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刘春台
  • 性别:暂无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gxzy@sina.com.cn
  • 个人签名: 暂无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4283 篇
    回复总数:20713 条
    留言总数:204 条
    日志阅读:927827 人次
    总访问数:1210003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liuchuntai发表的博文
父亲的手 陈世桥[2018/3/9 14:15:07|by:liuchuntai]

                                  父亲的手                                  陈世桥

    明天又是大年三十儿了。昨晚梦见了父亲。梦中父亲做什么不记得了,容颜也很模糊,然而他的那双老手却格外清晰。那是怎样的一双手啊!常年劳作曝晒成古铜色、布满老茧、粗糙皱裂。夜深人静,醒来已无睡意,我仿佛又回到了四十多年前……

   “天下爹娘爱小儿,我父亲也不例外。兄弟姐妹九人中,我和弟弟是最小的,得到父母的爱也最多。每到春节前,父亲就会骑上那辆旧水管攒制的自行车,驮上两个小儿子去县城。前边大梁上是五六岁的弟弟,后座上是七八岁的我。到县城第一件事是买鞭炮,初一吃饺子要买两挂大的,还要给我俩每人买一挂小的,拆开一个个放着玩儿,所以先带我们来鞭炮市场看个够、玩个够,这对我俩已是非常高兴了。再一件事就是带我们去工农兵浴池洗澡。澡堂里有两个大池子,一个水温高,一个水温低些。父亲先把两个光屁股儿子安顿在水温低的池子里,自己再到热水池子泡下,要把这一年辛苦与疲惫都溶解到那一池热水中。我看到好多大人泡在水里都眯了眼好舒服的样子,父亲的眼睛却要始终看护着两个儿子。兄弟俩在水池里嬉闹一阵子后,父亲便一个个给我们搓澡,我只记得父亲的两只大手粗糙得有点儿剌(la)人。

    父亲的手虽粗糙却是一双巧手。几十年全村的红白喜事都是他掌勺做大厨。因为父亲有这套煎炒烹炸的好手艺,家里虽然穷、孩子又多,但一直比别人家吃得好。每到春节前夕,什么炸果子、熏猪脸、灌香肠、炖猪蹄、熬焖子……父亲都会做来给我们吃,别人家的孩子羡慕得不行。父亲有一副全村人都佩服的好脑筋。每年一开春,父亲就买下一头小猪崽或是一两只小羊,全家人吃剩的饭菜、刷锅泔水拌些糠麸喂猪,下地回来割些野草喂羊,一年下来,猪羊长成了。父亲又会杀猪宰羊,把大部分好肉卖掉,换回钱来给孩子添置新衣、贴补家用,其余头蹄下水清洗炖熟,再用红糖熏制,那红汪汪的颜色、香喷喷的气味馋得人直流口水。

    父亲的手打起屁股也是很疼的。有一次,我和弟弟下洼打草,口渴了,削了两根不长棒子的玉米秆当甘蔗吃。不料被看管庄稼的抓到并告到父亲,父亲的大手狠狠教训了兄弟俩的屁股,吓得我俩连午饭也不敢回家吃,躲在村后大树下对着哭。从那以后再也不敢祸害一根庄稼。

    有一年,我上师范放假回家,看见六十多岁的老父亲正在出厕所,我赶紧放下提包准备替他,他坚决不肯:“半边去,离远点,你干不了!”父亲把粪运到田里,侍弄完庄稼回到家,手上扎了一根刺,父亲眼花看不清,让我拿一根针给他挑刺。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看父亲的手,也许梦中的影像就源于此。我发现父亲的手背上已经有很多块紫色老年斑,父亲已经开始变老了。

    2001年7月10日,是父亲一生的最后一天,也是我最心痛的一天。父亲患脑栓塞住院一个多月,不能吞咽食物,人已瘦得不行,原来那双粗壮的大手只剩皮包骨了。临终时,我紧紧攥着父亲的手,他因病痛脸上很痛苦。这时大姐一边流泪一边对我说:“老四啊,松开手吧,别让咱爸再受罪了,你拉着他的手,他舍不得走啊。”我含着泪慢慢松开了手,父亲走了,带着诸多不舍永远的走了……

    这一年父亲76岁,我35岁。

    丁酉年腊月廿九于河间

点击查看原图

标签:liuchuntai     阅读次数(264) | 回复数(8)
上一篇:三年奋斗迎来跨越发展 抓住机遇再创国欣辉煌(四)
下一篇:棉蓟马为何常集聚在棉花花中?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