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潘修德
  • 性别:男
  • 地区:永年南桥
  • QQ号:暂无
  • Email:15632006951@163.com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708 篇
    回复总数:2255 条
    留言总数:27 条
    日志阅读:222908 人次
    总访问数:374047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panxiude发表的博文
暖被窝 [2020/11/19 17:26:45|by:panxiude]

                     暖被窝——

             入冬时想起俺穷娘育儿的几件事

大约1953年春天的一个中午,那天吃的是玉米面窝头,俺娘给炒的辣椒鸡蛋和自磨的豆醬,很好吃的,而且俺娘也很爱吃。可是那天她却拿着窝头站在我们身后干啃,我看见俺娘没就菜,以为是我们占满了桌子,没她的地方,我就往一边挤了挤,给俺娘腾出了一个地方,让俺娘就着辣椒炒鸡蛋。俺娘说:“你们吃吧,玉珠(我的三妹)还吃奶,她在害眼,如果娘要吃辣椒,她的眼病会加重的。”当时对俺娘的这句很平常的话语都沒在意,根本不知道这是穷人的母亲养育儿女的至理名言和亲身的体会。长大了,有了自已的儿女才知道俺娘为了孩子的一些疾病,都要从自已的亲身体验才能保护好这个幼小的生命和体态。我们兄妹八人,在俺爹俺娘的呵护下,沒有一人有过体质上的缺陷。时至今日大哥已经84岁了。而且笔耕不辍,还在书写俺爹俺娘对俺们的养育之情。其他兄弟妹妹都在效仿着俺爹俺娘对子女的教养方法,养育着自己的子孙后代,再为他们树立着自已的榜样。

俺娘对孩子们的关爱是无微不至,为了赶节日、过年或是串亲亲,能让孩子们穿的像模像样,她能通夜的不睡。我哥去城内男高上学,俺娘专门为他拆洗了一套干净铺盖,可是星期六回来家里就没有他的被窝了,我们只好两个人打通铺,我和哥哥蹬脚睡,大妹书琴和二妹凤琴一个被窝,俺爹搂着三弟修志,三妹玉珠还小就和俺娘一个被窝。那时就都住在东堂屋,全家人睡在一个炕上。每个冬天都是两个人一条被子,那有什么东西往身上盖呢!屋里虽有个煤火台,为了节省煤子,睡觉时都要用稀泥煤子把它封好,只留一个小眼保它不灭就行。那时候有多冷,没有气象记录。那一年,滏阳河半槽流水竞结冰把河给封了。俺娘去河边给孩子洗尿布,还得用棒槌把冰凌砸开一个洞才能从冰窟窿里边洗,洗完后,手都不知道是谁的啦。乡亲们进广府城卖白菜,谁也不走坑坑洼洼的南潭路,都是把满重的车子往冰凌上一撂,扶着白菜轻松地就到了南门跟。放在门旮旯的半截水缸,每天早起俺娘做饭时还要用擀面杖把冻的一层冰砸开才能取水,可想我们当时睡觉的屋子里是多么的冷。

俺娘还有一个特殊的技能:她在熬夜做活时,只要哪个孩子一动弹,她就停下手里的活,去那个孩子的被窝去摸,一会就会把手从被窝里抽出来,拇指和食指拨捻着,往窗户台上一放,然后用大拇指的指甲盖往她放下的物件上狠狠的一压,就听“嘎嘣”一声,她才满意的拿起自己的活继续做。这样的动作一夜就能做个十回二十回的。第二天我们起床时都要去窗台上数那些血迹。原来是俺娘从俺们的身边逮住的跳蚤,我们不禁要问俺娘:“您是怎么捕捉住这些‘响马”的?俺们早上抻被窝时也见过跳蚤,我们两个人都捉不住它,跳的又快又高,几下就逃之夭夭了。”俺娘说:“它这种东西是在黑暗中生活的,一见明光就要逃跑。你在被窝一动弹,我就知道它在咬你,根据你翻身的方向,我用食指顺着你的身子往下摸,因为被窝里是黑暗的地方,它不跑也不跳,当手指碰到它的时侯,我就有了感觉,食指在铺底上挫两下,拇指随后跟上,两指一掐,拨捻着抽出被窝往窗台上放的时候,它已经是个半死的了,再用拇指指甲碾压一下,把它吃的你们的血留在窗台上,就结束了它们的生命。”

说来也是,那时的跳蚤是真多,所幸我们这里没有虱子。主要原因是睡的土炕,有的炕上砌一层砖,有的是就着土,往上铺一层干草(谷秸)上面舗上苇蓆,就行了。不像现在,睡席梦思床,不沾一点土,没有跳蚤存身的地方,当然就没有跳蚤了。如果真的逮住一个跳蚤让年轻人看,他们还真的没有见过呢!

晚上睡觉发现俺娘每给孩子換一次尿布,就给孩子换一下地方,我不解的问俺娘:“你咋换一次尿布就换一下地方”俺娘说:“她把尿布尿透了,不能让她暖湿,只好把她放在娘的热地方,娘再为她暖干,如果下次再尿了,还得把她换回来,你们都是这样暖出来的!”把尿湿的孩子換到娘的干地方,娘再把尿湿的地方用娘的体温把它暖干,一个夜晚也不知道要换几次,可想而知,娘除了熬夜做活逮跳蚤,能睡的时侯还要再给孩子暖湿窝。穷家的娘,就是这样养育自已的子女的!不像现在,有的睡鸭绒被、鹅绒被、太空被,老百姓每年都要套一条新棉被,那才是‘暖被窝’呢!生了孩子那就更讲究了,最简单的就是给孩子用个尿不湿,少微有点钱的要请一个保姆;大款们还要请个月嫂呢!伺候一个月子,少则几千元,多则上万元。我们的童年都是用娘的体温暖大的。我说的“暖被窝”是说俺穷家的娘为我们这幼小的生命暖尿湿了的湿被窝。俺娘从1937年开始到1962年的25年里共生育了我们兄妹九人,其中夭折了一个妹妹(旧法接生是四六风死的),养育我们兄妹八人,在那个战乱的旧社会和建国初期,国民经济还没有恢复正常,我们兄妹都还很小,没有劳动能力,一切全指望俺爹的宏车和力气。可想俺爹俺娘要付出多大的心血。

        邯郸市永年区广府镇南桥村  潘修德  15632006951

                       2020年11月14日

标签:panxiude     阅读次数(357) | 回复数(0)
上一篇:娘给爹剃头,难下第一刀
下一篇:没有了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