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心情随笔
  • 性别:暂无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guoqingxiaoabc@163.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745 篇
    回复总数:1856 条
    留言总数:18 条
    日志阅读:187754 人次
    总访问数:251738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guoqingxiao66发表的博文
父亲,我心中永远的痛[2019/1/6 16:09:14|by:guoqingxiao66]
父亲,我心中永远的痛
从我记事起,就感觉父亲高大英俊,一米八的个子,双眼皮,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
父亲是个普通的农民,他为人耿直,与人为善。村子虽然不大,街坊邻居难免有个大事小情,不管是大矛盾,还是小纠纷,总会看到父亲的身影,他的一言一行,受到了乡亲们的尊重。
记忆中,在我十岁的时候,有一次我肚子疼的满炕上滚,我疼得汗水顺着脸颊往下流,母亲急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父亲则用力给我揉捏着肚子,还不断地问我好点没,还顺手从兜里掏出旱烟袋,装了一锅旱烟,点燃后让我深深地吸了一口,还别说,功夫不大肚子就不疼了,父亲开心的笑了。每每想起来,都不知道旱烟究竟起了什么作用,竟然这么神奇。
记得2001年的春天,我和几个伙伴去了山西长治打工,一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见父亲一不小心落进了地窖中,我呼唤着父亲,惊出了一身冷汗,醒来原是南柯一梦。是我的梦勾起了对父亲的担忧,那时候我还没有手机,我买来纸和笔,给父亲写了一封信,将我梦中的过程,还有对父亲的牵挂统统跃然纸上。半个月后,我很欣慰的收到了父亲给我的信,取出信笺,读着父亲给我的暖心的话儿,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父亲在信中说:“儿啊,见信如面,做梦都是反的,家里一切安好,你在外地能照顾好自己就行了。”
父亲的身体一直很硬朗,一年到头很少吃过药。难忘2011年7月4日,对我来说是个黑色的日子。那天父亲下地回来对我们说:“别等我吃午饭了,到时候你们可想着吃,等我睡醒了再吃吧!”父亲洗了一把脸,就躺下睡了,总以为是父亲干活累了,可谁也不曾料到,父亲这一睡再也没有醒来。当我们发现后,父亲的额头渗出了黄豆粒大小的汗珠,我们拼尽全力,将父亲急急送往县医院,可终究没能留住父亲,时年56岁的父亲永远离开了我们……
父亲这一生没有享过一天福,66年邢台大地震在挖河工地上躲过一劫,好多工友死的死,伤的伤,到了70年代,父亲为了贴补家用,凭借着自己会打土坯的手艺,曾去砖瓦窑卖苦力,在那个吃窝窝头的年代,生活的不易可想而知。90年代初期,父亲在村子里挑起了村主任的担子,为村里打井办电,使旱地变成了水浇田,粮食丰收了,村民的收入也增加了,这一干就是五年。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待。现在的日子一年比一年好,可父亲还没有享受,就这样撒手人寰……
失去方知珍惜,阴阳两隔的世界,残酷而无奈。父亲的去世,给了我沉重的打击。我一下子就懵了,怎么也接受不了这个现实,曾一度换上了抑郁症。十八年过去了,恍如昨日,父亲的音容笑貌尽在眼前,每每我想起往事,或者过年过节的时候,一想起父亲,仍会泪雨滂沱。
每遇烧纸的日子,做为子女,不管走得再远,必须回来给父亲扫墓,在野草闲花的坟上,培上几锹新土,焚上几柱香,烧上几沓纸钱。因为父亲没能等我尽孝,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原谅自己,克老天不会再给我机会了。父亲,父亲成了我心底最深处的无法弥补的痛!父亲,慈祥的父亲,愿您在那边幸福安康!
阅读次数(350) | 回复数(2)
上一篇:在辞旧迎新之际
下一篇:妻去夫也亡 这家真悲伤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