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孙建永
  • 性别:暂无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kfgyfgf@yahoo.com.cn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2539 篇
    回复总数:1587 条
    留言总数:24 条
    日志阅读:600109 人次
    总访问数:797512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sunjianyong发表的博文
我的亲娘(原创小说)[2019/6/12 18:11:21|by:sunjianyong]

点击查看原图

我的亲娘(原创小说



                        ——冀公

(一)

传来噩耗,我的亲娘走了,她死于车祸。对着妈妈我没敢哭,跑到地里大哭了一场。我没喊过一声娘,我与娘只见过一面,她只喝过一杯我倒的白开水。

那是在我考住高中的时候,我到街里买了四个棒棒糖,表示祝贺。回来在大门外的小巷里捡了个崭新的红色背包,绿色背带,拿回家一看,里面有二斤点心,有一千元钱,有两支碳素笔和两双新女袜。妈妈说,一定是考住学校的女孩丢的,如果是穷人家的孩子丢了读书钱,说不定会毁了她的一生。

我写了个“失物招领”,帖在小巷的墙上,留下我的手机号,想的是一定能找到失主,可直到晚上也没人联系。

第二天,我出了大门,一个标志的中年妇女站在“失物招领”前,看到有人,急忙把好像笔一样的东西装进裤兜,我走到跟前,她两只好看的大眼睛直盯盯的看着我,好像呆了一样,我喊了一声:阿姨!她才回过神来。

“啊,姑娘,捡到背包的住哪个院子?”

“是我捡到的,阿姨丢了背包吗?”我说。

她犹豫了片刻说:“是,不知是不是我的,我,我可进家看看吗?”

“可以,阿姨进家吧。”我说着带她向家里走去,心想:这女人说话和蔼可亲,怎么有些神色慌张。

进了家,阿姨坐在炕沿边,我给倒了杯水放在炕上,妈妈从西厢过来,见了那女人,先是一惊,看看我,看看那女人问:“你是哪里的?”

“我是山里的,听说你家姑娘捡了个背包,我来看看。”

“阿姨的背包是什么颜色?里面都有什么东西?”我问。

“哦,是绿色的,红背带,里面也没什么要紧的东西,衣服袜子什么的,就是孩子们念书的背包。”她说话老是盯着我的脸。

“绿背包?红背带?”我继续问。

“嗯,嗯,是的。”

“那就不是你的,我捡的和你说的颜色不一样,里边也没有衣服。”

她端起杯,一边喝水一边看看我妈、看看我说:“哦,哦,不是我的也好,我来喝口水。”

妈妈好像也看出什么门道,黑着脸一声不吭。

她喝完水起身告辞,我把她送出来,妈妈在后面跟着。她走几步就回头看看我,走几步又回头看看我,到了大门口,她回头看着我说:“你就没想到,你就没想到是有人……”,话没说完,扭回头大步的走了。

回到家里,妈妈说:“一看她就不是好人。”

这样标志漂亮,这样说话温柔,这样满脸慈祥亲切的人怎么会不是好人?使我百思不得其解。

(二)

那天,“失物招领”不翼而飞,我又重新写了一张贴出去,但直到开学也没人来认领,我就背着那背包上了高中。

放秋假的前一天,我接到一女子电话,我问她是谁?她说:我是你亲姐姐!我骂了一声“神经病”就把电话挂断了。后来一次又一次的来电话,我只好接听,她说:我真是你的亲姐姐,我的好妹妹,你一定听姐姐把话说完。

电话中说:咱娘去看过你一次,回来后全家哭的昏天黑地,一千块钱是爹娘给你的,背包是我给你买的,碳素笔、袜子是你二姐给买的,你相信我是你亲姐姐吗?

她不等我回答,继续说:你二姐是超生的,本该受罚,家里没有钱,乡里就把牛拉走了,说让娘做结扎手术,就归还牛。咱们家太爷是单传,爷爷是单传,爹爹也是单传,咱娘东躲西藏坚决不作手术,为的是要生个小子,把咱柳家的香火传下去。

大姐说:有一天,咱娘回来啦,半夜里电闪雷鸣,风雨交加,有人敲门,咱娘急忙藏到堂屋柜子后面的地洞里。咱爹开了门,进来五个穿着雨衣,拿着强光大手电的人,每一间房子、山药窖子找了个遍,最后张副乡长问咱爹:人哪里去了?咱爹说:下午她回来取了几件衣服,傍黑的时候又走了,乡干部才作罢走人。

第二天五更,爹爹一头担着二姐、一头担着衣服,咱娘背着行李、领着我,走上了超生游击队的道路……,爹娘经常念叨你,念叨一次娘就哭一次。

晚上,我用被子埋住头,哭了一夜。

我的爸爸妈妈视我如掌上明珠,对我无微不至的关怀照顾,他们省吃俭用,给我吃好的,穿好的,打扮的漂漂亮亮,有多少客人来了说我好像电影明星,妈妈戏说是臭黄蒿结了个香水梨儿。却原来我像李铁梅一样,爸爸也不是我的亲爸爸,妈妈也不是我亲妈妈,难道原来我也是风里生来雨里长?

(三)

第二天我回到家里,妈妈说我廋了,是否学校伙食不好?看到我眼睛有些红肿,问我是否哭过?我把姐姐打电话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妈妈。

妈妈认真地说:是的,你是我们抱养的,但不是我们亲自抱来的,是你姨姨和姨夫送来的。上次来咱们家那阿姨,我一眼就看出是你的亲娘,你的眼睛、嘴和你娘长得一模一样,他们三番五次捎信要来看你,妈没答应,妈怕失去了你,妈就没法活了。说着说着妈妈就哭了,我抱着妈妈哭着说:妈妈放心,我绝对不会离开你们的。

妈妈擦了擦眼泪继续说:当年你姨姨村里来了家外村人,住在隔壁院子里,男人在煤矿上班。那年十二月份一天早上,隔壁院里传来全家低沉的哭声,你姨姨以为出了什么事,连忙跑过去一看,原来他们等着生小子,结果又生下一女儿,他们把孩子装在纸箱里,盖上厚厚的被子要送到去煤矿的路上。

你姨姨回家和你姨夫说明了情况,你姨夫说,天气这样冷,盖的再厚,很快会把孩子冻坏的,他骑上自行车后面追了去,在路边的背风湾找到了纸箱,脱下大衣盖在箱上带了回来,晚上悄悄的给他们送去一百元钱和二斤红糖,表示安慰。

你姨夫是煤矿干部,在路边捡了个孩子收养,很快在村里传开,乡干部找上门来,说:你已经三个孩子,没赶上受罚,你知法犯法,你是背着鼓寻锤,找着受罚啊!姨夫说:我去上班,在路上看到了,不捡回来会冻死的,我再想办法吧。那时候超计划生育不只是受罚,饭碗也难保啊,于是就把你和一箱奶粉一齐送来了。

妈妈最后说:自从你娘来咱家后,我和你爸爸、哥哥就核计过,你如果愿意认你爹娘,我们也没意见,让你爸爸带着你去。

转眼半个多月过去,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我决定认我的亲生爹娘,结果传来娘走了的噩耗。

我的亲娘,你好命苦啊!

标签:我的,亲娘,原创,小说     阅读次数(176) | 回复数(0)
上一篇:四大名著的开头和结尾,隐藏了巨大天机!
下一篇:榆林关之歌(外一首)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