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张占星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zh12zhx@126.com
  • 个人签名: 我是土生土长的农民的儿子  我本农田一坷垃,  泥水滚成土掉渣。  若是辛劳勤耕种,  能长五谷能生瓜。  师荷吟  藕心入基层,  茎叶出水平。  风雨育莲子,  映日别样红。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788 篇
    回复总数:7092 条
    留言总数:54 条
    日志阅读:417703 人次
    总访问数:498454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zzx123发表的博文
斑鸠沟里上演的第一出戏(小说)[2019/6/15 6:51:31|by:zzx123]

斑鸠沟里上演的第一出戏(小说)

卜日

    每到晚饭过后,斑鸠沟的人们,三三两两的老人、妇女和小孩......就在出沟的“水泥路”(十五年前的村村通,由于当时包工头偷工减料,村干部监管不利一开始就造成豆腐渣工程,现在已经成了真正的“水泥路”了)上遛弯儿。

    他们有的人,只走到半沟——也就是到了张承高速的一处高架桥下,便停下了脚步。有的人看到远处邻村路灯灿烂辉煌、广场音乐喷泉霓虹闪烁、锣鼓唢呐伴着村民们欢声笑语不断向这边传来......自认为简直没法与人家同日而语。那些遛弯的人们就开始往回返了,不然没有路灯的斑鸠沟,他们就得摸黑回家了。

    斑鸠沟村地处偏僻的山沟沟里,因为与她毗邻的村,不是临近国道,就是在省道边上,所以现在都发展得特别快,几乎都早早迈入小康村和美丽乡村的行列。唯有斑鸠沟村,还是死水微澜。

    前些年就有人提议:“斑鸠沟,不如改名叫‘搬家沟’,树挪死人挪活,来个整体搬迁算了!”年轻人一听都愿意,孩子上学、老人就医、出门打车等都方便。的确,小学校、幼儿班在8年前就响应集中办学的指示,迁到金秀营中心小学了。教学质量好是好,每天不管你农活忙闲,都得按时按点接送,十多里路风里来雨里去,冬天还得几家合作打出租,把学生家长也折腾的够呛。村新农合,连一个像样的村医都没有......可是老人们故土难离,主要还是村中的富裕户,那些新修的楼房、乍建大房院、养殖户等都不同意。他们觉得还是斑鸠沟好,更何况村自来水的山泉引流工程,一劳永逸不花水钱;轿车随便停放,有的是地方站;谁家养牛、羊、马、驴、骡(牲畜圈)......当街河套选一个位置就可用......据说到了搬迁小区,物业管理非常严,庭院“屁股大地方”,别的甭说,就是一般的生产生活的农具用具都没处存没处放。

    退伍军人凌志,在外打拼多年,去年春节回来过年。听说上级这次能支持乡村免费建广场、修戏台、水泥路、装路灯等等,也就是要打通农村小康建设的最后一公里。据说斑鸠沟也要建广场,只是因为没有合适的场地,所以至今没有付诸实施。他就把自己家的那块废弃多年自留地(被哥嫂家当成垃圾场)无偿地献出来修广场。不过他很有的经济头脑,明确告诉大家:如果将来国家要修路或其它建设征用,地面设施是村的,补偿占地费用还须给他就行了。于是就和村里签订的协议。

    2018年8月村两委班子换届选举,凌志也高票当选了斑鸠沟村——书记主任一人兼。这样本家族人或拥趸他的粉丝都纷纷前来祝贺,并争先恐后献计献策。可他竟偏偏喜欢听取不同建议,甚至一些反对意见,让他的三亲六故有些失望。

    去年秋天他经过全方位考察、各方协调,把自来水的主管道更换口径扩大了,取消了东西管道之争,且使村民互相监督水浪费问题,再没有了:旱季一方断流缺乏饮用水;另一方就着地势低照样洗浴、刷车、浇菜园等现象。村里2018年底评选美丽庭院时,人们原以为他大哥凌有家肯定第一个能评上,并能获得大奖。看看人家三层小洋楼,前面的花园、鱼池、车库等井井有条......后来凌有不但没评上美丽庭院,而且还得到500元的处罚。原来凌有建楼5年了,始终没有脏水井,脏水管道在楼后乱排乱放,影响其他农户出行及村子的环境卫生。凌志代表村正是通知哥嫂,现在冬天不能施工,明年春天必须治理好脏水排放问题,自今日起此管道就不能继续使用了。否则按村规民约的:精神文明、生态文明的道德和经济双重典型来治理。

