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周士刚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wanquanzhongzi@qq.com
  • 个人签名: 周士刚:中共党员、大专学历、复退军人。多家新闻媒体优秀通讯员、特约记者、河北农民报功勋通讯员、河北科技报报友会优秀会长、优秀通讯员、河北农民报报友俱乐部优秀政委、河北农民报“服务三农”优秀技术顾问、2015年1月30日入选“澳佳杯”第三届金草帽全国基层农技专家、河北省优秀乡村文化名人推荐人、天下农资周刊在线农化专家、天下农资工作站站长。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3420 篇
    回复总数:10809 条
    留言总数:47 条
    日志阅读:769118 人次
    总访问数:1028022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wanquanzhongzi发表的博文
感谢共产党!——张秀英低保办理纪实(一)[2019/1/16 18:36:25|by:wanquanzhongzi]
    2018年6月13日,前天夜里的大雨,断断续续的下了一夜。早上冒雨回老家的时候,发现村民张秀英的房屋,东山墙左侧前面又坍塌了一块,随后给村支书方杰打电话。接到电话,他马上赶来。随后与我商量,双方一致同意需要冒雨将其房屋修好,以免雨季到来埋下安全隐患。就这样马上联系了瓦工,告诉他们自带工具及建筑材料,迅速赶到这里,风雨无阻,尽最大努力,把房屋坍塌的地方修复好。

    与此同时,将情况向镇领导做了汇报。不大一会,镇领导及包村干部等就来到了村委会,向我们简单了解后,随后一同赶往村民张秀英的家里。在她家里,镇领导详细听取、了解了她家所面临的实际困难,指出按照政策应予以救助,但她家的实际情况又非同一般。原来她的儿子—韩春是北京户口,隶属于北京市政公司接班的子弟,而实际情况,早在2000年的时候就与公司解除了劳动合同,一直在老家居住。2016年春节前,四十多岁的他突发脑出血,到涿州医院住院时发现,没有任何能证明他身份的信息,(身份证、户口簿等他已经全部烧毁)为此只办理住院,都没有办理出院手续。张秀英申请办理低保救助,按照救助原则及政策,是需要她子女必须提供相应的身份证明和收益证明的,这是办理低保救助最首要的先决条件。面对这么一个身份信息全无的人,镇领导着实犯了难。虽然有困难,但上极交代的任务还要办,这件事就落到的我的身上。

    那天,在她家里,镇领导当着包村干部、民政所长、村干部的面告诉我:“我代表镇党委向你宣布任务。张秀英的低保救助手续完善工作,由你全权负责,首先为她儿子找回身份信息,而后去他原所在单位开具证明,在按照身份信息的地址,找相应街道民政部门。我知道,办理这些事情,肯定有困难,要不是有困难,还不连这事交给你哪。”接着又说:“希望你克服困难,把事情尽力办好,需要镇村做什么你也尽管说话。”听到领导布置这项任务,当时一听,头都大了。现在的办事环境大家都知道,况且这都是些调档案的事。又一想,既然领导交代了,尽力去做就是了。大家走了以后,冒雨又去了张秀英家里。她告诉我:“家里失火,东西都烧没了,让他去办,他说办了也没用,就一直到了现在。但被褥下面,有一张结婚证,其它就没了。”她将结婚证拿出来,一看还是在涿州市民政局办理的。十几年了,还能查到相应的信息吗?抱着试试看的心里,中午简单吃了点饭,下午1点叫上党员组长马振水,即刻开车去了韩春妻子所在的村街-涿州市河西务村。由于与该村村干部早就熟悉,在村干部张俊贤的家里,将情况向他做了一个简单的说明。他听后表示很理解,于是冒雨和我们一道前往村会计谢贵和的家里,让他为韩春妻子开具了一张证明。

    考虑到结婚证是在涿州市民政办理的,身为村民政协理员的张俊贤,是个热心人,又主动要求陪同我们到乡里的民政所去看看。因为他当了十几年的村支书,也和他们熟悉。雨一直在下,由于河西务村街道路改造,路上更加泥泞难行。汽车在泥土中艰难的行走着。路上的深坑,有时会拖住车底,还要格外小心行驶。到了乡民政所,询问结婚证是否是在这办理的。一位女办事员的一句话就给打发了。“结婚证去民政局,我们这里不管这个。”就这样,驱车去了市民政局。由于正值晚下班高峰期,汽车行驶缓慢,到民政局已经快5点。在结婚登记处,将情况向工作人员说了一下。“调档案查身份,只有公检法才行,其他人无权查看。”工作人员说道。当我问还有其它办法没有。她们告诉我,只有本人前来,还需要村街干部签字才行。

    从涿州市与张俊贤、马振水我们简单吃点饭,返回到家已经晚上20点了。于是又前往张秀英家里,动员韩春的妻子,明天一同去涿州市民政局调取档案材料。当天去涿州途中,曾两次接到镇里领导和包村干部电话,询问办理如何,叮嘱路上注意行车安全。

    第二天,6月14日早上7点,我开车从家里出发,拉上韩春的妻子,又叫上村民刘泽,先去河西务村找村干部张俊贤,因为韩春的妻子是他们村的人,还需要他们提供相应的证明材料。到他家后,他还是主动提出一同去市民政局,他说原先的包村干部调到了民政局,有个熟人也好说话。

    就这样,从河西务出发径直去了涿州市民政局婚姻登记处。我向登记处的工作人员说明来意,这次办事人员很支持,并积极配合,因为昨天已经来过一次。“你们稍等一下,请示一下,我们去给查一下档案。”在办事大厅大约等了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工作人员从上千封档案中给找了出来,就是当初登记时韩春的原始身份证复印件。看到这,如获至宝,无论如何,他的身份信息,要是去北京公安局咨询时,起码有了一个依据。于是请工作人员帮忙复印一份,工作人员又要求各自的村街干部在备注上签字。就这样,拿到身份证复印件临行前,我向工作人员一再道谢。

    再返回途中,连续接到镇领导及包村干部李润清的电话,询问是否拿到身份信息。告诉他们总算有眉目了。他们说顺着这个方向,尽力办就行了。临近中午时分,到了镇领导的办公室,向他详细汇报了去涿州市民政局的情况。随后他说:“张秀英的低保救助之事,市县镇都非常重视。你全权负责,放弃一切工作,去北京为她儿子找回身份证和户口簿,具体费用镇村负责。尽快将他的户口页给找回来,用户口页抓紧去公安部门,为他补办身份证,任务很艰巨。”

    中午,我给村支书方杰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张书记过来了。随后方杰相邀张俊贤在小吃店吃了一顿便饭,期间又将河西务村支书李舵仿、村支委谢贵河叫来,感谢他们予以的大力配合。

    15日早上,再次来到韩春家里,让他找个人,陪同他先去北京去一趟,问问究竟他的身份信息是在单位,还是在派出所。他回来告诉我:“北京这趟白去,什么也没有了解到。”

    16日端午节放假第一天,早上又去他家向张秀英了解他儿子的情况。告诉我,他的事也想不起来了。

    以后的连续几天,通过114,积极寻求北京市非应急救助中心、北京市政一公司的帮助,从而找到了韩春原单位的联系方式。

                       (作者:周士刚   宫三村党支部成员)

标签:wanquanzhongzi     阅读次数(117) | 回复数(0)
上一篇:风寒料峭大风夜
下一篇:村章代管不方便村民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