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王君
  • 性别:暂无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439567843@qq.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402 篇
    回复总数:16663 条
    留言总数:60 条
    日志阅读:382137 人次
    总访问数:491405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yinheyishi发表的博文
一个通讯员的心里话[2018/10/12 5:06:03|by:yinheyishi]
一个通讯员的心里话

    读了  周士刚老师的文章‘“通讯员应得到全社会的尊重”一文,本人做为农(河北农民报)科(河北科技报)二报的忠实读者,和多年两报的通讯员(且多年冠以优秀)多有感慨。

     说心里话,本人是一名地地道道躬耕田园,且赖农为生千千万万农民的一员。虽然学历不高(在当时的年代读了不到六年的小书),由于本人对文字的爱好和执着,特别是十多年前结识了农、科二报,两报为桥更熟识了两报的记者‘主任、总编。农民互联网为平台,又结识了遍布燕赵乃至外阜的胜似亲兄弟姐妹的朋友和老师。和大家的交流在大家的帮助下,本人的文字功底也有了质的飞跃,农民互联网截止现在发表博文1402篇,各级纸媒书刊发表诗歌、文章三百多篇(首)。付诸社会实践,本人被誉为“农民的保护神”“帮大哥”地方政府的官员也称之为所谓的参谋。日常生活中经本人解决(调解)的邻里婆媳等矛盾不算,较为突出的事情曾靠媒体解决了当年滦南和乐亭两县的断头路、为滦南县60岁以上的老年农民争得增加了每月5.00钱的养老金,为某镇养殖户讨回了母猪补助款,也曾上书市委书记,拙文引起市委书记的高度重视,信件做为全市公检法司以及消防等单位的学习材料,使该市社会治安得到有效治理。虽然如此,但本人实为乐、苦参半,从农民这块讲;一代伟人毛泽东主席曾讲“严重的问题在于教育农民”,更有前任国家领导人李瑞环具体的阐述农民“有的时候可怜、有的时候可气、有的时候可爱”。尤其是在市场经济的旅程里,一些人既丢掉了传统,又不知道国家的政策法规,只知道掉进钱眼里一门心思向钱看,但遇到事情不知所措。农民这块,其一,邻里宅基地纠纷,我村张姓和刘姓是邻居,张姓居先地震后1979年前盖的房子,刘姓居后1982年盖的房子。因为张姓盖房时西侧为废弃土地盖房时宅基称前宽后窄的簸箕型的宅基。刘姓2012年欲拆除旧房再建新房时,提出房基地宽度应按延续和现实政策为界,涨价否决,房基地虽然前宽后窄有房照文凭,声称合法。因此事邻里双方关系紧张,从村里一直闹到乡里难于解决,最后都声称打官司。在相持的时候双方都求助我这所谓的明白人,当时我分析了双方的情况,张家房基地多占处为1979年前多占,1979年有文件确权合法,房基地上并建有猪舍但人少。刘家要求按现实合理,经过本人劝说;张家的房基地虽然合法,但是按传统观念属于簸箕庄户此类房基地于聚财不利,更贺宽好亲不如近邻相让几寸于己于人都有好处。对刘家人而言,虽然要求合理,但是张家合法。本着和的目的和平解决,你家弟兄人多,主动上门道歉,你家弟兄人多,帮张家把猪舍拆除后从建。由此两家和好如初房基地并相互谦让,房基地南北宽度取直,刘家为张家留有约五寸宽度备重建加宽。另有一白姓母女,土地承包后携女改嫁从临镇迁入我村。改嫁后原地把承包地收回转包它人,白某多年从村到镇、从镇至村   奔波无果,最后前年找到本人,本人从该镇政府入手,该镇主要领导当时摊牌解决难,一是转包时间久,二是村里不配合。当时我对其讲了;镇府时农民的家,领导是农民的父母官,不管多难都应该必须按原则办事,因为土地承包法是国家大法明确规定“一是自愿退出承包的,二是全家死亡的,三是全家搬到中等以上城市的”除这三种情况外,任何人都无权收回承包地  ,显然白某母女的承包地不在收回之列。当时该镇主要负责人把球踢给我问计该怎么办?我提出;其一,由镇府对该村两委宣传土地承包法并讲明厉害关系,其二,由白某自己认领自己曾经的承包土地,最后此事因原承包地上建起了暖室大棚,由村镇撑头按白某对外承包每年由镇政府负责付于白某800.00元的对外承包费,至到新一轮承包收回由白某经营为止。以上此类事办的可以说可以,本人也值得欣慰。但现实本人的苦恼可以说大于欣慰,因为从百姓而言,现实是市场经济人们的理念钱重于一切的年代,我这个通讯员写篇稿一定赚不少钱,从另一个角度我这个通讯员的权利不只有多大。不论大事小事,不论对错只要伤及个人利益笑脸相陪要求代找有关部门和媒体曝光目的和要求达不到反之无疑。今年春季邻镇火灾事件的确损失严重,几百座暖室大棚毁于火灾,其中一刘姓人家有四间北京平和三间西厢房及车辆和11座暖室(共12座)在这次火灾中全部损失。刘姓人家和另外三家同样 遭灾的人家慕名找到我要求我代为找政府和媒体曝光。但当时的地方政府绝对封锁消息(我地手机网络视频全部删除),目的通过找政府和曝光要钱,并承诺事情办成给我数目不菲的好处。我对其讲了,钱对我不好使,另此事我也办不到,因为媒体也是在政府的领导下,最有效的办法还是找地方政府为好。高兴抱着希望而来,败兴带着不理解而去。政府部门,可以说连续四届镇政府了,主要领导都是本人的朋友,人贵有自知之明,除有事业心的外,(辟如原公安局局长于某,原镇长张某非常重视底层群众诉求,虽然调离但和在职依旧。)在一些领导看来本人是农民的另类,做太平官不想让本人为其添麻烦(人走消息断)。自知位卑登天难,贫寒欣慰识众贤。但愿人心皆似我,圆梦无悔向前看!渴盼政府对媒体单位一视同仁,(农、科二报也是政府的宣传媒体,主编、记者们卖马桶和化肥自谋生路,不但是人才资源浪费,从另一个角度看也有不务正业之嫌)。更希望政府和乡民对通讯员支持理解,因为通讯员多为是有文化、有正义感、淡漠名利乐于奉献的一族。                                                                                                              
阅读次数(131) | 回复数(8)
上一篇:悼李学林先生(诗一首)
下一篇:没有了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