    秋天,他把斑鸠沟村,东西两沟的监控录像安装完。使得一些私自捣卖小流域治理和封山育林松树的人车,再不敢来斑鸠沟了。并约谈那些卖树的承包户,把起树坑及毁林开道处,立即恢复地貌、栽上树种。让斑鸠沟人真正理解:习主席讲的只有绿水青山,才是金山银山。

    今年这最后一公里看似不远,但这“最后一公里”不仅指的是路程、进度,更是指的是思想与动力。只有针对脱贫攻坚中的具体问题,要更为深入地再动员、再部署、再落实,汇聚磅礴之力,才打通脱贫攻坚“最后一公里”。 总而言之,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

    凌志自从上任以来,就没有星期假日和年节休息。他舍小家,顾大家,闺女今年高考他都没有正儿八经地关心过,妻子都有些怨言了。家你不管有我呢,玲玲高考是关乎她的前途命运的大事,你这个当家人总得管吧?两三次家长会你一次都没参加过。凌志说:“我不是脱不开身吗?别人不理解我,老夫老妻你还不理解吗?

    的确,老党员副书记葛洪,曾说过:斑鸠沟修路时,那些钉子户一个牲畜圈的规划拆除、一个碍事的厕所改地方重建、一垛干柴的搬家、一堆乱占地皮的石头墙或篱笆......都得凌志亲自“下刀”,让那又臭又硬、蛮不讲理的男女心服口服了才行。最后那些人也知道了,只要不是国家批给你的房屋庭院,你就得无条件的退出乱圈乱占的集体土地,绝对不能影响村里的整体规划:山、水、林、田、路等的大局。更有脱贫入户时,有的不实话实说或欺上瞒下等等行为,斑鸠沟村在凌志的带领下坚定执行“扶贫,不扶懒;扶贫先扶志;志、智,双扶的原则”,精准到一家一户某个人、村干部都亲力亲为。还有凌志书记主任一人兼,“一人兼”,不等于“一人专”。凌志在会上不止一次讲到:“一人兼”,不等于“一人专”。若一人专权,在两委班子中也是行不通的、也是要不得的。他调节、解决、处理任何的人和事,最终都经过村两委会,集体决定实施。凌志只是敢担当、敢作为的好带头人。部队多年养成的雷厉风行的作风;及转业后商场打拼,练就了善于捕捉转瞬即逝的商业信息和商机的本领。人们说凌志是个成功人士,其实他常常坦言:自己是“退役不褪色,转业不转志”的老兵;是一个从一次次失败、奋斗之中勇敢站起来的战士;是个善于吃苦耐劳、不畏艰险、跨越困境永不言败的退伍军人;更是一个新时代的坚定者、奋进者、搏击者。

    斑鸠沟广场今年五一开工,16万元垫资,六一竣工。特别是在修建乡村大戏台时,凌志本家兄弟凌瓦匠,村里派他监理工程质量。他虽然是瓦匠,但是没有证,顶多算个土瓦匠。凌瓦匠很有个招呼气,咋咋呼呼地天天指挥着,要浆砌石、垒高墙、安铁门等,还要为凌志留个敞亮的停车位、正准备在戏台的影壁的背面写上凌志捐献自留地、修路、安路灯等丰功伟绩......没成想这个“监理”,竟把凌志的初衷理解偏了,在质量上还出现了凌瓦匠和小包工头“内外勾结”浆砌石变成了干插缝、河沙掺黄土沙等偷工减料的行为,被村民揭穿了,进行返工!

    当时凌志外出,去市、县培训学习一个多星期了,村里有的人询问有关广场具体建设的事,凌瓦匠总是推三阻四,把他个人意图和想法说成上面设计人员的方案!可是当人们把合理化建议,反应给上级建筑承包方,直言不讳的说:“按凌瓦匠说法,你们修建此广场,不成了为凌志家套的东跨院了吗?”更有甚者说:“现在已经修了一人多高地基,再修上锯齿城墙,又装上大铁门不让人随便进入,人们在外面就只能看到戏台的影碑,及给他弟弟凌向家培墙根留下的大土包,也用广场砖包好,就如同一个丘坟一样,这那里是广场,简直就是一个陵园吗!”

