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孙顺超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823462403@qq.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922 篇
    回复总数:1377 条
    留言总数:19 条
    日志阅读:295379 人次
    总访问数:505038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sunshunchao发表的博文
三伏天的寻访[2015/8/10 10:00:18|by:sunshunchao]

          三伏天的寻访

点击查看原图

上图:一片垃圾包围中的水闸

   上周五,也就是8月3号回家小住。夏夜在外面乘凉,一个发小说起前几天在邻村小封村北水闸看到一通白色石碑,碑身完整,碑文清晰,可惜他看不懂碑文的意思,只记得上面刻着“孙”字。从北京回来的孙士红老先生分析说很可能是我们孙氏祖坟的石碑,因为那个水闸是1958年大跃进时候由我村人修建的,当时我们村曾短暂地隶于属深泽县西河公社,从深泽境内挖了一条引水渠到我们村村东,以浇灌我村的农田。那会平原地区石料紧缺,我们孙氏祖坟的数百通石碑分别被砸毁修了本县张古庄和深泽小封村北的水闸。

    孙士红老先生近年来一直致力于孙氏族谱的修订,也在四处寻访散落田间的断碑残碣,对这一重要线索自是不会放过。但老先生第二天有要事,不能亲往,问我是否能去实地探访一下,如有参考价值,拍些照片回来。

    第二天一早,天放晴了。考虑到我村到小封是一条田间土路,刚下过几场大雨,道路肯定泥泞难行,我就没有开车,骑了家里的自行车出了村。

    前天晚上的风雨吹到了路旁的玉米,土路上一汪汪的积水尚未渗去,有时要搬起车子才能通过。

点击查看原图

上图:小封村村口

     上了西九线的油面路,路北就是小封村了。虽然和我村距离很近,但不属于一个县,村里又没有什么亲戚,所以对这个村还是相当陌生的。只是依稀记得当年为了绕深泽桥头的收费站,从滹沱河河滩里走一条乡间公路,曾路过这个村。靠这点记忆,进村往北,再往东,正赶上集日,卖葱卖蒜卖大蜜桃的摊位摆在街道两侧,赶集的人熙熙攘攘,各自挑选着自己所需。集市东头往北拐,三五百米就出村了。

    顺公路一直北行,眼睛在路西搜寻,始终不见发小说的水闸。直到公路拐弯处,方在一片垃圾的包围中,看到了红砖垒砌的水闸模样。绕到水闸北面,先是看到水泥柱上雕刻出的五角星,五角星下面是“一九七八年八一”几个大字,这建筑年代明显和孙士红老先生说的不符。

点击查看原图

上图:1978年的建筑

   看涵洞分水口,是用砸成小块的青石碑砌筑而成的,最上面一块能看出“大清光绪”的年号。按照发小说的方位,终于看到了贴在水闸墙壁下侧的一块完整白色石碑。看落款似乎有两个“孙”字,心中升起一点点莫名的小兴奋,果真是我们孙家的石碑?

点击查看原图

上图:石碑碑文

    仔细看上款“中华民国九年某月”,年代似乎还不太久远,不足一百年。正中从上往下刻着“前清故先考字斌卿封府君、妣孺人杨太君之墓”。最后看落款“奉祀男 长福、孙 喜科、大喜、喜林、连喜 曾孙 金枉敬立”。原来这是封老先生和杨老夫人的合葬墓,老先生有一个儿子、四个孙子,民国九年立碑的时候,有一个重孙子。我那发小二五眼,将表示立碑人与墓主人关系的“孙”字当成了姓氏的“孙”字。

     这时,路上来了一位推着自行车的老者,看我拿着手机拍照,就问干什么的。我如实说了,老先生说建这个水闸的时候,没有从小章拉来石碑,都是附近的,这通白色石碑如果刻着“封府”的话,是北面封庄的。老者还指给我看路北的烈士亭,说是从村里搬出来的,因为过于单薄,就在后面筑了个大碑,刻了“永垂不朽”四个大字。

点击查看原图

上图:小封村的烈士碑亭

    回来之后,访问了曾经参与水闸建设的孙俊山老先生,老先生回忆说1958年的时候他才十五六岁,就上了修渠工地,水闸是专门为我们小章村修的,因为出水口冲南。方位在东小封村北去往水冻的路上。说到此我才如梦方醒,原来水闸是两个,我去的是二干渠上的大水闸,1958年修建的,是分干上的分水闸。这座水闸还能不能找到呢?留待日后再去寻访吧。

点击查看原图

上图:1是我村的位置,2是我找到的水闸,3是1958年修建水闸的大体位置

阅读次数(341) | 回复数(3)
上一篇:十二年前的一次特殊采访
下一篇:一场马拉松,唤醒埋藏已久的英雄梦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