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任付珍
  • 性别:暂无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xtnmhzs@126.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47 篇
    回复总数:78 条
    留言总数:1 条
    日志阅读:311412 人次
    总访问数:333399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tuiwubing发表的博文
四川放蜂归来乎,受罪乎 [2021/3/15 23:01:55|by:tuiwubing]

四川放蜂归来乎,受罪乎

1980年元旦前,我作为村第二生产队养蜂员,拿着300多元钱,携带20箱蜂,与梨水村李东需、西上庄公社林场牛河新、杜振堂、东汪乡农场陈佩旭等一行10人,将320套蜂箱装在一个30吨的火车车皮内,咣里咣当的前往天府之国成都市金牛区借温繁殖,为采集北方刺槐、枣树、荆条培育强壮群势。

春分以后,油菜花期已到末尾,所在的天廻镇白塔大队第六小队开始喷治小麦吸浆虫,造成大量蜂伤亡,不得不跟西黄村镇南小庄村郭玉成、郭云峰等蜂场匆匆拼了个60吨撇车往回返程。

记得将蜂群运到天廻镇火车站已是中午时分,下午又下了一场雨,困得不管潮湿躺下就瞌睡。装车由雇工帮忙,相对劳动强度小的很,就是谈话乡一个蜂场的箱体太破,蜜蜂护在箱子上不敢出手搬。傍晚火车启动,才想起来连中午饭也没有吃呢?

等到了德阳站,来过多次的郭爱民、郭云峰、郭东辰都说这是个大站肯定停留时间短不了,我们六个人就迅速下车到附近买吃的东西,菜树沟村逯神宝的大爷行走不便,就提了个铝壶买了一些包子。等吃完饭返到停车地方一看,个个傻了眼,一打问才知道呆了十来分钟就开拔了。爱民、云峰说不要怕,前方马角坝是车辆检查站,好多车辆都会在那里停留好长时间的。于是,赶紧扒上一列货车赶往下一站,到了马角坝转悠了一大圈也没有找到运蜂的车,车站工作人员要我们往广元赶准没有错,就又扒火车好几百里到广元时已是上午9点钟,后来才知道拉蜂车早上五点钟就从这里出发,我们还以为出川大站肯定没有那么顺利,这个错觉让我们苦苦等到晚上9点才觉得不对劲,看到成都至上海的特快来了,马上强行挤上去,身上脏的人人都嫌弃,了解我们的处境后列车员给补办了车票,没有地方占就钻到人家卧铺底下。

沿宝成电气化铁路于第二天中午赶到西安客运站,来到货运东站,跟我们一样掉车的河南一位养蜂人到调度室找老乡查看车皮,还是迟去了半天。照旧如此,见到开往郑州方向的货车就扒,甚至在三门峡附近还扒上了一个油罐车,坐在两个罐车连接处,生怕瞌睡掉下就没命了,沿路车站人大骂我们不要命了。深夜12点赶到郑州火车东站,找到了正在16股道上编组的蜂车。剩下的5个人倒是享福,天气一直阴着不用管蜂,还有地方睡觉。如果那会儿有手机能联系该多好,我们几个也不至于受那份洋罪。

两天后返到邢台火车站就各奔东西,一部分去了永年放油菜,我和李东需去了任县县城的章固村(现在的任泽区)。随后两年,因天气干旱严重,蜂场仅够本无余。1982年,随着包产到户,蜂场也不存在了,自己搞起了家庭养蜂。40多年来,我一直难忘四川返回的那惊心动魄的场面,更没有忘记一同放蜂同仁们。

人人都说养蜂是甜蜜事业,谁知道咱们养蜂的是多么艰难,在四川新都县三河场就看到一辆运蜂车在拐弯处窜进房子里面,不少蜂箱散落路边,蜜蜂漫天飞,两个养蜂人身上挂彩仍在现场看管剩下的蜂群。去年,在邢台市信都区城计头乡柏垴村附近有一位养蜂人被失控汽车窜到帐篷里而丧命。希望养蜂人珍惜生命,照顾好自己吧,人生旅途不长,既能养蜂发财又要健康长寿才是最大的心愿!

阅读次数(161) | 回复数(0)
上一篇:城计头乡中心学校 组织小学生开展爱我家园绿化植树活动
下一篇:信都区道德模范李明敬: 十七年如一日照料瘫痪妻子彰显大爱无疆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