    建筑承包方与凌志进行了沟通,电话里凌志就把凌瓦匠好个训斥。当时立马决定广场按原计划执行,留好四个出入口,且不安装任何形式的门,因为它是斑鸠沟开放的村民健身广场。还要为较高的出入口,以台阶形式出现;平缓的出入口还要修成婴儿车、小单车、老年轮椅无障碍通道;建成2米宽的进出口,就是不让那些摆阔气的轿车进入广场碾压,更不让他们占用村民的活动空间。我凌志已经把自留地捐献给村了,它现在就姓“公”了,谁也没有特权凌驾于“公”家之上。更不要搞个人吹捧,这一切成绩的取得都是党的好政策、政府的大力支持、村委会、村集体集思广益的功劳。凌志又给弟弟凌向打了电话,让他把有碍观瞻的广场角落的培墙根的土包清理掉,不然工程验收不合格你将包赔所有经济损失!

    后来凌志回来后经常到广场和戏台建设工地看看。快要完工时,他还采取了一点惩治措施。对凌瓦匠说:“那好,施工队剩下两方石料和千八百块砖,不是让你送给凌向家了吗?现在戏台两侧还没砌演员登台的台阶呢,你和凌向就辛苦一下,完成这个扫尾工程吧!”凌向也早知道自己错了,若不是那天听了老婆的枕边风,又何必今日赚小便宜吃大亏呢。罚得他心服口服,错了就得认真改正。凌瓦匠这次拍马屁拍在马蹄上,村民也看到他“吹鼓手炮(滚下)坡——丢人现眼”的丑态了。

    树荫凉的一些休闲老人、哄孩子的妇女等看客们,也确实看到了凌志的工作作风。“最后一公里问题”,的确,得有像凌志这样的带头人,才能带领斑鸠沟村民攻坚克难,完成最后一步的关键阶段。

    2019年夏天邻村举办庙会,文化搭台经济唱戏,请来了大型河北梆子剧团助兴。一些村民见人学样,也想包一场大戏,来展示一下斑鸠沟的广场和大戏台。可是理事会的负责人与人家剧团联系回来说:“大戏1万元一场,人家至少演两三场才肯来,一场不值得来。”凌志听了就说:“斑鸠沟还不是讲排场的时候,我们的乡村大戏台,主要是为斑鸠沟人自己修的,不如把上万元的经费,用于定制广场舞的服装、彩扇等。村就发动男女老少从现在开始,业余时间排练节目,一个月后踊跃登台,特别鼓励自编自演的节目,更突出我们斑鸠沟的乡音、乡韵和乡愁!”

    斑鸠沟的妇联、学校的学生、(红白)理事会等对节目的内容也进行了初选:要求大众化,雅俗共赏;不过现在村民口味也高了,对单纯空洞的说叫类也不爱看;太专业了我们现在既缺少这方面的人才,又很难接地气;更不能太随意了,以免沾染上低俗消极的负面影响......他们从各个方面都一一把关。

    斑鸠沟的夏夜,在光伏路灯映照下崭新的水泥路面,伸向远方。村广场配备了各种健身器材,楠犄角的大柳树下特意保留下凝集乡愁的一盘石碾、石磨。与对面的大戏台,现代化的音响设备、幕布、灯光布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因为是首次使用,灯光、音响师(电工师傅)、村晚导演、编剧、演员等按部就班,各就各位,整装待发。幕布徐徐拉开:

    首先,祖孙俩登场,表演了童谣和戏剧三花脸的数板:“柳树柳,槐树槐;槐树底下搭戏台。你方唱罢、我登场,拉上儿孙一起来......戏如人生挺好看,人生如戏更精彩。更——精——彩!”

    接下来是情景剧《斑鸠沟的传说》、唢呐独奏《斑鸠调》、女声小合唱《山里孩子山外梦》、相声《山村有了夜明珠》......报幕的丽红在中间竟插入了要求凌志出个节目,凌志还真没准备,就唱了他拿手的《咱当兵的人》,赢得村民阵阵掌声。还有王老汉表演的京剧《包龙图打坐在开封府》;牟二嫂、马郄和韩三胖等演的沙家浜《智斗》选段,谢幕时三个演员都添彩道:我们文艺宣传队就在斑鸠沟扎下根了......

    最后人们台上台下一起进入广场舞大联欢:《难忘今宵》、《茉莉花》、《小苹果》......今夜斑鸠沟的村民难以入眠,明天斑鸠沟人们的生活更精彩。

                2019.6.11(农历五月初九)星期二。

标签:zzx123     阅读次数(586) | 回复数(7)
上一篇:短诗四首话高考
下一篇:远去的毡匠 消失的手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