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孙顺超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823462403@qq.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958 篇
    回复总数:1395 条
    留言总数:19 条
    日志阅读:347211 人次
    总访问数:576355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sunshunchao发表的博文
一个人的江湖----超哥走房山(六)[2018/5/27 18:32:59|by:sunshunchao]
点击查看原图



  走到西甘池村,天色向晚,超哥原路返回,并向着长沟镇的方向走,去找一家小馆子,解决晚饭的问题。

  顺云居寺路东行,大概走了两公里的样子,前面是一个丁字路口。往北是北京市房山区,往南是河北省的易县,这条南北向的公路便叫做“房易路”。丁字路往南这一段,也叫作“长沟大街”,是长沟镇政府的所在地。

点击查看原图





  超哥沿着便道往南,路西有一所中学。后来才知道,这里还是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附属中学的长沟校区。路东是一些店面,和一般乡镇大街上差别不大,只是所有店面牌匾都是一个颜色、一个字体。看来,这种脑残式的城管体系全国一盘棋。失去了特色与个性,无论标榜为什么小镇,都索然无味了。

  街道很长,饭店却不是很多,一路看到一家面馆、一家“马家小馆”还有一家快餐店。能够住宿的旅店好像只有一家,并且也不是很大,我暗自庆幸厚着脸皮住在了农家院,看来这长沟镇还算不上一个旅游目的地,因为所有店面都是给当地人开的。

点击查看原图



  过了长沟镇政府,前面有一条很热闹的东西街。两侧都是摆摊的小贩,叫卖着各种蔬菜和小吃,还有烧烤店和包子铺。本想在这里弄点烤串,喝瓶啤酒,但看到那脏兮兮的桌子,又担心卫生不过关,吃得闹肚子影响了明天的活动,就又踌躇着离开了。

点击查看原图



  返回到长沟镇政府门口的时候,已经是夕阳含山了。看对面的马家小馆还算干净,就辄了进去。大堂里已经有一桌客人在热闹地喝酒,超哥这个独行侠此刻觉得有些形单影只,不安地坐在旁边的长条桌旁。


     服务员拿菜单过来点菜,超哥让伊拼了一个由花生米、黄豆和香椿芽为主的凉菜,然后浏览了一遍菜单,也都是一些大路菜。看到一个“炖吊子”的菜名,便随便问:“你们这的炖吊子怎么做的?”

      没想到的是,这随便的一问,竟然得到店老板隆重地介绍,说炖吊子是满汉名小吃,通常是猪大肠和猪心、猪肺一起炖的,而他们店的炖吊子则只用猪大肠和冻豆腐,很有特色。经店老板这么一介绍,我想起了贾平凹《废都》里的“葫芦头”,这个西安传统特色小吃也是猪大肠做的,只是还没有吃过。这时已是馋虫上脑,就点了一个炖吊子。

点击查看原图

少年时读鲁迅的《在酒楼上》,便非常艳羡那“一斤绍酒、十个油豆腐”,多少次憧憬自己独处逆旅,在雪天的酒楼上自斟自饮一杯一杯地喝。在吧台上选了一瓶一斤装的北京牛二,打开盖子,里面的喷码是“A”字头,应该是地道的北京原厂生产。


  炖吊子果然做得不错,不仅量大味足,铁锅下面还点燃了酒精,锅里浓浓的汤汁沸腾着,肉香和芫荽的香味夹杂在一起飘出来。微醺之中,喝一口牛二,吃一口肥肠,再来一块冻豆腐,偶尔再嚼两粒花生米。恍惚中,超哥还真找到了人在江湖的感觉。

  邻桌的客人显然是当地的,不时和服务员开着玩笑,也不时地瞟我一眼,差异地看着我在这个自斟自饮的另类。这炖吊子本是老北京下层人吃的穷苦菜,因为猪下水上不了大雅之堂,只有穷苦百姓才拿来解馋下饭。而二锅头自古也是价格非常亲民的一款白酒,近年假酒泛滥,农村小卖部多买不到真正的北京牛二。

点击查看原图

  翟鸿燊先生说过“万丈红尘三杯酒,千秋大业一壶茶”。超哥用玻璃杯喝了两杯,已经半瓶下去了。一个人出门在外,不敢再喝了,就要了一份韭菜鸡蛋的饺子。饺子上来,想起“饺子就酒”这句话,自己给自己找理由,又偷偷倒了半杯,还发到了朋友圈里,惹得很多朋友担心。


点击查看原图





  酒足饭饱,给店家结账,步行返回在水一方农家院。远远看到罗阿姨家客厅亮着的灯光,真有一种回家的感觉。罗阿姨家儿媳妇海霞下班回来了,帮我在手机上输入了无线密码,我才连接上了无线网络。

回到房间,把下午用手机拍的照片传到电脑上,乘着酒兴,仿照《水浒传》那古白话文的语言,发了这一天的游记在公众号上,同时发到博客和QQ空间。准备好了明天长走的装备、旗帜、相机,卫生间依然没有冷热水,只好凑合睡了。

      欲知后事如何,请关注“超哥看瀛州”微信公众号

阅读次数(248) | 回复数(0)
上一篇:一个人的江湖---超哥走房山(五)
下一篇:麦苗青青春水绿 稻花朵朵鱼蟹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