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刘文英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q371995152@sina.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944 篇
    回复总数:24868 条
    留言总数:220 条
    日志阅读:282812 人次
    总访问数:425056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l15132885508发表的博文
想起父亲[2017/8/13 8:47:48|by:l15132885508]

                      想起父亲

    父亲受爷爷影响,从小就爱干活,并且有头脑,心灵手巧。长大后,他拿起锛凿是木匠,拎起瓦刀能盖房。

在上世纪70年代,父亲在生产队出工,从早干到晩,一天才挣三毛钱。一个老幼八口之家,只靠这三毛钱,一天喝三顿稀粥也不够啊!

   夜里,父亲展转难眠,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父亲利用工余饭后的时间,在自家院子里,用自己扣的土坯,坐北朝南,垒成北高南低向阳的菜池子,在菜池里撒上菜籽,晚上盖上草苫子。想方设法种差季莱来挣点钱,用来贴补家用,渡过难关。

   经过试种发现,菜池南面的土墙,挡住了阳光,阴凉里温度上不来,菜籽不能发芽。父亲开动脑筋,把菜池南墙拆掉,顺墙边按等距插上竹片,弯下竹片垒到北墙上,就这样,一个拱棚形成了。这样一来,整个菜池都能照上温暖的阳光。晚上遇到刮北风,父亲便把全家人僅有的一条压风被,盖到菜池上,我在夜晚常被冻醒,但池内的蔬菜在寒冷的夜晚却安然无恙。

   通过父亲创新的设想和细心的操作,像恩养小孩那样,差季鲜菜养成了。在乍暖还寒的早春,在秋去霜降的初冬,把养成的韮菜、芹菜、茴香等鲜菜,用自行车驮到县城大集上。又鲜又嫩的绿色蔬菜,在整个大集上独一份。赶集的人们争着看新鲜,忽啦啦围了一群人。每斤卖8毛,蔬菜买成了猪肉价儿,(当时每斤猪肉八角)。没撂秤盘,被抢购一空。

   好梦不长,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把全国闹翻了江。工人停工,学生罢课,在农村,“要无产阶级的草,不要资产阶级的苗!” 如此荒谬绝伦的口号,声声振耳。以阶级斗争为纲的群众运动,一浪高过一浪。

   工作队队长江红,带着割资本主义尾巴的神圣使命,来到我村。江红是一个出生牛犊不怕虎的女青年。一顶军帽下露着两个小辫子,身穿一身绿军装,挽着袖口,两手插腰,活生生一个假小子。她把村里的能工巧匠,勤劳俭朴,一心想过好日子的社员,当成了打击目标和批斗对象。她通知各村干部来我村,召开割资本主义尾巴现场批斗会。

   江红气势汹汹,带领一群人闯进我家院子,命令大家来到各个菜池旁,拆的拆,砸的砸,霎时间,滿院子都是横七竖八的竹片,遍地都是乱七八糟的草苫子。之后,江红领着人群,从每个菜池内走过,把两排菜池子,统统踩踏了一遍,滿池的嫩菜苗被踩死踏平。

   乡亲们在一边看着,既心疼又无奈,大伙低声议论着:“刘大哥答应敎我们种菜哩,这下凉了!” ;“日不进分文,喝西北风过日子” ;“割尾巴、掐翅膀,这是瞎折腾个啥哩”……

   这时,江红用绳子把連根拔掉的各种蔬菜,一把把连成串梱起来,套到父亲的脖子上,两个小伙子拽着父亲去遊街。当时,我虽害怕,但更气愤。愤怒地跑过去,抓住父亲的衣角,紧跟其后,跌跌撞撞来到街中心,批斗会开始了。我定神四下一看,乡亲们都站在过道口,没有一人湊过来。江红站在北面高坡上,趾高气扬地讲话了。

   “低头!”两个造反派头头按下父亲的脑袋。父亲一捕楞脖子,挺起了头。两人又用力按下父亲的脑袋,父亲猛地用力重新挺起了头!我为了护着父亲,双手抓住父亲的衣角,撅起屁股,使劲往外拱那两个小子!江红见状,伸出双手,使足了劲,猛地把我推倒。我像碰到弹簧上,“腾”地站起来,又奋力去护着父亲。江红老羞成怒,趁我不备,抬起右腿,朝我左肋猛踢一脚。我“扑通”一声,栽倒在地。肋间疼的厉害,再也爬不起来,双手抱住父亲的双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回家后,方知自己的左肋骨被踹断了两根。父亲用车子驮着我,去40里远的白村为我接骨治疗。回家的路上,我坐在自行车的后衣架上,双眼瞅着父亲那肿涨的脖子,看到父亲脖子上那一道道指痕,心里难受极了,猛地抬头怒视青空,真想大声呼喊:父亲到底错在那里!!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改革开放的春风,把大家引上了发家致富的阳光大道。为了让家人过上好日子,我带领全家种起了温室、大棚,全家人拉齐了套,不分白天黑夜,越干越欢实。如今,家里盖了楼房,添了收割机,买了小轿车,全家人过上了富裕幸福的小康生活,实现了父亲当年的美好梦想。

   受苦、受累,遭受冤屈的父亲,安息吧!

阅读次数(187) | 回复数(9)
上一篇:刨笤帚
下一篇:水上捉迷藏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