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孙建永
  • 性别:暂无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kfgyfgf@yahoo.com.cn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2371 篇
    回复总数:1382 条
    留言总数:24 条
    日志阅读:446626 人次
    总访问数:615777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sunjianyong发表的博文
校园里的那处小院[2018/2/11 7:07:18|by:sunjianyong]

校园里的那处小院

       原东城中学校园的西北角有一处优雅的小院,小院里有一排八间正房,一排南房,南房是放劳动工具及杂物的,正房是校长家属和女生宿舍,其中有一间是一位女老师居住,有两个漂亮女生与老师为伴。文革前觉得小院很神圣,从来没有进去过,有事要找我的同学,只是让人捎信儿,在大门外等着她出来。

     文革后期,校长和老师搬出了小院,学校安排女生住西四间,初三男生住东四间。我与武志文、武东阳、赵常乐是桑干河南同乡,初二的我就和他们一块住进了小院。

     当时学校老师、学生分成两派,武志文、武东阳是一派,我和赵常乐是一派。

     两派是怎么形成的?很难说的清楚。我认为是要好的同学、说的上话的同学,看起来顺眼的同学、对校园里的事件认识观点一致的分成了一派,有的是与老师比较亲和的,老师参加哪一派就参加哪一派。至于参加县里哪一派,那是几个头头听了哪一派来游说,认为说的有道理,就参加了哪一派。后来派与派之间互相挑刺、互相找事展开了辩论与斗争,至于什么保皇不保皇、革命不革命?我们下面的人认识很模糊。

     我们四人白天出去参加学校里的活动,开会,辩论,宣传,中午、晚上回到宿舍,开始几天意犹未尽,继续辩论,后来我提议:咱们回来后,把两派的事关在门外,谁也不要再提起,他们三人一致同意。

    以后我们回到宿舍就讲故事,说笑话,谈论农村古今趣事及农业生产,和睦相处,其乐融融,赵常乐一有时间,就捧着《毛泽东选集》认真阅读。

    有一段时间,我们连着聊开了武术,我的父亲、爷爷、太姥爷都会武术,尤其对“二十四下小鞭杆”、“黑刀”、“散打”的套路比较精通,我没学过,但看过,听过,我把我所懂得的武术知识毫无保留的告诉了他们,武东阳对武术大感兴趣,老是笑谈怀疑我一定有所保留。

    武东阳在同学中传开了我会武术,他跃跃欲试,想与我比划比划,从中学习。

    有一次开完会,武东阳在教室外面对着大伙把我从后面连胳膊抱住,歪着头顶住我的后脑勺,把对付搂后腰的三大绝招全部防范,考验我对武术是否有所保留,老师、同学们叫喊着看我们武术表演。我往前走,他也跟着往前走,来到一颗小碗粗细的小杨树面前,我双手抱住杨树,用肚子与杨树夹他的手,他反应灵敏,飞快的把双手抽出,把手指头用杨树皮擦破,鲜血直流,老师同学们哈哈大笑。

      我不好意思地说:我没打算用劲夹你,你一喊我就会松开,谁想到你急忙抽出,你看不是受伤了吧。他笑着说:这不怨你,果然你还留了一手啊!

      小院西面房前有颗杏树,女生们常常在上面晾晒衣服,六七年秋天,这颗树反季节开满了杏花,我回家告诉了母亲,母亲说:这不吉利,预示着主人要去世或离开。我问了教植物的苏老师,老师说:是在树上晾晒了用热水洗过的衣服,受到伤害,明年要死了,这是像人一样的回光返照。

      第二年春天,那颗杏树果然没再发芽,夏天,我们小院的同学全部毕业,成为回乡知识青年,科学与迷信同时得到了应验。

      毕业前夕,我们四个人到照相馆合影留念,照片上专门留字:风雨同舟!

标签:校园,园里,里的,小院,院校     阅读次数(219) | 回复数(4)
上一篇:杀死全身肿瘤的癌症疫苗
下一篇:为糖尿病、癌症等难治病患者传福音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