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暂无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lhq_2006@sina.com
  • 个人签名: 只管耕耘,不问收获;从哪里跌倒,再从哪里爬起来;会当水击三千里,自信人生二百年。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1177 篇
    回复总数:33113 条
    留言总数:117 条
    日志阅读:2450821 人次
    总访问数:2769525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xiaojian发表的博文
上坟的路[2019/8/13 20:22:18|by:xiaojian]

上坟的路

爹十年前病故后,土葬到了村南的一个山坡上,并矗立起了一座坟莹。

村子与这座坟莹之间是一段间隔三千多米的崎岖不平山路,这条路娘到底往返过多少趟了,我真的不知道,恐怕娘也早已经记不得了。

尽管如此,但娘一直不曾忘记过爹的坟莹所在地,而且无论是居住在村子里,还是跟着县城工作的小弟居住在外地,娘的心里却从来没有忘记过爹的那座坟莹。

村子里有个习俗,“逝者”到了上坟的日子,家里健在的“长辈儿”们,由于年事已高,以及腿脚不灵便的原故,一般情况下,后辈儿们在去山坡上上坟时,“长辈儿”们就留在家里围坐在一起拉家常交流一下心得增进一番感情,或帮着雇佣的大厨打打下手做做饭。

然而,每当到了已故亲人上坟的日子那天,无论山路多么遥远,八十多岁的娘都要蹒跚着脚步前去。

当然了,到了爹上坟的日子,娘更会坚持着前去,而且这个习惯对娘来说,多年来一直未曾改变过。

每次上坟的时候,尽管我们或者我们的孩子,也就是说总会有人搀扶着娘上坟并走在上坡的山路上,但娘佝偻着的腰身,蹒跚着的脚步,以及汗水打湿了的满头白发,都会令我们感动不已,并无限的心疼。

这还是有数的几个上坟日子,尚且如此。其实,在好多个我们不知道的日子里,无论是炙热的晌午,还是夜幕降临的傍晚,甚至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深夜,已经不知道害怕,并有些老年痴呆症的娘,都会独自从村子里出发去村南爹的坟莹上大哭一场,或者呆呆地静坐好长一段时间,与已经阴阳相隔的爹说说话,或者陪陪他,还通过嘘寒问暖的哭诉与爹交流,令人听了潸然泪下的同时,更会跟着悲痛欲绝。

特别是今年夏天,由于雨水足,山里的道路更是被冲毁的千疮百孔、沟壑纵横,行走起来也就更加的寸步难行了。

为此,考虑到娘的安全问题,以及她在村子里居住期间,总是“偷着”去爹的坟莹上。所以通过家人的协商,便在娘的老年痴呆症也越来越严重之际,便让兄弟将娘接到了县城居住。

然而,随即所发生的一件事,不但证明了我们的那个决定是错误的,而且我们还及时痛改前非,将娘从县城又接回了村子里。

因为,那天晌午我突然接到了兄弟的电话,说是娘失踪了,已经找了大半天都没有找到。

于是,当我匆忙在单位请了假,并决定开车赶往县城陪兄弟一起去找娘时,在私家车即将驶入县城的唯一一条村村通公路上,距离还很远时,我便看到了一个蹒跚并正在吃力走路的身影像极了娘,而且随着距离越来越近,我不但看清楚了那个身影果然是娘的同时,我还发现娘一边走还在一边哭泣。

随即,兄弟一家也从县城赶了过来,与我们一家一块将娘拦了下来。

但因为老年痴呆症已经忘了很多东西的娘,却没有忘记那天正好是该给爹上坟的日子了。

于是被我们拦下来的娘,在我们一块上前七嘴八舌的寻问她老人家,独自一人出来干什么时?娘嘴里却在喋喋不休的说着:“今天该回去给老头子上坟了!今天该回去给老头子上坟了!”。

据兄弟事后告诉我,那天在娘走失并找不到之后,他也是在考虑到娘极有可能是要回村子里给爹上坟而赶过来的。

那一刻,在娘喋喋不休的念叨声中,我们在场的家人更是早已经泪流满面了。

所以,有一种真挚的深情叫“阴阳相隔但真情永在!”有一条充满回忆与艰辛但却异常幸福的路,叫“上坟的路”!

为此,就在娘走失并找到了她的那一天中午,我们不但全部陪娘回村子里的山坡上给爹上了坟,而且还让娘又留在了村子里居住。

只是,从那之后,娘的身后便有了一直没有上过班,以及“专职”侍候并守护着她的一个儿媳妇,也就是我的老伴儿。

而在照顾娘的日子里,老伴儿告诉我,娘最爱去的地方仍然是村南山坡上爹的坟莹。既是到山坡上爹的坟莹上拔拔草、种种花,娘都要亲自去做。并时常令寸步不离她的老伴儿感动的热泪盈眶,令我们听了之后,也是泪如雨下。

一条上坟的路,不但见证了伉俪情深的传奇,而且还谆谆教诲了我们,去懂得及时尽孝,因为“尽孝”真的不能等。

毕竟“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与此同时,“上坟的路”也向我们诠释了一段真情,即珍惜夫妻缘分,相濡以沫的同时更要携手同心,让人生少一份遗憾,多一份圆满,既是夫妻之道又是美满幸福生活的一种见证。

石家庄市平山县南甸镇北庄村刘会强



阅读次数(358) | 回复数(8)
上一篇:养生感悟
下一篇:南甸镇打响冬季“猎鼠”歼灭战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