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暂无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lhq_2006@sina.com
  • 个人签名: 只管耕耘,不问收获;从哪里跌倒,再从哪里爬起来;会当水击三千里,自信人生二百年。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1626 篇
    回复总数:33587 条
    留言总数:118 条
    日志阅读:4187330 人次
    总访问数:4597608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xiaojian发表的博文
深夜陪着俺爹看麦田 [2020/5/27 21:03:36|by:xiaojian]

深夜陪着俺爹看麦田

进入每年的五月中旬,随着“小满”季节已过,麦收的日子也便越来越近了。

每当麦收季节来临之际,十几岁时深夜陪伴父亲看护麦田的往事,便会再次浮现在我的眼前,令我心潮澎湃的同时,对父亲当年深夜割麦的“壮举”更是感喟不已。

记得那时候父亲就已经在二百里外的宅北乡收购站上班了。由于离家较远,又加上当时的山路崎岖异常难走,为此平时的日子里父亲便很少回家,而是一直居住在单位里。

尽管如此,但只要到了麦收季节,父亲再忙,即使是在单位与同事调换两天班,也总要返回家里帮着体弱多病的母亲收两天麦子。

那时候收麦子,由于没有联合收割机,也没有拖拉机、电动车,甚至还没有牛马车,所以收割麦子也都是人扛肩背,或者用土车推到麦场里,不但又累又脏而且收割的速度也慢。



记得好多次,踩着凸凹不平的地埂往土路上的土车上背麦桔捆儿时,父亲不但总是汗流浃背,而且由于赤膊上阵与裸露脊背的原故,胳膊上与后背上还会被麦桔的硬茬儿划割出数不清的血印子,疼痛难忍的同时,也从来没有听到过父亲喊一声苦,叫一声累。



与此同时,父亲也把他一不怕苦、二不怕累,以及任劳任怨与忍辱负重的精神传递给了我。

印象中,那时候白天割倒后的麦子从地里运不回麦场的时候,就需要晚上在麦田里留下人看护自家的麦子,目的除了预防被人偷走之外,还主要是担心被动物给糟蹋了,影响到麦田的收成。

毕竟在那个缺衣少食的年代,尽管那时候的粮食产量很低,但粮食却是咱农民的命根子呀!

记得那是一个月光如昼的夜晚,我被父亲叫上一块去麦田里看护白天被割倒但却没有运回麦场的麦子。

临去麦田里时,担心晚上夜深露重,被潮湿的寒气伤害了身体,去麦田里看护被割倒的麦子时,父亲与我还从家里带去了塑料布与一张被子。

到了麦田里之后,我们将塑料布铺在一大堆麦秸上,并在塑料布上边铺上了被子,甚至还用麦秸捆儿做了一个枕头,便于安睡。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父亲便卷了一根旱烟,并点着了吸起来,一明一灭的烟卷伴随着父亲讲述的往事,让钻在被子里的我听的津津有味之际,也都将父亲的话记在了心上。



记得当时父亲讲述的故事,都是他小时候忍饥挨饿的经历,以及他打小就知道奋发读书,并最终以优异的成绩被分配到收购站上班,以及端上了“铁饭碗儿”的奋斗旅程。



从而也让我在幼小的心里种下了奋发读书,将来以“知识改变命运”的种子,以及打内心深处还树立了“不服输、不认输”的坚强理念。

以至于当我在父亲讲述他儿时记忆的往事中熟睡之后。父亲便趁着月光,用他从家里带到麦田里的镰刀又去收割那一半白天没有割完的麦子了。

也让我在熟睡中多次被父亲割麦的声音给吵醒,迷迷糊糊中还以为是在梦中割麦子呢!

如今四十多年过去了,父亲也已经病故十多年了,但直到如今,每当麦收季节来临之际,当年陪伴父亲深夜看护麦田,以及父亲连夜割麦的“壮举”,甚至是父亲向我讲述过的往事,还有父亲那根亲手卷好的旱烟在月光下一明一灭的一幕,令我记忆犹新的同时,还总会令我久久难忘,并时不时的还会让我在追忆中泪流满面。

石家庄市平山县南甸镇北庄村刘会强



阅读次数(183) | 回复数(0)
上一篇:我的三个生死瞬间
下一篇:诈尸的秘密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