同:

1(原病灶周围有模糊阴影,此次已消失,边界清楚,结合临床症状消失,推测脊髓腔内之瘤体,已逐渐消溶,神经压迫症状解除;

2(原脊柱向右侧弯,此次已恢复正常,斜颈已愈;

3(查体,患肢肌萎缩已恢复如初。

3/5页

2001年1月17日追访,平稳向愈,6年来痛经痼疾亦愈。面色红润,精神饱满,考试成绩优秀。中药服完,改服培元固本散变方,以血肉有情之品,峻补先天,重建免疫屏障,加柚柑虫节100g,以彻底破坏异常细胞核,防止复发。

大三七、鳖甲胶、琥珀、川贝、粉葛根、夏枯草膏、虫节、高丽参、灵脂各100g,赤芝孢子粉、炮甲珠、子蜂房、土元、守宫、血竭、藏红花、全虫尾各50g,大蜈蚣100条,全河车2具,坎气60g。

共研细粉,装胶囊,每服6粒,2次,日。

本病临床罕见,机理不明。解剖所见,瘤体如蛛丝、棉絮,填充于脊髓腔内,胶着、裹缠于神经周围,手术不易剥离净尽,故易复发。手术过程如损伤脊髓神经,轻则截瘫,重则致死,风险较大。术后复发率高,生存期短暂。且费用高昂,非一般人群所能承受。从中医经典理论辨析,本病当属奇经八脉病变。缘由正气先虚,痰湿内生,寒伤督脉,真阳失运。日久,浊阴僭居阳位,湿痰死血,深伏督脉要冲,而成有形癞积。本病因虚成实,治当养正消积,扶正温阳为先,遵伤寒、金匮之理,邪之来路,即邪之去路,故立方以麻黄附子细辛汤深入少阴之里,透发伏寒,兼开太阳之表,开门逐盗,引邪外透。患者正虚为本,故破格重用生芪之入督脉,补大气,益气运血,温通督脉,高丽参、五灵脂对药,补元气,消血积。主症“项背强痛”,故重用葛根之专理颈项,通督达脊。胶质瘤属痰瘀胶结,故以海藻、甘草一对反药,相反相成,激荡磨积,清除痰毒。更加生半夏、天南星、白芥子燥化皮里膜外之痰,久病人络,以大队虫类搜剔,诸血药化瘀通络,更以炮甲珠、麝香之穿透攻破,无所不到,辟秽开窍,引达病所。计先后八诊,历时7个月,服汤剂107剂,扶正化瘤丸1料。至第4个月,临床症状解除,恢复学业。后以培元固本散变方补消兼施,扶正化积。现仍在继续治疗观察中。食道癌险死还生的治疗经过

李可

文革后期,余被诬入狱,1970年11月获释。老母时年六旬,悲伤抑郁,于同年3月患食道中段癌,9月卧床,10月并发梗阻,赴山西省三院求治,接受放疗37天。余往探视,病势危重,水米不入已5天,以输液维持生命。放疗科主任面告,病已晚期,血色素6g,白细胞3400,体重 37(5kg,一身大肉尽脱,已无挽救希望,嘱速返乡准备后事。于12月6日返家,每日以水解蛋白维持生命。老母气息奄奄,舌光剥,唇焦裂,眼眶塌陷。胸背刺痛不休,干渴,喉间如火焚,午后潮热。其疼痛部位在任脉之天突穴下到膻中下二横指处一线,及相对应之督脉大椎穴至至阳穴处,固定不移。当属湿痰死血,滞留经络。潮热烦渴,当与放疗伤阴有关。忆及出院时主任分析放疗后症状加重,乃因病灶周围瘀血、水肿浸润扩散,累及胸背部神经丛等语,余思若能消其水肿,化其瘀结,则仍有缓解希望。惟食道梗阻已久,水饮尚不能下咽,何以用药,遂拟加味开道散一料:

火硝30g,紫硇砂15g,明雄黄3g,硼砂15g,真落水沉香5g,枯矾6g,柿霜粉30g,煅礞石5g,冰片1.5g,乌梅肉15g,共研极细粉,每次1g,蜜汁调糊,缓缓含化,半小时许1次,日10余次,夜间停药。与此同时,每日午时以梅花针叩刺胸背疼痛部位,以及相应之华佗夹脊穴。重叩出血后,以走马火缸拔吸瘀血,意图使血流畅通。经络表里相通,外部充血,则内部病灶周围之瘀血、水肿自然减轻。3日后,疼痛大为缓解,停用杜冷丁可入睡。散刺出血法,首先攻克晚期癌肿疼痛关。连续5天含化散剂,每次均呕出痰涎甚多。第5日下午,可饮少许蜜水下咽。且因硇砂、火硝之腐蚀,舌体及口腔脱皮灼痛。乃每日减为含药6次,未敢间断。如此针药并施至第15日,试服牛奶1小杯,顺利服下,攻克了梗阻

