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暂无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lhq_2006@sina.com
  • 个人签名: 只管耕耘,不问收获;从哪里跌倒,再从哪里爬起来;会当水击三千里,自信人生二百年。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0423 篇
    回复总数:31916 条
    留言总数:115 条
    日志阅读:2084390 人次
    总访问数:2353807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xiaojian发表的博文
我与爹的一次打赌[2018/3/21 20:01:38|by:xiaojian]

我与爹的一次打赌

爹因病辞世已经十多年了,但十多年来我永远忘不了与爹儿时的那次打赌经历,那是我唯一一次与爹打赌,也是奠定我在写作的道路上业精于勤、锲而不舍的坚实一步。

    爹生前是那种不赞成我读书的人,爹的骨子里除了“读书无用论”在做祟之外,爹一直固执的认为,孩子读完小学了,也就长大了,也就应该辍学回到家里下地干活了。

    在爹这种偏执狭隘的思想下,我儿时读书的道路真是坎坎坷坷,因为打小我接受的教育,就是“知识改变命运!”。

    与爹的老观念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与冲突,以及针锋相对的矛盾。

    为此,磕磕绊绊的勉强读完初中,我便被迫辍学了。尽管如此,但在今后的劳动与生活中,我仍然坚持自己爱写作的文学梦,时常在深夜的煤油灯下写作到天亮,甚至下地干活时,我身上都带着书,只要休息的时侯就会从怀里掏出来津津有味的读上几段。

    我痴迷读书的同时,还开始了给各大报刊投稿,以至于为了写作更是达到了废寢忘食的地步。当然了,也会时不时的耽搁一些地里的农活,也引起了爹的极大不满,并最终在我读书的一天晚上冲进了我的屋子,并将我写作的稿纸全部扔到了地上,也引发了我们父子之间一场激烈的争吵,也导致了打赌事件的发生。

    当时爹除了狠狠打击我的写作积极性之外,还扬言道:“你要是能在报刊上刊登文章,我就把双眼抠下来。”于是,我便斩钉截铁的回敬道:“我一定会让您看到我在报纸上刊登的文章。



那年我十三岁,而为这个家含辛茹苦、累死累活的爹才刚刚四十多岁,便已经成了满头白发、腰身佝偻的老头。


    那也是我与爹的笫一次打赌,也是最后一次打赌,更是我们父子之间唯一的一次打赌。所以印象也极其深刻。

    总之,经过写作的历练,二十岁时我便在省报刊登了第一篇文章,从此便一发而不可收。

    特别是我通过娘将刊登我文章的报纸转交给爹时,爹总是愁眉苦脸的脸上笑容绽放与喜悦不已的样子,便成为爹一生中难得快乐的一次幸福经历。

    而那一刻,我与爹打赌的毒誓也早已被我一笔勾销,并拋到九霄云外去了。

    从此,我也在写作的道路上一发而不可收。

    但尽管如此,我也一直忘不了爹临终前给娘说过的一段话。

当时我因在外地上班没有赶回家,也未能见上爹的最后一面,也成为了我今生最大的一次遗憾。

    爹埋葬之后,陪娘一块整理爹的遗物时,在爹的那口视若珍宝的箱子里,我竟然看到了当初我让娘转交给爹并刊登了我第一篇文章的那张报纸。

    睹物思人,令我早已热泪盈眶了。

    特别是娘告诉我,爹临终前说起他与我打赌那件事,并希望通过打赌激发我求知的欲望,以及祝福我在今后的人生道路上可以用“知识改变命运”时,更是令我听的内心里翻江倒海,脸颊上泪如雨下。

    也是打那之后,在这种“打赌”精神的激励下,我不但函授了中专与大专,并在写作的道路上一如既往的坚持到了现在,在圆了自己“写作梦”的同时,也告慰了爹的在天之灵。

石家庄市平山县南甸镇北庄村刘会强

阅读次数(262) | 回复数(5)
上一篇:四双布鞋
下一篇:原谅别人 宽恕自己

loading...