4/5页

关。此时,已21日未进饮食,欲便而虚坐努责不得下。证属久病正虚,高年气液两伤,不能传送。开始配服中药,益气降逆:

赭石粉50g,旋覆花(包)15g,白参(另炖)10g,生芪、当归、花粉、元参、沙参、生半夏各30g,炙草10g,姜汁10ml,蜂蜜120g,蛇舌草120g,黄药子30g。

后2味煎汤代水煎药,取浓汁,人参汁、姜汁、蜂蜜煎3沸,日分多次,缓缓呷服。

3日后,便下干结如羊粪球之大便1次。便后约20分钟,突然自汗而喘,面色苍白,目闭神昏。此为气从下脱,急针人中、内关而醒。急煎红参30g,山萸肉60g,随煎随饮,半小时后脱险。此后病情逐日缓解,日可进食炼乳4,5次,藕粉4,5次,每次1茶杯。至1971年1月10日,即发生食道梗阻之第40日,可以喝稍浓之蛋汤及油茶,体质有所恢复。胸骨后之疼痛已极轻微,可以顺利服汤药,散剂亦不敢骤停,仍每日服1,2次。不料散剂之腐蚀力极强,致瘤体破裂出血。1月20日起,每日便下柏油样便1,2次。至23日凌晨,突然寒热如疟,神疲自汗,心悸气喘,面色萎黄,四肢不温,脉若釜沸。辨证属久病正气内溃,肝虚(寒热往来)欲脱,大气下陷(气短不足以息,脐下少腹鼓凸如尿潴留状),肾元不固(喘),脾不统血(气随血脱,面色萎黄,肢冷)。急投张锡纯氏来复汤合升陷汤,加三仙炭、姜炭、三七扶元固本,止血救脱:

生芪30g,红参15g(另炖),山萸肉60g,柴胡、桔梗、升麻各6g,白芍20g,生龙牡粉各30g,炙草、姜炭、三仙炭、三七粉各10g(分次冲服),知母18g,急煎频服。

一昼夜连进2剂,诸症均退,便转黄软,再次脱险。本病晚期,由于气血耗伤殆尽,时时有厥脱之险。度过厥脱关,便有回生之望。余借重此方,还治愈老母放疗伤阴所致之长期潮热,而能否闯过以上几关,则是晚期食道癌病人生死存亡的关键。

此后病情稳步好转,返家60日之后,可顺利进食油茶,泡蒸馍,细挂面。惟需独处一室,细嚼慢咽,若有人在场,吞咽便觉困难。两个月后,拟汤、散两方,视邪正虚实,斟酌进退,攻补兼施。连服汤剂3年,达1千余剂;散剂终生未断,终于带癌生存十多年。

主方为:赭石粉50g,旋覆花(包)10g,生芪45g,野党参30g,当归20g,干蟾皮、漂海藻、生甘草各15g,木鳖子、生半夏、鲜生姜、黄药子各30g,蚤休、大贝各15g,桃仁泥10g,以嫩核桃枝、蛇舌草各120g,煎汤代水煮药。便燥加生蜜120g,腰困神倦加肾四味(枸杞子、菟丝子、盐补骨脂、仙灵脾)各30g,基本上保持服药10剂,将养5天。

常服散剂方为:全河车120g,红参60g,五灵脂60g,紫硇砂、泽漆、山茨菇、上沉香各20g,全虫30g,蜈蚣、守宫各10条,土元30g,煅礞石、三七各30g,火硝60g,明雄黄15g,冰片5g,硼砂、儿茶各30g,柿霜粉100g。

病情稳定时,每月连服10天,早晚蜜汁调糊含化;出现短暂梗阻时,服加味开道散1,2日,另曾连服白鹅血 3毫升。

5/5页全文完



标签:可攻     阅读次数(2143) | 回复数(0)
上一篇:慰问革命老区,助力脱贫攻坚
下一篇:致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一封信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